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名詞[二]愛國(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愛國這兩個字,與支聯會不能分開。畢竟支聯會的全名就叫做「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最近李卓人為了呼籲所有人跟他團結,突然說不用糾纏是否愛國,總之來就好。我覺得這似乎是鼓勵大家對這個問題隨便無所謂,總之就黎啦。

最近我跟一位長者聊天,談到六四。他回憶,當初大家對這件事有反應、上街,都是抱著「保住香港」的心態。因為強權已經決定了香港的命運,在時間來到之前,香港人是為自己打算。之後為何突然強調愛國,例如民主歌聲獻中華,參加的歌星都強調我們都是中國人,一定要支持同胞,之後的晚會也有一大堆愛國歌曲?後來總結,似乎是為了有所掩護。之後失敗來臨,還有幾年就要主權移交,唯有繼續「愛國」話語。

這類觀察,都能看到「愛國」在脈絡中一定的功利性。翻查新聞史料,當年事件有經濟改革問題 (反官倒)、有要求民主、要求自由甚至校政自主,怎麼之後在年復年的紀念中,愛國濃度越高呢?

去年,又找一些當年奔走前線的政治工作者回顧。其中有一個講得特別老實:他們知道當時他們在賭,民主運動主要在北京發生,雖然他們不知道最後會流血收場,但的確事情流血之後,他們就被安排坐飛機平安回家。當時香港人當然是賭,若果民運成功,中國由自由派當權,香港的前途就有翻盤可能。

因此那種經歷的人,內心就生出無限的生還者自責。後來越來越提倡的愛國,既涉及司徒華作為中華民族主義者所夾帶的私貨,然而更外層的是,大家都是中國人、大家是中共面前的命運共同體,此愛國定性,是為了安撫那種「我們是否推了別人去死」、「我們當學運是一隻股票,而且集體輸光了」 (這個比喻在黃子華還能談政治的《秋前算帳》有精彩的發揮) 的不安感。

當然更表層的是,上世代與中國的人員和各種事務交流都要緊密,他們從來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所以愛國在中國近代史這個比「自由、民主、人權」等概念都還要「偉光正」的招牌,就更是順理成章。

(撐開點來說,2014年雨傘佔領的時候,為甚麼有那麼多路線分歧,其實就是心。有六四記憶的人很怕又看到有人流血,官方只要作狀流出即將開槍的風聲,爭持一下,他們的PTSD就終結了事情。)

雖然這些人都是真心擔憂,也可能是一片丹心,但的確是「不想再看見有人死」注定他們連旁觀抗爭都做不到。如果大家對六四都有那麼有感受,自然應該感同身受,香港出現抗爭者的時候,他們應該馬上同情。但抗爭者出現了,香港人卻好像看見另一種生物一樣,不知所惜,譴責「暴力」、批評被警察迫反的市民「搞散民主運動」,三十年來,應該是最理解武力不對等、官迫民反、最歌頌青年熱血的香港人支援了別人三十年,卻活埋自己的子女。

今年李卓人說,去支聯會集會,不用糾纏是否愛國行為。問題是,為甚麼幾年前支聯會的口號就是設定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呢?那明顯是有關方面認為,愛國精神十分重要。而且有關方面甚至會因為「必須堅持愛國」,而與受難者的母親丁子霖女士隔空吵架,苦難代理比受難者更張牙舞爪,還真是第一次見。

這個叫做徐漢光的常委,短暫辭職之後又回到權力階層之中。說明愛國真是很重要,很多人 (主要是學生)因為不認同這種取態,所以不去晚會,受到主流傳媒的大肆批鬥,有些人又說從此以後「不用再跟他們客氣」,老實說鄧小平做的就是「對學生不再客氣」。

也有人說「中大學生會一班垃圾本土派,我看死你們這班窩囊廢,搞十世也搞不出甚麼來,你們連經濟獨立的本事也沒有,憑甚麼叫人忘卻歷史?真的無知又無恥,不知所謂,為你們的無能哀悼吧,誰稀罕你們的參與﹗」所以看來愛國應該很重要,但李卓人今年又突然說了不一樣的話,令人不禁思考究竟這些年來他們用來批鬥學生的愛國究竟有多真,還是既情真,卻又充滿功利。

不管是為了打著紅旗反紅旗,或是香港人群起參與支援民運之後失敗,幾年之後又要面對中國接管,於是以愛國作免死金牌。但是後來操作出來的愛國色彩,漸漸令自由民主,即與香港相通的那一面被掩蓋了。這件事不解決,悼念只是悼念,而且在不好的情況下是夾帶著不合時宜的愛國病毒。

在丁子霖與徐漢光吵架的時候,她希望公眾繼續去晚會,但狠批口號還用愛國很愚蠢,「不要濫用六四遇難者的資源……我還要說一句重話:這樣下去運動要衰萎的。」

雖然幾年前,天安門母親也有一些成員很草率就說「反對去支聯會晚會的就是五毛」,但基於他們未必很熟悉香港、國族認同也不一樣,也就算了。畢竟2018年的時候,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的官方表態是:「尊重香港年輕人不參與維園燭光晚會的選擇,相信他們會以不同的方式追求正義和良知。」這段話比起香港任何政客在這個話題上的發言,更像人。

六四名詞[一]平反(文:盧斯達)
六四名詞[二]愛國(文:盧斯達)
六四名詞[三]歷史教訓(文:盧斯達)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vocus方格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