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瀟灑走一回,楚雖三戶可亡秦(文:Sam哥)

Share This:
  •  
  • 115
  •  
  •  
  •  
  •  
  •  
  •  
  •  
  •  
  •  
  •  
  •  
  •  

親愛的Joel哥:

  收到你的信令我百感交集,在短短的人生歲月裡,生離死別雖然是必經之路,當發生在自己的親人身上時,才能體會況味。望兄你能從中跳脫出來,頓悟人生苦短,去做你說的:「不要再錯過為理想和價值而活的充實人生」;「生亦何懼,義之所至,雖千萬人吾往矣」;「只要行正路,為義受逼迫,死後也必得到上主的憐愛,得享榮耀的冠冕,與世上的哲人和賢士、義士和勇者同行,誠心所願。」所言甚是,弟有共鳴,與兄你共勉之,人生瀟灑走一回。

  你的眼疾至今未癒,甚為擔心。我家庭醫生好友的兒子是眼科教授醫生,我的白內障都係他做手術醫好,至今約二年,眼晴看事物仍是雪亮。我有他的名片,也可以找我家人聯絡。兄務必要去就醫。

  三月廿五日高院的判決除了隊長較為悲觀(祈願更多的人寫求情信給隊長),林傲軒、李諾文再次在高院被判無罪釋放,港共再也不能再控告兩位義士了,真正自由了,可喜可賀!

  天琦及光明二位也可在下次上訴引用此次案例,希望成功推翻上次的判決,若能夠推翻的話影響深遠,對之前及之後被判同樣罪名的義士是好鼓舞的。

  港共傀儡政權對義士的逼害,已種下仇恨的種子,今天欠下的,將來終有一日會遭討回!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總編輯聯絡到我,在三月四日收到的稿,小弟吃了一驚,我的文字如何得登大雅之堂?起初我都想拒之,但念及同學的熱誠及對本土的支持,硬著頭皮我手寫我心,文字不成章法也算了。上次移居美國的好友探監問我的問題而藉著這次機會回答,希望文字見報不致獻醜就好(請兄將那期學苑較核心的文章編印寄給我)。

  W女士一路走來都對隊長不離不棄,這點有目共睹,無論誰能夠幫到義士我都贊許,她亦承受了不少的攻訐及責難,就算唔同意她個人言行,縱有百般不是,也不能抹殺她幫助隊長,在這件事做對了。希望各位同道各有各做,真的拿出誠心去幫助各在獄義士,不要浪費時間在攻擊同路人上去奪取光環,真心要幫助人就不要計較有無光環,對於「星火」一路以來對小弟的支持,我是感謝的,除了我,仲有好多年輕的在獄義士,佢哋都有照顧,我尚幸得許多好友,家人的關心,每個月探期人數滿滿。至於日用品之前家人及星火都有份入滿了,不需要補充了,希望星火有更多的資源及人手去照顧年青的獄中抗爭義者。同道對我的關心支持小弟一一銘記在心,在此謝了。有啲人畀我block咗,免除事端再生,請諒。

  我極望出來後能夠與大家暢聚見面,唔希望我將來出來後見唔到你哋任何一位,在此請你代我呼籲同道排除異見,不要互相攻擊,將精神用在支持在囚義士身上,才是正道,是嗎?

  本土新聞能夠辛苦經營撐到今天五周年,也是可賀。兄在本業學務繁重,家事要傷神處理,身體欠佳下仍然願費神去籌辦本土新聞五周年晚宴,小弟極贊成,可以為本土打氣外,也望到會的同道大破慳囊、捐多啲錢去為上訴也有困難的義士。小弟會托家人買席券,人未能到,卻可讓出來給各位好友競投,不知可行否?

  祝賀本土新聞能夠繼往開來,堅持本土精神,無畏無懼,十五年後、廿五年後大家都可同在。

弟Sam 31-3-2019晚


Share This:
  •  
  • 115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