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台=分化:一場騎劫的奪權運動(文:休班記者)

Share This:
  •  
  • 28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SocREC

作者:休班記者

簡介:執法者休班會犯法,記者休班還是記者

中共對反送中運動的抹黑、滲透及分化愈趨嚴重;另一方面,這場運動的奪權單亦正悄然而起,各方人馬試圖在無大台的運動中,爭奪更多主導權及話語權。整個運動進入關鍵階段,面對內憂外患,稍一不慎可能隨時觸礁。

結論寫在最前:818仍要互相尊重,穿上黑衣,帶齊裝備出發,勇武和理非,如無意外一起和平走到終點,之後就是活動完結,人人各自散水,各自造化,各不從屬,各不騎劫。

但必須警惕連登及部分人士直接向示威者下達指令,變相搭大台,搞分化,將勇武派排除在外。

這一切,要由部分溫和民主派支持者,以及連登講起。

前鋒後衛互相配合 缺一不可

勇武與和理非的合作有如一隊足球隊,你做前鋒衝衝子,我做後衛守住基本盤,加上中場的串連和龍門的努力,大家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核彈都唔割,以達至同一目的———勝利。不過,隨著示威運動愈演愈烈,衝突場面頻生,部分和理非選擇與勇武派光速割席,互信關係乍暖還寒,坊間更不時有聲音指出,大台發施號令總比群龍無首好,稱大台可以突破困局。

大台,即主導權,簡單而言就是以少部分人領導大部分民眾,當中包括意見分歧的民眾。這變相違背一直以來「兄弟爬山」,互不從屬,互相尊重的概念,可以說已經是分裂運動。大台的聲勢及動員,能發動亦可阻止某些行動,意見分歧的民眾此時夾在模稜兩可的情況:要麼服從被牽著走;要麼反對被視作分裂。

大台軍師涼 冷氣堅離地

這裏有兩個問題,第一是認受性及廣泛性,無論這少部分組建大台的人是KOL、評論員、名嘴、議員、學者、專家、或是一介網民,他們又憑什麼代表前線,以至全部示威者?是五年前傘運的失敗經驗,還是各自在圍爐的良好自我感覺?

你要摩連奴做教練,我要哥迪奧拿,他卻想是雲加,與其眾說紛紜,不如集各家之大成,由球員任教練,就如《Slam Dunk》的藤真健司。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在無大台的情況下,大家意見百花齊放,各司其職。前線方面,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指揮權留在現場,和理非盡量配合,成就了目前的狀態。

此情此景,相信是孔明在世亦難以預料,更何況是一班離地冷氣軍師?部分軍師對事態發展無前瞻能力,不時估錯給予「山埃貼士」,原本能火燒連環船都變燒山禍及自己後欄。

黃之鋒:大台不了

第二個問題,是對大台的不信任。若大台能統合各派意見當然是好事,但現實是不同光譜有不同想法,加上傘運失敗令抗爭者對大台聞之色變,大家無法再承受曾手足再被割席離棄;長年對泛民信心下滑,大台對他們來說有如惡夢,這不難理解。

「大台?不了。」6月出獄後重投社運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近期如是說。他8月12日在Facebook亦直言,「自己由衷覺得,那種會被北京一網打盡的中央決策大台,真的千萬不要存在」。他指出,既有清晰立場訴求,只要有共同討論平台,讓大家一起爬山,透過自我修正與調整各司其職,繼續努力貢獻運動。

沒有大台,但仍有各方意見,是現在的大勢。由前大台到現在否定大台,埋首自己擅長的和理非文攻,而非搶奪話語權,他算是有進步,跟得上新時代的抗爭。

連登淪陷 搞分化搞收割

政治還是權力的遊戲,運動尚未成功,已有網軍四出發功搞分化,搞收割,搞大台,試圖孤立勇武派及打壓異見,當中連登已宣告淪陷。

一千元一個連登帳號的報道爆出後,這個示威者常用的論壇一直並無異樣,直到近期才出現不少「P牌」Post,在外面打得火熱時,他們有時間上連登以fake news叫人散水;在外面風平浪靜時,就指斥一眾勇武人士是鬼,抹黑非泛民人士為熱狗等。說好的不分化呢?

近日連登《818百萬人遊行共識》一Post更以集體智慧投票為名,要求大家依結果,在818集會遵守以下三點:不要full gear上身、遊行後沒下場,以及唔霸路同掉野。除了最後一點外,其餘兩點實在叫人不敢苟同。

連登大台2.0騎劫集會

事先聲明,筆者相信勇武派亦希望當日無嚴重衝突,並且和平克制,亦絕對尊重各方意見協調,參考,但絕不是聽從大台指示。試想想,8月16日的「攬炒巴」集會、此前的尖沙咀激光集會等,勇武派都有參與,但大家都能和理非來和理非去,因為大家都需要和理非的集氣及支持。

在五毛水等水軍入侵下,連登正評負評式的投票,認受性實在令人質疑,更何況勇武派人數本來就較少,根本無法反映他們心聲。這個正負評人數不夠九萬的Post卻被視為共識,直接下達指令,可謂「大台2.0」。

必須記得,民陣發起的818集會是可以讓任何人參與,大家互相尊重;連登民間記者會亦講明,他們只是部分人的想法,不代表大家意見。但這個「大台2.0」卻騎劫整個集會,限制大家服飾,連遊行完做什麼也要管,完全違反無大台原則。勇武示威者則在要被牽著走或被視作分裂之間左右為難。

有心人騎劫投票結果

更甚者,帖文更指現場若有人戴Gear,則將會被視為鬼。這一兩日更有人曲解、騎劫投票結果,加上自己個人見解,妄稱

「818為純和理非主場,要在世人面前展現香港人性光輝云云」,並叫人廣傳。

這個講法能化表連登投票者的共同意願嗎?絕不!將這個Post當作共識已經是錯誤,再騎劫投票結果妄加解釋,更是錯上加錯的民意綑綁。

如斯毫不尊重的騎劫,如此無視勇武示威者的有心人,請參閱蕭若元8月16日Facebook。多次想建立大台,踢走勇武派的「燒生真係好嘢」。

黑衫、Full gear不可缺

隨著他的呼籲,更有網民或KOL進一步指當日不要著黑衫,不要帶Gear、口罩,以分辨邊個係鬼。無獨有偶,在有關提議廣傳後,就有消息指會有省港旗兵著黑衫帶gear扮示威者。

筆者在此不猜測幕後操手是中共,還是某部分政見人士,但必須指出,勇武也好,和理非也好,鬼也好,如何分辨及判斷是在於他們的行為舉動,而不是衣著服飾。你們想到彩虹戰衣,不著黑衣,鬼也會如此仿效。到時候,難道要赤裸示威?

遇上衝突,全民black block的保護意義非常重要,是穿其他顏色衣服無可比擬,在此不贅,呼籲穿其他顏色衣服是不願承擔風險,是不願保護大家,是不切實際的割席,亦是向白色恐怖屈服。

黑衫更已成為抗爭者約定俗成的習慣,就如黃背心一樣是這場運動的象徵,是和平示威的良好道具。

現在參與集會的風險及代價已愈來愈高,願意出來的都有心理準備,就算不是勇武,也是勇敢的人。無衝突是理想,但有鬼滲透、警方隨時隨地放催淚彈、黑社會突襲等卻是不爭事實,叫大放棄保護自己的武裝,不要full gear,是叫大家送頭嗎?不要教條主義,勇武full gear出現不一定要衝,有事時保護大家,無事時一起走到終點,不是更好嗎。

保護身邊人 不要活在過去

當政權試圖抹黑黑衣人時,大家雖然不完全認同勇武,但請記得要團結,而不是搞分化,現在已不是過去的示威,Full gear 不一定是勇武,如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8月16日所言,「豬嘴、眼罩、頭盔,缺一不可。自己準備好基本的裝備,不但是保護自己,也是在保護身邊的朋友。」

同樣曾被視為社運領袖大台的岑敖暉與黃之峰,算是跟上新一代抗爭想法,後者在反送中運動初段屢次試圖搭台不果,終摸出「無大台」玩法,這是值得認同的進步。「鄺神」等「乳鴿」亦在今次運動中展現所能,他們雖然不盡完美,但這些進步,正好反映了部分民主派的沿地踏步。

必須要明白,一百零三萬人,二百萬零一人上街,甚至三百萬人的數字遊戲,北京都不會妥協,現在和平集會的目的是以示大家團結,不割席的意志。可惜的是仍有一群泛民人士及支持者活在過去,以為單靠和理非就能令政權就犯,更妄想搭建大台指揮大眾,更有人以為熱普城依舊存在,實在是貽笑大方。

新時代抗爭 需要新思想

梁天琦當年所言,這是一個「時代革命」,是相信自由便能夠擁抱新的時代,大家應該去爭取、掌握命運。仍浸淫在過去的人們請清醒一下,跳出舊有框架看看,政府已無視多次民眾和平訴求,抗爭六十多日已有數百人被捕,無數義士受傷。

運動亦已由撤回,進化成五大訴求,再進化成對黨政警黑治港的不滿,已經回不到過去。勇武要適時保持克制,和理非亦不只是行行企企,除了以文宣防守外,更能以不合作運動等助攻反擊,攬炒巴就是一個進攻型後衛的好例子。

我們要的不是最美的風景,不是有潔癖的示威,不是階段性勝利。我們是香港人,是命運共同體,要的是真正必死的覺悟,只要大家不分化,就能有民意贏得這場只此一次的主場比賽。

天佑香港,核彈都唔割,引用攬炒巴所言,如果有人起大台,就全力摧毀大台。


Share This:
  •  
  • 28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