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示威者控訴遭警剝光豬凌辱,十餘男警站門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RTHK

以屈打成招、非法用刑、無王管而聞名於世的香港警察再被揭出醜聞暴行;繼本周二(廿日)被踢爆有被捕長者在醫院獨立病房內遭軍裝警察酷刑折磨後;一名因示威被捕的呂小姐今日在陳淑莊議員陪同下,出席記招控訴遭警剝光豬凌辱,

呂小姐稱,她因示威被捕後,被兩名女警帶入房,其中一名女警呼喝她要求脫光衣服搜身,她詢問女警要求全裸搜身的理據,其中一女警高聲呼喝:「因為你係犯,你犯咗法就要除曬衫搜身!」

呂小姐稱感到害怕,故此按女警指示脫光衣服,她用雙手遮掩私處,遭女警用筆拍打她的雙手,還被要求蹲下,而她見到女警「享受」眼神上下打量胴體;之後開門時,有十多名男警站在走廊上,而進入房間時走廊只有一名男警。

呂小姐質疑警察不尊重被捕女性,藉詞濫權凌辱;更稱此事之後,一度憂鬱不敢上街。

呂小姐律師陳惠源稱,女警曾在呂小姐搜身後,要呂簽署一份接受裸體搜身的表格,但當時她拒絕簽署,而且從來不同意裸搜。

二零零七年香港警察亦曾對示威者進行「剝光豬」搜身凌辱。當年有十五名保育人士在灣仔喜帖街因阻街、阻差辦公等罪名被捕,居然當中有男、女示威者被警察裸搜,更有男警對女示威者冼惠芳四次表示要「要做個fully search(全身搜查),有乜事你大聲嗌就得,我會即刻衝入黎。」當年涂謹申曾指出,警察通常會在懷疑被捕人士藏毒的情況下,才會剝光豬搜身。然而示威者是因阻街、阻差等罪被捕,與藏毒罪風馬牛不相干;剝光豬搜身變成警察肆意凌辱示威者、踐踏人性尊嚴的把戲。

港警暴行罄竹難書

女示威者遭警剝光豬凌辱、長者遭軍裝警酷刑折磨等案,是香港警察對民眾施加凌辱、非法暴虐酷刑的冰山一角,香港警署內猶如中世紀城堡,沒有有效制度可以預防警察對被捕人士行私刑;連警署內的監察攝影系統也如同虛設。

在二零一七年發生的「LAN線自殺」案,一名性侵嫌犯被捕後,警察聲稱他在秀茂坪警署羈留室內用電腦LAN線上吊死亡;事發一年後,死因法庭揭發記錄警員巡倉的流水簿涉多次造假,在死者被羈押的十二小時內共有十八個疑偽造的巡倉紀錄,相關警員分別聲稱肚痛、頭痛或往升旗等,並一律拒回應相關偽造紀錄由誰填寫;另有警員承認以「點名」方式巡倉,僅在門口叫喊疑犯名字當巡倉。

另外,在二零一六年七月有疑犯在北角警署上吊身亡,同樣揭發警察流水簿上有多項疑偽造記錄。死因裁判官高偉雄直言一年內兩度發生同類不幸事件,顯示警方在巡倉方面有漏洞,不可接受。

香港殖民警政制度虐民,暗無天日

梁穎禮、黃永志、周諾恆、周振宇在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六一三)於立法會外參加反東北發展的示威,他們遭警察捉上警車,在警察關掉警車照明燈及拉上警車窗簾後,警察以粗言辱罵四人,然後對四人拳打腳踢、吐口水、掌摑、扯頭髮,直至警車進入警署。

香港是世界上其中一個警民比例最高的地區,每十萬人有近四百五十名警察,香港警察濫權、行私刑的事例層出不窮,警務處多年來拒絕設立警車閉路電視及警署內無死角的監視器,市民一直無法監察警察有否濫用私刑、武力逼供;本港性工作者團體紫藤曾控訴香港警察「免費嫖妓」之後再控告性工作者、於警署內濫用私刑毆打再屈打成招。一名二十八歲的性工作者李婉儀於二零零五年十月十日自殺身亡、以死控訴警察。

台灣民主化下的警政改革

作為對比,台灣自從一九九六年首次總統直選、國家民主化以來;台灣政府對警政作出多項重大改革,包括夜間原則不得訊問、警察局裝設監視器,以不能刪改的跳秒式錄影機全程錄影,以杜絕警察對嫌疑人進行刑求或非法私刑;更將羈押權、搜索權回歸法院;這些改革已於公元二千年起落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