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日凌晨金鐘見聞記(文:Eric Chow)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返到宜蘭終於訓醒可以記低尋日凌晨現場所見。

遊行完飲飲食食後,12點幾見到messages後就決定搭地鐵過返金鐘,出站前戴好cap帽口罩(好似話係鬼嘅象徵),上到去已經知道人太少,超多差人,等被清場,眼見全部留守嘅都係細路,無大人,一個都見唔到,即時覺得好sad,大人應該係好proud覺得自己辛苦咗一日返咗屋企,身邊一對年輕男女話唔明點解一百萬人出來行,又係行完就走,我早些時候聽住民陣大台時宣布結束,只係提供埋義務律師電話號碼,然後提醒大家可以行去中環站搭地鐵無咁逼人,嗰時我都好唔明。

當時諗住留低,有咩事至少多個證人(畢竟我被退休前都係一個好專業嘅證人),我一直嚮橋上(一把年紀邊有本事去衝呀),好快見到下面防暴隊列好隊,又一次見到速龍出現(今次我唔驚你啦!),準備好清公民廣場外乖乖坐定定嘅眾志,佢地商量緊希望大家一齊撤,未等到結果橋上就先開始清場,好明顯係唔想有人睇住下面點清場。橋上衝過來嘅防暴隊嚇人聲勢就預咗,不過至少有兩個差人亂叫到完全失控嘅樣,真心覺得佢地似啪咗藥,好快就兩頭被包圍,安全起見先send咗身份證號碼俾朋友,一路被趕離開時都有幾個黑衣人(好似被認定係搞事者)睇住大家一齊慢慢安全撤離,行最後有一班嚮扶手梯上同差人繼續對罵,但下面已有另一隊差人恭候,即係俾你走,如果唔走就拉,咁咪嗌上面嘅走啦,行前面嘅突然尖叫,本能地跑去前面睇下咩事,差人大喝唔好郁,又鬧我前面嗰個仲咩帶口罩,跟住又話全部攞哂身份證出來,我心諗,我嚮金鐘天橋上行來行去,你駛唔駛咁兇呀?好彩香港台灣無引渡。

後來嗰幾個黑衣「鬼」向告士打道走,我上咗my favorite紅色的小巴去旺角,經過告士打道時睇到細路搬緊水馬封路,返到屋企睇直播舊灣仔警署嗰班細路逐個被抄牌,之後會等被捕,又多幾十個criminals。

我見到嘅只係一班唔咁心嘅細路,好多係斯斯文文細路女,除咗口罩,無裝備,加埋幾個大幾歲嘅黑衣「鬼」,全部無衝。

到而家,都係好9sad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