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中無人者,盲點最深(文:逆嘶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繼續跟進評論沈旭暉,並非針對佢本人,而係其他同樣以精英自居嘅人大隱隱於市,無從追究到底。政治智慧尚未跟上嘅人,我可以接受,例如泛民左膠,但自覺聰明又要睇低蠢人嘅人,係社會上面最大毒瘤,唔加以打擊,就係姑息縱容。

聰明人起步點高,要從人群中脫穎而出並非難事,但心態決定境界,所以聰明唔係大曬。當沈旭暉呢類人,打從心底以精英自居,以為精英只得一款,就已經係走火入魔。寫得出學術論文代表嘅,只係你擅於寫論文,唔代表你係最叻,更唔代表你可以憑恃所謂教授身分賤視世人。根據同一道理,其實做到國會議員國家總統亦都唔係最叻,因為做到只係因為你擅於此道,做得比其他人好,that’s all。

最近我自己都思考緊,自己係選擇行上而家嘅路,定係因為除咗政治之外乜都無能為力而談論政治,因此,又更加謙虛,更加記得自己永遠都只係普通人。我只知道,我唔想返office,處理無關痛癢嘅雜務,亦唔想做學術,不停複述學者理論,我最舒服嘅生活模式,就係自己諗,自己寫,不停辯證,全心投入自己世界。如果我係沈旭暉,我會諗,假如我而家要去經營一間餐廳,或者打理好一頭家,其實係咪都會技不如人?既然係咁,我又點可以賤視比我做得好嘅人?選擇投身學術,其實未必係沈旭暉嘅active choice,但佢自大到只睇到自己有能力,睇唔到自己其他地方嘅無能,呢個就係自命精英嘅人最嚴重嘅盲點。

事實上,人唔可能永遠係精英,亦唔可能簡單分成四類。林鄭其人並非愚蠢,只係佢最擅長嘅唔係處理政治問題;抗爭平民並非平庸,只係佢地願意為社會奉獻心力。「既聰明又勤力」,唔應該係做參謀嘅唯一標準,因為聰明唔等於佢識尊重他人,接受他人意見;而「聰明卻懶散」,亦唔見得係最佳領導材料,因為只有每日精進,每日都嫌自己未做得夠好,人至會達到真正泰然自若嘅境地。聰明一詞,可以有好多定義,但至少,佢同智慧係有相當分別,呢點沈旭暉可能唔知,又或者係佢寧願混為一談,當冇件事。

身為學者,一直利用自己同普通人嘅資訊不平等去塑造專家形象,對我而言,非常下流。我心目中嘅學者,理應時刻知道自己身處象牙塔中,三省吾身,同時主動為塔外人描述問題同簡化資訊,而沈旭暉利用information gap,直接向公眾拋出學術界都未必接受嘅結論,踐踏接收理念者嘅自我學習能力,正係最低等嘅學者行徑,不可饒恕。describe and unfold before drawing a conclusion,以沈旭暉嘅能力,點會做唔到?但佢選擇話畀香港人知,香港最理想嘅位置,就係留喺大灣區,就係唔好驚動中國,帶風向帶到呢個地步,本身頭銜如何,已經唔再重要——自己一手毀滅頭銜所附帶嘅權威地位,都係源於下流學者嘅自大。心境決定境界,that’s something he never learns.

喺沈旭暉眼中,大多數香港人都係「蠢得來又十分勤力的人」,包括政府內,包括議會外。但我又好奇,既然蜀中無大將,點解沈旭暉兜兜轉轉,都打唔到入去體制之內,連行會都唔關佢事?中共唔肯畀重要角色佢,會唔會就係因為中共都認同德國名將所言,認為沈旭暉之流,「千萬不能委以重任,否則只會壞大事」?既然德國名將有道理,而中共又唔係低能,咁推論嘅結果,似乎得返沈旭暉真係又蠢又勤力嘅代表呢個講法係解得通。

一般人引用他人,多數係認為自己未必有他人講得咁好,但沈旭暉自命精英,都要引用,明顯就係一如以往,逃避責任。一個熱衷於訪問之中濫用學術名詞嘅人,一個習慣戴頭盔去面對世界嘅人,點樣分類好?sorry,德國某某名將,分成四類,或者真係太多。

我簡單將人分成兩類,自覺、自大,沈旭暉不妨對號入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