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三代港人為敵(文:石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廿七日有傳聞女示威者在新屋嶺被警察輪姦,全城嘩然,很多人都說希望傳聞不是真的,但這句話並不站在警察的立場而發,而是來自眾人心中對這極權社會那僅剩的悲微的願望。就這普羅大眾「不情願相信、但傾向相信」的矛盾心情,說明警察已與現今三代香港人決裂,並且永遠也不可能重獲他們的信任,永遠抬不起頭來。

  要知道香港人於1971年廉政公署成立前過的是真正的警商鄉黑合作的日子,港英政府花了多少年才能替警隊洗白,但如今港共花了兩個月就完全破壞,更沒有想過要怎樣修補這條擴張中的裂縫。吸收雨革的失敗,這場「光復革命」由橫向世代之爭變成縱向黃藍之分,最後演變為黑白之分,黑警變成全民公敵,再沒有年輕人為警隊說話。

  香港人一直有高忍讓特質,但警察和港共政權一直挑戰港人底線,新屋嶺集中營醜聞愈爆愈多,年輕人抗爭手段便愈發勇武,連帶警嫂和警孩都一起被歧視。社會的道德底線會一直改變,終有一刻會因警察開真槍殺人而引起大規模警民衝突,但是在此之前其實警察已經完全失去港人的相任,淪為下三濫的職業。

  尊重是雙方的,前線警員洗腦式打壓示威者,高層記招可以隨口胡謅亂答問題而不用承擔任何責任,是警察一方首先破壞與群眾的信任關係。但奉勸警犬不要驕傲自滿,因為「狡兔死,走狗烹」一向是中國極權的傳統。

本報圖片(William Pang攝)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