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天琦們、台仰們,香港人要成為自由的新人(文:原道真)

Share This:
  •  
  • 34
  •  
  •  
  •  
  •  
  •  
  •  
  •  
  •  
  •  
  •  
  •  
  •  

  反映香港樓價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於本周(六月七日公佈)到達史上新高的188.95點。在香港這個顛倒世界,這個貧富懸殊世界第九(程度與川普總統口中的「糞坑國家(Shithole countries) 」同類)的地方,除了月入六七位數的人醉生夢死(也只能醉生夢死);這裡名叫「香港人」的人,在政權、財團的重壓盤剝下,朝不保夕,不能生、不能老、不能病、不能死,如果生存於世的本質就是受折磨,在香港生存就像於滾燙的地獄油鍋載浮載沉,數十萬人在比監倉更小的劏房裡被木蝨釘咬,還要交租和水電費。

  在這裡,原子化的個體只能寄望個人難若登天的爬升,亦只有爬升才能擠入極少數人的行列,獲得像樣的生活質素,獲得生、老、病、死的保障。有人說這裡的人只能做「樓奴、順民或移民」,也有跳樓少女遺言「來生不做香港人或中國人」。

「香港人只配被殖民」?

  香港的殖民舊體制被中共化為己用,眾數的香港人繼續活在殖民體制中,一百五十五年的英國殖民不夠,再來五十年更糟糕的中國殖民;中國殖民政權裁定:眾數的香港人不能「成年」而自主自立,作為眾數的香港人不可以有自己的民主政府,不可以改變政策、政治、政權,不可以用集體的努力把這個地方變得正常,不可以讓這個地方朝著公義、博愛、自由而進發。

滿嘴鬼話的香港殖民政權官員

  在中殖底下的傀儡香港殖民政權官員,繼續披著假面,裝扮成前任殖民主的專業僕從,以「公務員中立」、「法治」、「專業判斷」、「相信選舉主任」、「不要向秘書處同事施壓」、「天主的旨意」之話的殖民地鬼話,愚弄港人;直到中國主人有一天終要他們脫下英殖西裝,做回像樣的「廣東省香港市」的中國共產黨幹部;就目前看來,這個期限本來被認為是「五十年」,但現在似乎已經是二零四六了。

  香港殖民政權的「黨務員」是中國殖民政權的髒手,他們領著遠遠優於美國、英國、德國「公務員」的高薪厚祿,以殖民地的新舊惡法維持著香港吃人的制度,他們說香港人不能有民主,他們說香港人不能自決,他們說香港的吃人制度是「最佳營商環境」,他們說自己是「亞洲最優秀公務員/警隊」。

  這些衣冠楚楚、吃香喝辣、吮食民脂民膏、滿嘴假話的香港黨務員和「發」律人員(據報道,香港法律人員的酬勞可高達每月七位數),唸著「維持社會秩序、依法行政」的咒語,把爭取民主、捍衛小販、反抗暴警的市民投入大牢,以「非法集結」、「公眾妨擾」、「煽動」、「暴動」的罪名監禁他們,有的被囚數月、數年,而旺角警民衝突中的梁天琦被囚以六年、盧建民被囚以七年,黃台仰、李東昇、李倩怡流亡海外。

為義而受壓逼的香港人

  這些為義而受壓逼的香港人,許多是年輕人,也有旺角案中最年長的陳和祥。他們身陷囹圄或流亡異鄉,飽受各類煎熬;無庸置疑的是,他們嚮往一個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的香港,他們沒有活得像政權所指定的「順民、奴民」的樣子,故此政權說他們是「暴民」,壓逼侵害他們,剝奪他們的自由和政治權利。流亡的黃台仰、李東昇、李倩怡的長久離港,亦是中共港共的壓逼所致,反正中共、港共份子整天也把「唔鍾意,移民囉」掛在口邊。

  面對中國政府出頭干涉,要求德國不可賦予庇護,黃台仰、李東昇仍然勇敢地站出來,揭破香港殖民地的「法治」假面,呼籲香港市民反對讓香港進一步沉淪的「送中條例」,李倩怡也透過公開信,作出沉重的呼籲。當黃台仰、李東昇六月四日在柏林的德國國會發言,有香港記者質疑他們「是否認為香港對不起他們」,又質問他們「為何潛逃」;這些記者的提問,若不是出於刻薄惡毒,倒像他們沒有經歷過香港二十二年的變化,好像仍然活在夢中。

可畏的美麗已經誕生

  愛爾蘭小說家喬伊斯在一九一四年出版的《都柏林人》中寫,愛蘭爾人活在癱瘓(paralysis)、尤其是精神癱瘓的行屍走肉狀態中,備受政治、文化與宗教的壓逼;同期的愛爾蘭詩人葉慈在一九一六年復活節起義後,寫下詩句,紀念反抗英國高壓殖民、被殺害處決的義士:All changed, changed utterly: A terrible beauty is born.(一切都改變了,徹底改變了,可畏的美麗已經誕生。)

  香港二十二年來的新殖民統治,向著香港人的先輩當初所企圖逃避的暴政所回歸,政權多番壓逼下,仍然有不肯「癱瘓」的香港人勇敢地遊行、示威、佔領、反抗暴警,不論是在香港監獄中的梁天琦、盧建民、陳和祥們,還是長久不能還鄉的黃台仰、李東昇、李倩怡,他們已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去揭示出香港這個吃人的世界的真相;就算他們失敗了,他們也以淚水朝著香港這片被烈日暴曬而乾枯的土壤澆溉,或許如葉慈所言,這片土壤終於會長出玫瑰樹。

為了天琦們和台仰們,成為自由的新人

  尚有機會反抗的香港人,我們要為梁天琦、盧建民、陳和祥、黃台仰、李東昇、李倩怡站出來,站出來反對「送中惡法」和中共港共一切的惡法暴政,讓他們離獄時、回港時,一同享有一個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的香港。

  我們要站上街頭,勇敢地讓世界知道,香港人儘管被殖民,但香港人就像當年蘇聯高壓統治下的東柏林人、布拉格人一樣,都是追求自由的人。在一次又一次未必有即時成果的行動中,香港人要團結地振臂高呼:「香港人是自由人!」在長期反抗中國的運動中,正因為有一眾義士的犧牲,屬於香港的可畏的美麗(A terrible beauty)已經萌芽,香港人終於會擺脫「癱瘓」狀態,不再如行屍走肉般當「樓奴、順民」,不再「被殖民」,而成為「自由的新人」。


Share This:
  •  
  • 34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