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家》:香港或能變成第二個愛沙尼亞

Share This:
  •  
  • 30
  •  
  •  
  •  
  •  
  •  
  •  
  •  
  •  
  •  
  •  
  •  
  •  

By Kusurija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1492433

《外交家》發表專文,作者哈佛大學戴維斯俄國與歐亞研究中心學者克里文(Walter Clemens)指出,香港擁有比北歐國家愛沙尼亞更好的條件爭取獨立,正如在愛沙尼亞獨立前,幾乎沒有專家認為獨立可行,但愛沙尼亞不但出乎意料地成功脫離蘇聯,更在近三十年來成功維持國家生存,並且加入北約、歐盟。

克里文稱,今日愛沙尼亞、拉脫尼亞與立陶宛這三個波羅的海國家的成就,出乎一眾觀察家意料之外,三國不但在一九八八至一九九一年間脫離克里姆林宮的控制,這三個國家更生存下來,加入北約組織與歐盟。

克里文認為,香港或者可以效法愛沙尼亞,不但脫離北京的統治,更能生存下來,在世界舞台上發跡,儘管大部份專家說不可能,但或者他們都是錯的。

克里文指出,對比一九八零年代波羅的海三國,今日的香港在經濟上遠為強勁;當年三國的經濟都受莫斯科控制,經濟不能自足,只能與蘇聯其他部份相互依賴;當年三國生產的貨品或服務也不能符合西歐標準。與當年的波羅的海三國相比,今日香港是中國與世界之間的轉口貿易港,當然,若香港獨立後,這個角色當然會弱化,但大家仍然需要對方,正如新加坡、台灣與中國之間存有政治差異,但彼此仍然有緊切的商務往來。另外,若未來香港成為獨立與尊重法治的國家,西方商界在投資香港時,會更有安全感。

克里文稱,香港的規模也並非不足以成為城邦(city-state)。香港有超過七百四十萬人,愛沙尼亞只有一百三十萬人,香港人口是愛沙尼亞的好幾倍。香港的人口甚至比波羅的海三國合計更多。台灣的人口是兩千四百萬人,但新加坡的人口只有五百六十萬。香港有一千一百零四平方公里領域,波羅的海國家、台灣的疆域都比香港大起碼數十倍。但繁盛的新加坡只有七百二十二平方公里。歷史上漢薩同盟的城邦國家,例如漢堡、但澤、里加、多爾帕特都是繁盛的獨立共和國,由商業精英所統治。

克里文稱,儘管香港大多數人的種族屬於華人,但港人的身份,如同台灣與新加坡,都與中國大陸的不一樣。絕大多數香港人自小就講廣東話,不喜歡被強逼講普通話;香港人讀寫傳統漢字,而非北京強制規定的簡體字。很多港人亦講流利英語。香港人享有自由上網、資訊自由,習於獲得中國大部份人不能獲得的思想與資訊。在二零一六年的一項調查顯示,介乎十五至廿四歲的香港人,四成想香港獨立,而總體上香港人有百分之十七點四想獨立,可是只有百分之三點六的人認為獨立是可能的。英國統治者在香港留下了豐富遺產,從法律制度、教育,與中國極為不同的公平競爭(fair play)原則。有些人希望香港的自由價值能改變共產中國的統治方式,但是在習近平的統治下,中國走向技術專家版的、毛澤東式的極權獨裁統治。

克里文稱,回顧波羅的海三小國的獨立歷史,當年一九八零年代,克里姆林宮在八年阿富汗戰爭中被拖垮,帝國意志弱化。非共文化名人例如愛沙尼亞的Lennart Meri、拉脫維亞的Vytautas Landsbergis,組織了一個非暴力的「歌唱革命」。大批民眾在街上遊行,唱本土歌曲。「人民前線」要求莫斯科尊重蘇維埃憲法,依法給予他們自決權利,又斷言波羅的海共和國的法律將會取消莫斯科的獨裁法令。駐在波羅的海的蘇聯軍隊一度在拉脫維亞首都鎮壓示威者,導致約廿人死亡,但不久之後蘇維埃議會承認波羅的海三國自治、不再屬於蘇聯。其餘蘇聯加盟共和國有樣學樣,仿照波羅的海三國的方式走向獨立,到一九九一年十二月,蘇聯瓦解,十五個前加盟共和國全部獨立。

克里文承認,今日中國比戈巴卓夫年代的蘇聯強大,但中國也有致命弱點,例如勞工抗爭、少數民族的反抗如野火燎原,知識份子與一些商人要求更大的自主。西藏人、哈薩克人、維吾爾人、蒙古人對於漢族的入侵更為不滿;嚴重的空氣污染、欠缺乾淨食水,亦令公眾憤怒。

克里文預期,如果中國的這類問題增多,香港人仍然堅持反抗,香港人或者可以將香港變成第二個愛沙尼亞,就算當下不行,或者十年左右會成功。香港人需要有廣受尊敬的領袖,例如當年帶領愛沙尼亞獨立的Lennart Meri。


Share This:
  •  
  • 30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