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向國際解釋攻佔立法會始末,對示威者「引以為榮」(詳細報道)

Share This:
  •  
  • 877
  •  
  •  
  •  
  •  
  •  
  •  
  •  
  •  
  •  
  •  
  •  
  •  

pic via Joshua Wong twitter

黃之鋒稱,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國際輿論面臨挑戰,他與眾志戰友敖卓軒協作,在Twitter發文爭取國際社會理解前日立法會行動的來龍去脈。

黃之鋒稱,他不求國際社會的朋友完全同意前日的所有舉措,但希望大眾理解前線戰友的意志,對他們有著多一分體諒,少一分責難;黃之鋒認為,行動過後,保持輿論支持仍是關鍵所在,故此需要更多人具名、拋頭露面做輿論工作。

黃之鋒Twitter發文的英文全文翻譯如下。

香港人已嘗試了「所有(和平)方法」

黃之鋒首先解釋,自從香港特區政權推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下稱「送中條例」)以來,香港民眾已嘗試以各種方式反對立法,反對香港特區建立機制將疑犯移交中國審判;有逾三十個城市的港人或外國人聲援反對運動,而國際社會亦有發聲。

黃之鋒續稱,香港人已嘗試了「所有(和平)方法」,在六月九日,百萬香港人和平上街遊行,但在當晚深夜,林鄭月娥發表聲明,強調她會如期推動法案三讀通過。

正因為林鄭的強硬立場,黃之鋒說,在六月十二日朝早,當立法會準備開會時,香港人奮勇作出最後的鬥爭,因為香港人心知肚明,一旦法案通過就不能回頭。北京政權已經獲得足夠的票數,因為在香港立法會七十席中,只有四十席是人民直接選舉。(編按:四十席當中五席「超區」為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應屬間接選舉。)

黃之鋒認為,六月十二日發生了奇跡(miracle),因為示威者嘗試包圍封鎖立法會;國際媒體亦已作出全面報道,顯示當日警察使用過度武力,造成多人受傷,但總算令立法會未能開會。

「六一二」是反送中的分水嶺

黃之鋒稱,正是因為「六一二」人民升級行動,才令林鄭月娥些微讓步,暫緩法案三讀通過。而且,林鄭月娥更承認是「六月十二日」而非六月九日的事情讓她轉軚。幾個月以來,香港人與世界的關注,林鄭顯然並不在意,直到林鄭見到流血。

黃之鋒稱,儘管林鄭讓步,但她卻稱示威者為「暴徒」;她不可能同意對警察暴力作出獨立調查,更不可能下台。之後有一名示威者逝世,在六月十六日,有兩百萬加「一人」參加遊行,這幾乎等於香港人口的四份之一參與。人民如此不滿一個政權,可能是現代歷史上所僅有。

林鄭道歉的潛台詞:香港人太愚蠢

黃之鋒稱,林鄭在六月十六日後終於肯道歉,但她所謂的道歉中,只是說「政府工作上的不足」、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一事上對香港人「溝通不足」,所以林鄭的潛台詞是,她一貫正確,只是香港人太愚蠢。

黃之鋒稱,正當全世界的評論人都以為「反送中運動」已經完結,因為林鄭已道歉,並稱立法已「暫緩」。但是,香港人民的訴求並無一個達到,林鄭拒絕與反對派議員對話,繼續讚揚警察。

黃之鋒稱,在他六月十七日出獄後,他參與一些小型示威、靜坐,偶而也處於一些衝突中;他說,香港人希望讓北京與全世界知道,這場反送中的鬥爭遠未完結。

香港人努力藉G20向世界發聲,但無效

黃之鋒稱,當時隨即將有日本大阪G20峯會,香港人努力不懈地奮鬥,在十一小時內籌得六百七十萬港幣在全球報章刊登廣告,呼籲世界注意香港;香港人十分感謝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美國總統川普,在不同場合向中共元首習近平提及香港人權事宜。然而,直至六月廿九日,香港人的訴求仍無一個達到,這樣似乎顯示出,看來香港人真的輸了。

再有兩名年輕人跳樓自殺

黃之鋒稱,隨後發生了毀滅性的消息,剛過去的一週,再有兩名年輕示威者跳樓身亡,香港特區政權把香港人推向絕望乃至拼死一搏的地步。

香港非民主國家,林鄭亦不能相比外國領袖

黃之鋒稱,香港人已盡了一切可能想到的方式去發聲;一直以來的民調都顯示逾七成港人希望全面撤回條例草案,在正常的民主國家中,這條「送中條例」應該早就被終止了,而經歷人民如此長期的強力反抗,任何政治領袖的政治生涯也應該完結;當然,香港不是民主國家,林鄭作為北京的扯線公仔,也不能與其他外國領袖相比,林鄭的權力來源不是香港人民,而是中國共產黨。

衝入立法會的示威者不是暴徒

黃之鋒稱,衝入立法會大樓的示威者不是暴徒,他們本身亦不暴力。示威者的目的從來也不是去傷害任何人。他們只是想讓政權聽見香港人的聲音,他們已經別無選擇。因為香港人已經嘗試過一切其他方法。

黃之鋒稱,對於衝入立法會大樓的示威者的行為,當然會有人不同意,但幾塊玻璃與三條年輕的人命相比,誰更重要?幾張掛畫與香港這個地方的存亡,誰更重要?

黃之鋒稱,在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大樓的一刻,他們已經知道等待著他們的會是甚麼。他們面對著幾乎可以確定會來的檢控,很大機會被控以十年刑期的暴動罪,他們本來有很長的人生路;亦有一些善意的反對派議員嘗試勸喻示威者離開,但示威者說,已經有人死了,就算有甚麼肉體或法律上的後果,與逝者相比,都不算甚麼。黃之鋒稱,看著示威者如此回應,當下即熱淚盈眶。

示威者「聰明、有效率、細心、熱愛自由」

黃之鋒稱,這些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大樓後,以高度的自制行事,他們在餐廳取走飲品時留下金錢,封起圖書館以保障裡面的歷史文獻,他們一直都保持冷靜。黃之鋒稱,這些香港的年輕人聰明、有效率、細心、熱愛自由,儘管他沒有這些年輕人的勇氣,但他對這些年輕人引以為榮;他已經被囚禁過三次,他十分清楚他們接下來將面對的事情。

香港人會繼續尋找座標,繼續鬥爭

黃之鋒發表感言,稱有時我們在生命裡被逼急速作出一些永遠會改變自己個人命運,甚至是改變歷史的決定,他只希望當以後大家重新回看二零一九年,大家都不會後悔。

黃之鋒稱,香港人保持著團結,他對昨晚這些朋友的行動感到自豪;他在現場也首次嘗到催淚煙;他宣示在未來,香港人會繼續尋找自己的座標,繼續鬥爭。

黃之鋒稱,一直以來的抗爭,不但超出了所有評論員、學者的預期,乃至他身為抗爭者,亦感到不可思議;黃之鋒稱,他難以預測接下來的發展。

黃之鋒認為,香港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已經不單是關於那條送中法案,也不單是關於林鄭,甚至也不單是關於民主制度。這些事情當然都有重要性,但最重要的,這些事情是關於二零四七年後香港的未來,這是屬於他們一代的未來。

黃之鋒結語呼籲國際人士繼續關注香港、支持香港,他以香港人的身份,感謝所有人對香港的關注。


Share This:
  •  
  • 877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