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黃台仰李東昇現在都有一街攀親帶故的傻人(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黃台仰李東昇提供照片,來自AFP法新社

黃台仰和李東昇得到德國難民庇護,突然很多人撲出來攀親帶故,將二人殺出的流亡之路,說成好像自己有份。例如陳云根,自稱一早就指出尋求外國政治庇護,因此黃李二人的行動證明「老師又中」。陳云根愛好幾面立場全買,自然不用提;當時他的紙上談兵,是叫受害者走入大使館求尋求庇護 [1],然後幻想「法庭會徵詢政府意見擱置政治審訊」。

黃李二人如果真是貿然走入大使館,不知會落得如何下場。事實是,黃李二人能夠流亡到德國,是因為他們在受審之前,認識了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世維會)的人,由後者幫忙搭線,一同接見官員,取得資格才會如此順利,可以曝光的報道詳見此

如果不是黃李二人有直通的海外聯繫,恐怕德國這道窗現在也不會為他們而開。如果聽信局外人的侃侃而談、或者聽任既有民運系統指揮,今日二人的情況可能會更壞。黃台仰報讀哥廷根大學的課程,也被陳云根單向演繹為「向陳雲致敬」,那中間的關係,就是那個經典的比喻:太平洋淹死一隻老母雞,上海人吃黃浦江的自來水,自稱是喝到雞湯。不如轉行做諧星?

說回咸豐年間的事,當年陳云根低票輸掉選舉之後,發起所謂清算,說要「盡一切力量」撲滅青年新政和本民前 [2],選舉前後,百般羞辱打壓,多難聽多無關政見的話都說過了。到別人資格確認,又忍不住出來往自己臉上沾光,是有多弱勢才會餓狗搶屎?你明明點了一條黑路,現在人家走另一條路成功了,你還意思話自己「又中」?先講就當自己立於不敗之地,那香港有一天實行民主制度,有功的是否司徒華甚至孫文?

個別對申請庇護一無所知的網民,又跟著這些誤人誤己的人自我感覺良好,自認先知,現在認屎認屁的他們,一路上有幫過手嗎?不是說「本民青」是比起泛民左膠中共要更快消滅的敵人嗎?不是日日叫人黃瓦全的嗎?現在他們在德國死不去,你們不反省自己剿匪不力,還當是自己的勝利,真是所謂「達克效應」,一種心理上的「認知偏差」,通俗講法就是庸人會因為欠缺自知之明,而感覺特別良好。不如話德國人睇左你面書,就給予政治庇護啦,反正都會有人認真和相信~~

Claim不屬於自己的Victory,還有其他界別。例如黎則奮,也是一路走來壞話說盡,然後問「狹隘的本土主義者最終由被視為左膠的大愛人權國家打救,誰對誰錯,事實不是已經淸楚説明了嗎?」[3] 這卻又是另一種「喝到了雞湯」,只是變了跟德國攀親帶故而已。

德國收容政治難民,跟黎則奮有甚麼關係?黎則奮跟德國有甚麼相同點或者關連?德國是因為認同黎則奮的政治理念,或者聽到任何求情而收容黃李二人?若果不是,黎則奮今日在鬆毛鬆翼,不也是跟他自己也看不起的陳云根同類?

一路以來你們在輿論上如何攻擊這些人?德國慷自己之慨,這些人卻拿來自己高興。是有多小的格局,才會在香港越來越水深火熱的關頭,仍在爭勝搶功,執著要證明自己?現在一班人是為自己平反是嗎?我自己就沒為他們做到過甚麼,所以對這類消息只有祝福、慶幸。別人的人生,不是為了證明你一時的論點有多麼正確。如果你這樣想,你只是怨靈罷了。

戾橫折曲到了最後,就窮得只剩下「我睇通世事」的逞強?如果陳云根睇通了,為甚麼睇不通自己只會拿到23,635票,低票落選而懸崖立馬?你覺得自己輸了很多?別人比你輸得更多,在獄中、在海外,都沒有化成厲鬼。

講甚麼普世價值?「物傷其類」此一基本人情都沒有。妒忌這人類劣根性卻份量很足。還有很多所謂的深黃絲到今天仍在胡言亂語,揶揄黃李二人甩難上岸——人生或處境要有多可悲的人,才會對兩個身無長物、被迫流亡海外的年輕人恨得牙癢?

難道他們在德國能夠享受人生?為甚麼沒人談他們躲藏在難民營,每日患得患失,不知道資格是否獲批,否則就要繼續亡命是怎樣過?然後一班仍在過著好生活,歲月靜好的人在議論誰走誰留,只是站著說話不腰痛;一路上以打擊他們為樂、講「要留港承擔」的人,為甚麼還會好意思現時撲出來為自己平反?

這裡就是太多在重要關頭,仍然只顧為自己申冤的人。李黃二人已輸掉一切,對你們有甚麼威脅?你們在不滿甚麼?中共陣營現時是吳秋北工聯會之流公開對此事憤憤不平,你們看看自己。

注釋:
[1] 即時新聞:香港帝國臨時大總統陳雲就旺角騷亂判決於面書發表全國性講話。

[2] 盡一切力量,撲滅青年新政

[3]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vocus方格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