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使用配圖=假新聞?(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一名哈薩克公民記者Erkin Azat最近在網上發表的報道,引起哄動。他披露,集中營裡的漂亮女人會被官員強姦、維族夫婦被分隔「變相絕育」,還有殺嬰。伊寧一個叫做古麗木的護士說,超生的維族嬰兒會被浸死,「在水桶里挣扎活命了3天,3天之后才死的」,極為駭人聽聞。楊政賢先生卻為此寫了一篇文,他指這篇報道使用舊配圖,圖片不是新疆拍攝所得,所以「懷疑」這是假新聞;他說,這一點點的「假」,就足以摧毀所有人的信用,甚至會被新華社和人民日報說成「反中勢力用假相片來誣衊中國」。

undefined

後來Erkin Azat本人竟然在文章下面回應,表示圖片只是「配圖」,並且再三表示嬰兒在水桶中三天之後死亡,是受訪者反覆說了三次的答案。

我認為有提防假新聞的意識很好,但為甚麼事涉維吾爾集中營的事情,才突然警覺呢?或者發揮的時候,要用這一單呢?或者發揮的時候,一下就要極端到用「假新聞」一詞?

我沒有進過新疆、也不認識這位Erkin Azat,他的報道是真是假,我跟其他網民一樣,不能完全肯定。但新聞使用「配圖」,其實很常見,而集中營之類的地方,要拍照不會很容易。很多大報在引述新疆消息的時候,用來用去都是那幾張 (下表),我相信在公民社會有好一段日子的楊先生,絕對不會不知道。「待驗證」和「假新聞」之間還有一大段距離,應該不難理解,除非故意不理解。

常用的例如這張

一篇報道,如果只是用了其他事件的配圖,而被扣上「假新聞」的帽子,那也是一種假新聞操作。如果Erkin Azat的報道是誇大的、誣衊了新疆當局,我會很高興,因為至少那些水桶浸死嬰兒的事情不是真。

但楊先生「懷疑是假新聞」的理據,就只是那張圖片,那背後的心思我沒閒心管,但這操作是不對的。如果Erkin Azat不是老作,而是真的千辛萬苦進入新疆與當地人進行訪談,他冒的極大風險和成果,就這樣被楊先生一句「這會否是假新聞呢」打消,以後的報道都被人先入為主看作假新聞,不太公義吧?

當然任何人都可以品評,Erkin Azat係邊撚個,我唔識你喎,你篇野又唔係大報出,又無圖,有甚麼公信力?但我只想問,如果他說的是真話呢?

那楊先生就是「噫,我中了」,抓著一個不公整的圖片問題,抵消整篇報道,藏起報道背後的血腥和殘暴。

楊先生的帖文,亦已實然有這個效果,有分享的人說「原來是假新聞」、「唉 我就被騙了,但新疆集中營應該還是存在吧?我可以相信我相信的嗎?擔心」、「china gov didnt do this , this is fake news . i hope malaysian include malay dont believe this news as well」,相片問題變成了否認新疆集中營的材料。

對新聞資訊不要「跟車太貼」是傳統智慧,但「假新聞」的標籤一下,將嬰兒和洗澡水一齊倒掉,用社運界的一句老話來說,就是共產黨最開心。我當然知道,不能用假新聞來反對政權,所以配圖的瑕疵,不能容忍,要率先拿出來大鞭特鞭;那麼用這種高標準來看,楊先生也沒有證據去否證Erkin Azat的報道屬於偽造,就下了「假新聞」的標籤,亦無異於發佈假新聞。

雖然楊先生的帖文很長,但歸結到最後,還是配圖問題一個論點而已,其餘只屬感嘆和「防治假新聞」的發揮。這種借題發揮,就像我說「大陽由東方升起」,你無法反駁這個自然現象的時候,你可以捉我將「太陽」寫成了「大陽」,但你沒有破解這個命題;

整個八九民運乃至六四事件,一定有學生和軍警衝突的,但武裝和人數皆不成比例,極少數的軍人受傷,不代表鎮壓有理,也不代表群眾運動就因一點「暴力」而失去合法性。親共派多年來在死亡人數上面鑽,捉小放大,楊生又何苦犯同樣的錯誤呢?

或許你會說,在政權面前我們要盡力完美無缺,不要給藉口對方,但這不是「藉口論」嗎?香港人不抗爭,不上街,不佔領,不抗爭,不給「藉口」中共,就會得到民主?現在是2019年,相信大家都知道,無論香港人如何循規蹈矩,還是不會得到他們應得的。中國沒有藉口和把柄,就會自己製造出來,和平「佔中」那班人不也是被判刑嗎?

正如中國現在否認新疆的所有事情,無論你的相片是現場拍攝,還是配圖,中國還是會一概否認,他否認從來就不用看甚麼配圖不配圖的小污點,外人爭著消毒整潔,不是為高牆添磚維穩了嗎?你有圖?他要否認也可以說是Photoshop的。

何況以常識來說,新疆集中營是存在的;女囚犯被強姦,在權力毫無制衡的情況下,自然亦可以想像;至於殺嬰雖然聽來駭人,但廣大的中國實行「計劃生育」,計生辦強行墮胎的事,不也一樣?在中國「內地」發生的,就不會發生在新疆那麼奇怪?

提防假新聞很重要,但變成了「不是完美無缺的新聞就是假新聞」,那是反過來取消新聞,以此標準來說,對楊先生來說,恐怕沒有甚麼不是假新聞。記者打錯字,我也可以祭出大義:「一篇新聞,它不需要全錯全假。但只要有一點點是假的,就足以摧毀那篇新聞本身、作者、媒體、以及分享者的所有信用……」,如果我是689,我就天天捉敵對傳媒的小錯處,然後說整份報紙是fake news,效果是一樣的。

我不願意聯想到,維吾爾被剝奪人權、殘忍對待,但因為涉及中共更討厭的分離主義,所以外界極為「小心」,再三確認,永遠在「確認消息」,與六四之類的問題可以打出愛國主義的招牌不一樣。但就算是如此,我也不覺問題很大,就算不談政治務實面,人的天性是親疏有別,先聲援幫助了自己的親戚,也是我們一直說的先後問題。但主動干預消息流出,那就不是好事。

正如楊先生說,中國有網軍操作,但網軍至少還能拿到錢,如果一片丹心呼籲警剔假新聞,反而成了五毛的材料,成了自乾五,那不是很可惜嗎?

當然我很希望新疆甚麼都沒發生,但如果那水桶裡真是有一個死嬰呢?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vocus方格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