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支持林鄭月娥續任特首,最好做足十年(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現在外面有人吹風,說林鄭月娥會下台。當然,很多想做特首的人,最近都會很活躍。至今反送中運動,嚴格來說還是沒有一個目標成功爭取,主流群眾想退場,想返回選舉遊戲,想返回一國兩制殖民狀態的舒適區,是現時的情況。

林鄭會下台嗎?

「林鄭會下台」的吹風,不管是真是假,是依據群眾厭戰的心態來設計,它是一個誘惑的裸女。好像馬田史高西斯執導的《基督最後的誘惑》,裡面的耶穌夢想做回一個正常人,結婚生子,像常人一樣老死。是繼續征途,還是認輸偷生,靠僥倖渡日,既是肉氣之戰,還是一念之間的意志之戰。

但站在香港人的利益立場來說,我們當然要支持林鄭月娥繼續留任,最好做足十年。原理跟我們尊稱梁振英是香港國父一樣。林鄭月娥剛愎自用,長於政總深宮AO之手,不知世務,但又瞧不起「非菁英」,那是香港人練武的好對像。

林鄭Connect了香港各種板塊;林鄭的傲慢是反對陣營最好的動員機器;林鄭現在不上不下,權威已失,與北京的心病浮面,與各級公務員和前線警察已有嫌隙;而且不可一世的林鄭,因為反送中運動,要急召央視香港分部 (即TVB)做個人專訪,流淚賣小強,之後出來道歉。

雖然明顯不是情真意切。但對於考試永遠高分、沒有受過甚麼大世界委屈的玻璃菁英,可說是奇恥大辱。一個已經吃了敗仗,霸氣已失的林鄭留任,還是換了一個人,加上新官上任三把火好?大家還記得林鄭上台的時候,泛民議員急不及待自製「和風」,希望大和解?然後與特首如膠似漆了好一段時間。那就是林鄭在道歉記者會也念念不忘的「頭兩年的相對和平」,換了個人,只是毒藥又換上另一層糖衣。

叫人下台的產業鏈

時間不站在香港人那邊。反送中抗爭之中,很多人也只是「相對」覺醒,「林鄭下台」叫得很順,因為這麼多年,XX下台,已經入了潛意識。叫人下台,也產生了一條成本很低的「下台產業鏈」(叫這個,暫時不會被剝奪政治權利),每個人都可以做分銷商。而這個產業是永續的,因為有特首,就有人叫特首下台,但那不會解決真正問題,甚至連小修小補也做不到。

林鄭下台,對北京和本地建制派來說,是止蝕的大好事,避免結構性問題被觸發,連帶阻礙香港人「繼續覺醒」,是合乎大局好處的smart move。香港人自己叫林鄭下台,隱含的意義是,大家很想回復正常,退休或現任高官也是不斷呼籲的「盡快恢復秩序」。那所謂的正常,其實就是不亂之亂,整個香港看似正常運作,但其實內裡不斷腐壞。

其結果就是現在看到的,政府堅拒回應香港人的要求、胡亂定性示威為「暴動」、警隊理直氣壯的濫暴、醫院出賣病人資料,這一切,都是在之前二十年的大致安定中醞釀出來的毒蟲。只要有某主任的祝福,就覺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這是「回歸」之後逐漸在香港橫行的權力世界觀。

民意的作用

難道林鄭下台,這些結構中的黑暗就可以清洗?我們急著恢復秩序,也是將垃圾掃入梳化底,只是幫助滋生更多的細菌。不是想年齡歧視,但中老年人普遍想退場,並不出奇,這涉及體力、精力、世界觀和形勢研判不同,但你們應該深思,你們又賺回了幾年的和平,之後的大動蕩,成本都是後來的人付。你們一向很smart,但太smart就會連下一代的資源都透支。

錢,是上世代賺了,但政治機會和基本人權呢?留下一點爛攤子以外的東西吧。個別輸了三十年的常敗軍,教香港人要如何贏,除了不自知自己的歷史定位,還是信不過前線;又有人談如何如何就會「民意逆轉」。問題是,民意究竟是甚麼?當一百萬人上街,二百萬上街,算不算民意?

「爭取民意」,和「要求林鄭下台」一樣,是不是一個永續的無本生利生意?當我們被侵略的時候,大多數人都說要謀定而後動,我們需要糧草和民意。現在東西已經有了,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都要多,他們就說要更多糧草和更多民意。很多人都籌款了吧,還有二百萬人在後盾,這不算有民意?

後人會怎樣評價我們?

我不是說大家應故意敗壞既有的民意基礎。行動的時候,有公眾同情和不反對,總是好的;為了避敵之強,我們可以繼續穩健的游擊示威和壓力戰。

但民意和資源不是一盤生意,我們不是為追求業績不斷增加而活動,民意和資源只是為了抗爭而存在。正如物資是為了支援抗議者,而不是為了物資站壯大,物資站壯大本身是虛無的,是一條銜著自己尾巴的蛇。民意不斷增加,可以用來選舉;但香港只是某些人才能玩這遊戲,而且這遊戲是建制派有絕對優勢,那才是將好不容易儲到的民意浪擲。

如果香港人有了民意和資源,卻成為守財奴,那是本末倒置。如果我們贏得了世界,卻輸了訴求,那如何對得住犧牲的人?有人死了,有人被捕,極有可能被告暴動。這些人犧牲了整個人生,而我們如何眾志成城、滿城燭光,那都是於事無補。最後歷史都會說我們失敗,我們的後代都會判定我們失敗。歷史書會寫,這是一場漂亮、感動人心的抗爭,但最終還是失敗。

下一代,一定會怨我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