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從來無輸過(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10
  •  
  •  
  •  
  •  
  •  
  •  
  •  
  •  
  •  
  •  
  •  
  •  

最近韓國瑜回應市議員的政治質詢時表示:中國5000年歷史,發生6000多次「內戰」,平均每年約1.3次,所以他支持「九二共識」,正是為了避免戰爭云云。這中國「5000年」,可天經地義了,我們在香港受教育,也如此聽。這是最早也最有效的國民教育。

在傳統教育,五千年是連續的。五千年人間熙來攘往,內裡是一以貫之的「一個道統」。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相繼不絕,好像同一班演員,演完《三國》就演《紅樓》,一齣一齣地演下去。

去年香港,曾有一本初中中史書的一頁曝光,有兩個人在討論岳飛是否「民族英雄」

正方說:「岳飛戰功卓著,多次打敗入侵的金兵,保衛了漢族大好河山,把他稱為『民族英雄』,真是實至名歸呢!」

反方說:「金國的女真族現在已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換言之,宋金戰爭不過是一場兄弟之戰,而不屬於民族戰爭。把岳飛視為『民族英雄』,當然並不恰當啊!」於是引起一些網民討論。

據說中國官方希望促進「中華民族」之間的民族和諧,對歷史很小心眼。例如岳飛是一個敏感人物,例如他們不主張用「滿清」這個字,因為太強調大清是滿人的。對他們來說,大清只是其中一個中國「朝代」,是「中國人」這個主體的其中一截。正方是傳統看法,「正統史觀」認宋多於認金:反方卻是具「現代」意味的修正主義看法。

而歷史修正派其實是常態。既然金人如今也被定義為「中國人」,強調宋的正統,卻不利「民族大團結」。對這本香港中史書,這還是一個開放答案的問題。但中國殖民政權遲早會動這一塊,將之修改為反方的立場。中共認為歷史「要為今我所用」,在這些節骨眼恐怕不會放過。

以國共都主張的大中國史觀來看,漢人和女真人都是中國人,則宋金之間的確是一場「內戰」。因為千里而來的蒙古人滅亡「中國人」政權之後,對南宋人而言應該是不共戴天的國仇家恨,但遺民不世襲,之後的人也將「大元」看成自己的祖宗,看它是一個「中國朝代」。魯迅對於「中國文化」裡面認賊作父的中心思想十分有心得,他說:

幼小時候,我知道中國在「盤古氏開闢天地」之後,有三皇五帝,…… 宋朝, 元朝,明朝,「我大清」。到二十歲,又聽說「我們」的成吉思汗征服歐洲,是「我們」最闊氣的時代。到二十五歲,才知道所謂這「我們」最闊氣的時代,其實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國,我們做了奴才。

直到今年(1934年)八月裡,因為要查一點故事,翻了三部蒙古史,這才明白蒙古人的征服「斡羅思」,侵入匈、奧,還在征服全中國之前,那時的成吉思還不是我們的汗,倒是俄人被奴的資格比我們老,應該他們說「我們的成吉思汗征服中國,是我們最闊氣的時代」的。我久不看現行的歷史教科書了,不知道裡面怎麼說;但在報章雜誌上,卻有時還看見以成吉思汗自豪的文章。事情早已過去,原沒有什麼大關係,但也許正有著大關係,而且無論如何,總是說些真實的好。

魯迅是大清之後的人,他對這種事特別敏感。中國的帝國歷史學,除漢人之外,還有五個族,「匈奴、鮮卑、羯、羌、氐」,後來他們殺入去中國,不成功的,在外面被檔住,或之後被逐山出去,那是大振了大漢的聲威;如果成功,則是天命轉移,實現天下一家,之後還要補上「外族被中華文化漢化,成為中華民族一份子」的PG家長指引。

蒙古是個大問題,因為那代表中國本部的全滅,但後面的人還是毫無障礙地認同了征服者。那麼這中國五千年,會不會只是由不斷地認賊作父所組成呢?他們說,5000年 (或可考的2、3000年)這麼長,中國很值得我們驕傲,這其中似乎有一種強大的生命力。但反過來說,那是不是意味著這文化下的人,格外有服從征服者和做奴才的藝術?

因為你看小儒的歷史觀、那些正統朝代的串連,你會發現「正統」都是用來騙人,說穿了,是勝者為王。得君行道的知識份子,在勝負分曉的事後,給王者戴上歷史的冠冕。

只要打贏了,勝者反成為中國的一部份。所以你千萬不能打中國,因為打輸了,你是輸;你打贏了,征服了他們,奴役了他們,卻會被說成「你也是中國人」,會有很多人認你做爺。這是中國文化最可怕的地方。

也是魯迅,他這樣寫「阿Q精神」:

(阿Q)被人揪住黃辮子,在壁上碰了四五個響頭,閒人這纔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阿Q站了一刻,心裏想,「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於是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

……但雖然是蟲豸,閒人也並不放,仍舊在就近什麼地方給他碰了五六個響頭,這纔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以為阿Q這回可遭了瘟。然而不到十秒鐘,阿Q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覺得他是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除了「自輕自賤」不算外,餘下的就是「第一個」。狀元不也是「第一個」麽?「你算是什麼東西」呢!?

在這種邏輯下,其實中國從來沒有打輸過,有也是打內戰,從沒有被「外族」滅亡過。莫說是鮮卑、蒙古、女真,日本人打贏了,也會成了中國。「中國」是一個那麼容易轉動的概念,而不是實體;天下有一個中心,但這個中心在哪裡都可以,所以誰人都可以爭。遠至中國本土以外的日本,其實都爭過。直至崇拜強者的他們發現,原來更強的秩序中心在海外,才稍為放開了對中國的執迷。

如果這片大陸每年都爆發1.3次戰爭,那麼是不是反向證實了古中國文化的「開放性」,例如講究文化/文明、「國家主義」淡薄、有天下一家的情懷,其實隱藏著大殺戮的種子?

當然另一個更務實的問題是,韓提供的數據說明了,中國是一個年年家暴的地方,跟一個這樣的文明區域一家親,一定得很有冒險家的精神。


Share This:
  •  
  • 10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