【專訪】反送中被捕|陳家駒未停抗爭,籲港人勿放棄

Share This:
  •  
  • 558
  •  
  •  
  •  
  •  
  •  
  •  
  •  
  •  
  •  
  •  
  •  
  •  

陳家駒在終審法院前(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陳家駒在六月上旬,因參與反送中活動而遭到警方拘捕。他從警署保釋後,至今仍未停止過抗爭。他說,他在被捕後,依然不後悔。他亦呼籲,香港人堅持五大訴求,切勿放棄。

六月上旬,在包圍立法會期間,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罪拘捕陳家駒,並將陳家駒送往秀茂坪警署。翌日,陳家駒以一千元及定期報到有條件保釋。回想此事,他說,他依然不後悔。他又說,在被拘捕前,他已經預計過會被拘捕。他批評,警方拘捕他,是破壞表達政治理念的自由與集會自由。他又斥,當時警察在他手上扣上的手銬令他不適。他又不滿,在警署期間,遭到警察辱罵,以及有很多警員說粗口。秀茂坪警署不在香港島,而在東九龍。他認為,警方當時將他送去秀茂坪警署,是為了阻止律師與支持者找到他。現在律政司未控告陳家駒非法集結罪。陳家駒指,如果放棄抗爭,他與其他被補的抗爭者就可能會被控告。他呼籲,香港人堅持五大訴求,切勿放棄。他亦說,他有預計過自己會坐政治獄,並認為一切的政治獄都是冤獄。

陳家駒之前在上愛荷華大學(Upper Iowa University)就讀。他讀的課程是心理學。他說,讀心理學令他希望幫助其他人,亦令他對年青人自殺感受很深。他指,年青人自殺,並非個人問題,而是社會結構問題。他亦有讀過哲學概論,思考過「人生有何意義」。對於這個問題,他的答案是「追求快樂」。不過,他認為,香港不能讓他快樂。他續說,他試過掙扎,選擇逆來順受抑或堅持自己目標。後來,他看到社會有很多不公義的事情發生,這些不公義的事情激起他憤怒與不安。於是他渴望改變這個社會,故此成立學生獨立聯盟。他表示,他成立學生獨立聯盟的目標是改變香港,讓香港人更快樂。他主張,香港獨立。他指,現在有每日一百五十個中國人移居香港,香港民族面臨被清洗,而為了避免香港民族被清洗,就要香港獨立。他又指,香港獨立可以保護到香港人的文化、語言與習俗,而這些是可以令到香港人快樂。

陳家駒在今年六月從上愛荷華大學畢業。他說,他現在已經將學生獨立聯盟轉型為香港獨立聯盟。他解釋,這是因為有很多學生獨立聯盟的成員已經畢業。

陳家駒背向維多利亞港(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陳家駒參與過不少反送中的活動,例如三三一遊行、六九遊行、包圍立法會、沙田遊行與包圍葵涌警署等等。他說,他反對送中條例,是因為擔心自己被送中。他又指,中國沒有司法獨立,所以送中條例會損害香港司法獨立。他又表示,經過大頭奶粉事件、李旺陽事件與銅鑼灣書店事件後,他明白到,中國貪污腐敗,審訊不公。他又批評,中國大部分的法例都是惡法,因為這些法例都是由中共製造,而無經過民眾授權。他又認為,送中條例會令外商失去信心,而將資金撤離香港,損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而且永不能回復。

臺灣政府曾經表示,願意接受單次移交陳同佳至臺灣後,但林鄭月娥仍然不移交陳同佳至臺灣。臺灣政府亦表明過,不會接受送中條例,但林鄭依然推行送中條列。陳家駒質疑,香港政府有陰謀,將一些香港商人與政治人物移送到中國。他斥,林鄭月娥欺騙民眾。他又補充,自從梁振英以來,政府就一直在欺騙民眾。

陳家駒在六月中旬曾赴至臺灣參與反送中活動。他說,這是為了得到國際支持,令香港人得到人道支援,包括政治庇護。他亦表示,臺灣人亦支援了一些他意想不到的事,例如捐贈頭盔給香港人。

陳家駒認為,任何方式,例如佔領街道、使用武力,只要達到目的,而又符合人道原則,不傷害非戰鬥人員,例如記者、急救員等等,就是值得做。如無可避免會傷害一些平民,那也惟有接受。他支持,示威者在六月十二日佔領街道,因為這成功阻止立法會二讀送中條例。他亦支持,七月一日佔領立法會,因為這展示了勇武派並非暴徒,亦象徵香港年青人不相信腐敗的立法會非直選體制,又讓全世界的人知道,香港人熱衷於爭取民主,並且亦導致親共人士在短期內,不可以二讀送中條例。他又贊同,包圍中聯辦,因為這象徵抗議中國殖民香港。

對於香港近期有不少地區都出現了連儂牆,陳家駒表示支持。他認為,連儂牆有宣傳效果,例如講出何時有遊行集會,以及香港現在面臨的「災害」。他又指,連儂牆可以保持年青人的熱情。他又認為,連儂牆令香港景觀變得更美。他提及到,有很多臺灣人來到香港「專登睇連儂牆」。

陳家駒在葵芳的連儂牆前(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七月三十日,有被捕的示威者已被送至葵涌警署。當日晚上,有市民發起包圍葵涌警署。陳家駒當晚亦有現身於葵涌警署外。陳家駒在當晚接受訪問時表示,他來到葵涌警署外,是為了聲援被捕的示威者,又指他會用盡不同的方法,拯救被捕的示威者。陳家駒當晚又稱,包圍葵涌警署的效果,是讓世界各地的媒體知道,香港人是對被捕的示威者不離不棄。

陳家駒在八月回顧包圍葵涌警署。他認為,包圍葵涌警署是值得支持的事。另外,對於有警察於當晚手持長槍企圖射擊市民,他就斥不合理,並批評這是報復市民。就有警察於葵涌警署外襲擊記者,陳家駒就認為,這是打壓新聞自由。

陳家駒在葵涌警署外(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警察近期多次於民居附近放催淚彈。陳家駒斥,警方使用催淚彈的分量多,波及民居,不考慮民眾安全,所以是擾民。他又指出,催淚彈會導致四處白煙,可能會引起人踩人事件。他又認為,驅散示威者並不合理,因為警方不應該介入政治問題。

對於警方最近用槍射擊一名女市民的眼睛,陳家駒表示,感到憤怒。他認為,警察是有心用最大武力對付市民。他又指,有人性的人都不會向沒有攻擊力的女性頭部開槍。

就警方近日在葵芳地鐵站內,放催淚彈,陳家駒指出,這會令毒氣累積於室內,而在室內的人可能會死亡。陳家駒續指,當時沒有人死,只是「好彩」。他斥,警察罔顧、犧牲香港人安全,來政治打壓。陳家駒又指,警方近日在太古地鐵站近距離射擊示威者,是意圖傷害示威者,而非驅散示威者,因為當時示威者已在逃離。他又認為,近距離射擊可能會導致示威者死亡。他質疑,警方可能是意圖謀殺示威者。被問到警方在太古地鐵站的扶手電梯推撞示威者,是否符合扶手電梯安全守則,他就斥,警方行徑不符合扶手電梯安全守則,又斥警方「無守則可言」。他又批評,警方進入地鐵站製造危險,損壞設施。

陳家駒在葵芳地鐵站(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陳家駒直言,港鐵自從七二一開始,就沒有妥善保障市民與職員安全。他認為,港鐵應聘請保安,而不應讓警察進入地鐵站。對於有港鐵職員,在有催淚氣體的地鐵站內工作,而又缺乏足夠防具,陳家駒就建議,港鐵職員就此投訴。

經過種種涉及香港警察的爭議事件後,陳家駒認為,香港警務處是屬於恐怖組織,因為警方不斷製造白色恐怖。他又斥,警方無理拘捕市民形同監禁,又無差別攻擊市民。他認為,香港現在需要國際支援,例如人權民主法,令香港警察不可以去外國,從而制裁香港警察。他又指,如果示威場合沒有警察,那就會沒有如此多傷害與衝突。

在反送中運動中,有不少示威者已被律政司控告。陳家駒認為,沒有陪審團的法院,例如裁判法院與區域法院,當中的法官政治不中立。他又表示,佔中案之後,他已經對香港司法制度的信心下降。他又斥,香港的司法制度不可保障香港人的自由。

律政司多次用公安條例中的「非法集結」與「暴動」控告示威者。陳家駒指,公安條例是由臨時立法會所建立,並無民意授權,所以不應該受這些法例管制。陳家駒支持,在香港實行民主。他認為,人人生而平等,而民主可以讓每人有足夠分量影響社會。

回顧反送中運動,陳家駒說,反送中運動令到「勇武」與「和理非」,本土派與泛民主派團結,亦因而令到中共更難消滅香港人。

陳家駒在砵典乍街(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Share This:
  •  
  • 558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