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名詞[一]平反(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15
  •  
  •  
  •  
  •  
  •  
  •  
  •  
  •  
  •  
  •  
  •  
  •  

語言在流傳和使用之間,不斷產生意義,以及不斷消化意義。「平反」就是一個例子。「平反」有其獨特的政治意義,但在香港30年來不斷使用之後,其意義原始已經消失。在香港的政治語境,平反與否,對香港大多數人來說只是一個含糊的概念,很多人都說要平反六四,那更多是代表他們認同政府犯錯殘暴、需要彌補、公義未彰顯,中國和世界要和平之類的普遍願景。

但具體地如何清算、彌捕、由誰執掌這個轉型正義,是一般人不會想到的。含糊概念的強大之處,就在於其含糊,一旦細緻而分得清楚,就不再含糊,無法成為任何人現檢現用的口號。

事實上,「平反」訴求,是退步的綱領,與「六四初衷」可謂自我抵消。學者余英時對《蘋果》說,香港人要求平反六四,「直斥荒唐」,「因為六四是(中共)自造的,他要靠六四才有今天,他怎麼會平反呢?!」他直斥要求平反的人,「思想上已經走錯路」,「老是希望共產黨開恩,那是中國老辦法,希望皇帝開恩。心情好起來了,給你一些好東西吧,這樣的心理是永遠不會有民主的。」

鬧得好狠,但香港人當看不到,口號一定會繼續喊。因為語言和思想緊扣,它會懶惰、長出肥肉,開始不在(或未曾)深究自己口中的口號。

其實六四發生之後,好像也有不少親身參與者,提出這種異議。但議題迅速資產化以後,思想也定於一尊。既定於「愛國民主運動」,自然下開了「要求平反」的道路。帝制時代,殺錯良民/良臣,有時也會得到平反。中共建制之後土改、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很多人都獲得平反。但平反是一種帝皇術,平反是一個皇權秩序中的星體,它不會動搖皇權,反而是維護政權的力場。

30年前,中國官方定性運動者是動亂,至今此定性沒有改變,甚至證成了當日的武斷政策,拯救了中國,下開之後改革開放的盛世。

如果說,六四血腥鎮壓給人啟示,例如中共不可信、中共甚麼也做得出、中共應該下台謝罪接受審判之類,那麼「要求平反」,要求他承認當年參加者沒有過錯,是不是在寄望魔君浪子回頭呢?

天安門母親要求「平反」,合理得很,因為她們的兒子需要恢復名譽,中共如有一日要解除對她們的跟蹤、禁閉、監控,這也是有實際的好處。那香港人跟著要求,那是為了天安門母親和中國人吧?但是支聯會的領導層還會跟丁子霖吵架,然後大多數晚會參加者又會覺得自己去,與晚會主辦者沒關係。他們很豁達。

但平反不是轉型正義。平反在中國政治裡是皇帝給你的一粒糖。

(待續)

六四名詞[一]平反(文:盧斯達)
六四名詞[二]愛國(文:盧斯達)
六四名詞[三]歷史教訓(文:盧斯達)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vocus方格子


Share This:
  •  
  • 15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