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邁獄中義士來鴻:向義無反顧的勇敢年輕人致敬(文:Sam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親愛的Joel哥:

這個多月來我都未曾執筆寫信,相信你都明白我的心情,我每日都深深牽掛著外面發生的事,很難收拾心緒靜下來,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很是無奈、焦躁。

試下寫點我的看法。在這波瀾壯闊的個多月,有幾百萬人次參與這場聲勢浩大、不分男女老少階層的反送中運動。半日之間,連登仔就籌到六百多萬元,三日後在世界各大報刊登廣告宣示香港人反送中的決心。讓全世界都看到香港人的勇敢、不屈與高尚的質素。也觸動各主要文明國家同情與關注香港人民身處的厄境。

這以是香港人史無前例、前所未見的大團結!這個大團結真是多得一個考試從來都要第一的林鄭毒娥,連呢樣嘢都要比佢攞第一。呢個倨傲、冷漠嘅毒婦,逃避幾百萬市民的示威訴求,從未回應。沒有安慰四位以死相諫的烈士遺屬。真是令人心寒又憤慨。

她神隱躲在警察的長槍、棍、長盾後,在事發後似木偶般發出譴責、譴責、再譴責的蒼白無力語言,對她的態度,市民真的火了。七六光復屯門公園都有萬人參加,令建制派控制的區議會都要順從民意,一致同意屯門公園取消自娛區。隔天的七月七日,網民吹雞下都有廿多萬人出來示威,在遊行散會後,大家步向油麻地、旺角等地方逛商店、食飯,遭到警察有意包圍拉人,令人氣憤。七月十三日上水反水貨更是上水光復行動以來,最聲勢浩大的一次示威行動。

在六月九日、六月十二日、七月一日、七月七日、七月十三日、七月十四日的示威遊行中,大家都看到在示威者靜止、沒有衝擊的狀態下,警察向手無寸鐵的市民噴胡椒、揮動警棍打向市民,在清場後,現場示威者已撤走,手握警棍、長盾的克警毫無理性衝上行人天橋,驅趕、拘捕不相干的火車乘客,一班如狼似虎的惡棍黑警衝向一位無攻擊行為的少年,令少年不知所措、攀上行人天橋欄杆欲跳橋,跳落十至廿米高的地面,幸而有記者拉住少年,否則他就差點喪命。

在七月十四日沙田的示威遊行,原本只是發生一些輕微衝突,當市民遊行完畢散去時,黑警用七月七日對付市民的招數,三面包圍,驅趕市民向商場撤退,當市民經新城市廣場搭火車散去,或留在商場行街或食飯,黑警無端白事手揮武器向著市民衝突,激起大家積壓已久的憤怒,奮力抵抗,做成多人受傷、被捕,黑警亦有多人受傷。市民狠狠的教訓他們,讓他們明白市民不會再任由無理、兇殘的傷害,會作出反抗的。這是對黑警們一個重要的警號!望能夠令到他們知道,自己只是被毒娥擺上檯的磨心的工具,不值得與民為敵!

「我們上一代失去的,卻在年輕人身上找到」

對這個多月來年輕人不惜犧牲前途、生命,捍衛我城,我認為所有香港市民都要多謝他們!

若不是六月十二日晚上年輕人衝擊立法會,令建制當晚開不成會,送中條例已經通過了,遺害整個香港人與下一代。對年輕人的勇敢、機智、靈動、情義、知所進退,在我們上一代失去的,卻在他們身上找到。我替香港開心,不再擔憂了,有咁多高尚情操的年輕人不肯放棄香港,他們一定能親手拯救快將沉淪的香港。Joel哥,小弟同意你講,香港要交給年輕人去捍衛了。這幾年的抗爭與支援,的確會令人很疲累。好吧,我出來後,再相約行山、旅行,與兩三知己閒時飲下酒、吹下水。呵,朋友與學養才是真正的、根本的快樂泉源,非常同意你。

看到老吳中槍一幕,小弟非常擔心,他多年來重病纏身,怕且呢槍足以令他病情加重。他月初來探我時,見他面色很好,聲線響亮,知道他中槍的位置好彩在皮帶扣,減低咗殺傷力,天佑好人。又講起行山事,他都是一個行山熱愛者,未同你哋行山前,他曾數次同我行,行程都是由他安排。所以,第日他都是我哋的行山腳友。(早兩日知道他成功踢咗保,更是可喜可賀。)

又是說行山,李怡老先生都是行山者,隔咗個禮拜他同郭小姐及區姐來探我,大家相談甚歡,他是睿智的老人家,雖然已八十三歲,但頭腦思想仍然年青,仍有心火在。短短半小時交談,小弟從他身上體會到何謂大度。他一直都是我尊敬的人,由《七十年代》雜誌至《九十年代》雜誌,還有他的專欄,小弟都有看過。我有好多方面都受到他的啟發與影響。小弟望到他咁年紀,亦可以做到他這樣,呵呵。

區姐提及我哋行山事情,李怡老先生亦有興趣參與,不過就要你安排啲兩、三小時較平坦舒適的行程,啲高難度就留待去臺灣行玉山時再安排了。呵呵,你成日話啲行山腳越來越少,依家有啦。

在我負責淋水的花圃,現在較常出現是我哋行山常想找到、但從未找到的金絲貓。但是最漂亮的紅孩兒一隻都見唔到,多數是老督之類,牠們躲在花葉間,但結唔到巢,因為牠們的吐絲好難將葉子黏合作巢。唔知係唔係咁,令到牠們身形瘦小、唔靚。記得少時捉金絲貓,今次總算完咗多年來在郊野苦苦追尋金絲貓的心願。

祝安好!

天佑香港!

Sam 21/7/2019晚

P.S. 直至今晚十一點,尚幸示威者未曾被警察正面嚴重衝擊與毆打,祈盼大家都平平安安回家。在十一點四十五分,商台特別消息播出元朗西鐵站有大班白衣人手持棍棒,追打出閘者,之後更衝上月台,向避上車的市民施以棍棒毆擊,造成數十人受傷,包括議員林卓廷。其中有四人嚴重,一人危殆,最吊詭的是車站沒有地鐵職員或警察,列車長時間停在月台、不開車,林卓廷在十點鐘就報咗警,乘客亦紛紛報警,一個多小時報白衣兇徒走哂,才賊過興兵,有十多名警員來到。這是否警黑合作?待兇徒打完人、走哂,先有人來,哂氣。

港台報道,網上有片見到何執葉與白衣人握手,讚許白衣人「辛苦哂」,這場戲是否他導演?

他中學的舊師生出聲明譴責他助長暴力行為,恥與他為伍,建議舊生向律師會投訴,正人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