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鐘(文:黃國桐律師)

Share This:
  •  
  • 19
  •  
  •  
  •  
  •  
  •  
  •  
  •  
  •  
  •  
  •  
  •  
  •  

pic via wikicommons;
User Alanmak on en.wikipedia – Originally from en.wikipedia

德國是大陸法系的俵俵者,坐龍頭之位。所有以大陸法系為主的國家,如台灣、日本和中共建政前的中國大陸,學法律的人,皆是留學德國。大陸法系的優點是成文法,律例法典化,法條精密,邏輯性強,學普通法的人常言: We can learn a lot from them 我們可以向他們(大陸法系)學很多法理。

普通法是不成文法,因應社會的變遷,法庭作出不同的判決,判例成為主要法源。法律的各種原則乃由社會的共識,常理(Common Sense)推演而成。內閣制或總統制的民主國家,議會所立之法亦必尊循民意,是故,法庭設有陪審團制度,被告是否有罪,由人民以常理去判斷,法庭只是在法律闡釋和構成犯罪要件作出指引,案件的事實判斷全由陪審團決定。

每年因政治、宗教和參與社會組織而被迫害的異見人仕,前往德國尋求政治庇護者眾多。德國乃歐洲理事會(Council of Europe)主要成員,對庇護個案是否具備可理性(Admissibility)至批准(Approval)的審查嚴謹。被香港政府以暴動罪和煽動暴動罪作起訴的黃台仰和同案因暴動和襲警罪被起訴的李東昇,雖由香港法庭頒發通緝令,但經德國政府審核後,獲政治庇護。這受理的結果,並非指香港法庭的審判不公平,因為這類案件的審理,法庭只提供指引,而案件的判決全由陪審團決定。反之,這事件反映出特區政府在個案和市民政治權利追求時,在政治層面的各種迫害和不公義的打壓。

1966年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ICCPR”),定下各種公民權利綱領。德國早於1968年簽署,1973年落實;台灣因政治關係未能簽署,但於2009年以國內法落實施行;而中國於1998年簽署,但迄今仍未落實。

基本法言明此公約在香港生效,但自97年特區政府成立以來,特首為主的特區政府班子,均由北京政府間接欽點。一些較敏感的政治議題,例如最近特區政府根據香港的社團條例取締本地社團,中央政府亦要特區政府書面解釋和報告。中央對特區政府在政治事件的訓示嚴謹,可見一斑。

在並非人民主權的香港,特區高官的權力來源皆來自中央,仰中央之鼻息,手握行政大權的特區政府,以不適當的罪名,拘捕和檢控爭取民主的人仕; 在初一事件所有被捕者,在拘捕時的罪名只是襲警和拒捕。翌日,當特首梁振英振臂高呼這是暴動事件後,所有控罪立即被換為 “暴動” 重罪;在審訊過程中,證供顯示,整件小販事件於當晚約十時四十分經已解決,場面回復平靜;但於一小時後因當局處理手法,爭擾再起。

本年三月的一宗高院審理的暴動案件,陪審團於退庭商議五日四夜後,以七對二大比數,裁定被控的三名年青人,無罪釋放。聞判後,年青人在庭上低頭飲泣,三年的煎熬,160日的審訊,終於得到公平裁決。律師團隊多人亦眼泛淚光,遙望陪審團成員魚貫離席。

行政權是一實質的公權力,擁有此權力的特區政府,其權力遠超出立法會或法庭的司法權;因為行政權是主動性,其他二者的權力多是被動性。議員在宣誓時的政治表態,特區政府乘虛而入,申請DQ多位高票當選的民選議員;更甚者,以政治審查方法,藉選舉主任之名,剝削港人的參選權,盡一切辦法將異己聲音,摒於制度門外;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邀異見人士辯論會,因而被拒簽証入境。以上這些行政權的濫用,令世上其他法治國側目,令人質疑香港還有多少法治,和公約保障下的公民權利,港人尚有多少!

國際社會對特區政府的濫權經已敲起警鐘,這警鐘亦象徵香港人權法治的喪鐘,特區高官們,你們真的以為隻手可以遮天嗎?


Share This:
  •  
  • 19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