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義士體現了主權在民,命運自主(文:黃永志)

Share This:
  •  
  • 95
  •  
  •  
  •  
  •  
  •  
  •  
  •  
  •  
  •  
  •  
  •  
  •  

本報特約記者攝,相片經處理

我高度欣賞今晚成就政治壯舉的義士。他們是在嘗試宣示:「主 權 在 民」這個根本大道理。

今晚是人民嘗試奪回屬於自己的立法會,初步宣告新時代的來臨,立法會應是香港人的立法會!如果腐敗的制度阻礙著人民,人民會以其自己的力量重奪這個陣地。

任何歷史性的變革,都是由類似此等佔領宣告開始的,無論是大家讀歷史書的法國大革命網球場宣言之類,還是五年前台灣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都是類似的開端。

即使未必一仗成功,但已經對後來發生了重要的政治作用,改變著香港政治的軌跡。

即使今晚的儀式是短暫的佔領,但由於有著劃時代的政治高度,此意義已經超越了暴力不暴力的討論了。(唔通要討論攻佔巴士底監獄是暴力還是非暴力嗎?)

我中午仍對衝擊立法會玻璃門感疑惑,因當時未有訊息為何行動,但晚上見衝入立法會後,網上後勤參與者更出了金鐘宣言,甚至在立法會內宣讀,這早已將我的疑惑抹去。

我及我們也必須明白,這是運動的發展的邏輯,行動與論述相輔相成,互相發展。

這絕對是一個有justification的行動,並不是權貴形容的暴民暴力衝擊這種層次。有此政治覺悟的人民作前驅,香港人應該更感驕傲。

我幾次的遊行集會與一些人傾,多數人沒參與過傘運。今日的組織力、網上及現場參與者的政治觸覺,已經大大超過五年前。尤其懂得辯證地因時制宜,勇武和平交替出現,不會限死於派別門戶之見。中學生一代的政治化時代已出現,未來是年青人的。

五年前雨傘的精神「命運自主」,今晚的行動就是將此精神具體地透過行動刻劃在立法會的大廳中!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

(題目由編輯擬)


Share This:
  •  
  • 95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