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需要一個民族?(文:鄭立)

Share This:
  •  
  • 9
  •  
  •  
  •  
  •  
  •  
  •  
  •  
  •  
  •  
  •  
  •  
  •  

再答另一個問題,我們為何需要一個民族?

你沒有民族,我們是香港人就只因為住在香港。離開了就變成另一地方的人。那自然也失去對香港的執念和感情,對於在香港的人受壓迫,對於香港文化衰落,對於香港失去感覺。自然也無心去援助,甚至像不少建制派敗類一樣,只想盡量賺錢任意出賣。

就像你住在黃大仙,但要搬時就搬。

你是一個民族,哪怕你沒有政府,沒有國家,我們也是一個互相有感情與責任的共同體。就算不少人不會再住在香港,還是在世界各地散居生活,像猶太人一樣,還是能維持其獨特的價值觀,語言,共同歷史與思想,在香港有難時,他們會基於其執念與感情,在世界各國做自己能做的事支援:這很多時能做到當地人不能做到的事。

就像父母家人不會因距離而停止互相維護。

香港人若非民族,而只是一群中國人,印度人,英國人,住在香港此處。則香港就有如礦坑小鎮,金歇則絕,利離即衰。如果這些人的歸屬感與感情在香港,則香港即使毀滅,外面的人都會回來協助重建復興,能夠再有新生。

民族能脫離地理限制,能克服時間的消磨,能讓我們作為一個集體,生存到久遠的未來。能給我們無私行動的責任感與動力。

否則,單憑像是為局所交管理費的責任感,香港是必然會衰落的,不在外來的壓迫,而在自我的不重視。

民族並非源自血緣,我們祖先都來自非洲,那不會成為同一民族,民族創造於我們想要留住一個偉大的文化,一段美好的記憶,一個豐富的語言,而我們樂意將這些東西變成自己的一部分,世代承傳的承諾。

血緣是協助,但僅憑血緣不能,我祖先是上海人,但我不是上海人,因為我被流傳的文化感情與記憶是零,這就是舊上海的結局,就算今天上海經濟繁榮,那也只是一個賺錢的工作地點,失去了別人對他的感情與愛護,那也不過是個礦坑小鎮而已。

看到有些上海人還在努力復興上海話,看他們的困難和唏噓,我們如果不建立民族,香港未來再繁榮,也只是被竊據的寄居蟹。

這是香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的史詩,香港是你的家,還是你的辦公室?是你的家,還是一個因爲有利可圖而住在此處的宿舍?


Share This:
  •  
  • 9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