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老子的家(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OK圖片是來自《全職獵人》,不是老子)

世界上很多事,是零和遊戲,要麼跟著指揮捧起舞,要麼「恥與為伍」割席。大天朝之下的文人要反抗,也只是做學術和文章,但也會有後果。

中國有個85歲黨校前教授尹振環被封殺,「當局」說,老教授寫的《西漢竹書老子注釋評介今譯——老子向君上的建言》有「嚴重政治問題」,認為他借學術研究借故諷今,影射「今上」。

作品的目錄有包括「治大國忌折騰」、「事事親躬的君王必敗」、「國君要知道自己的無能」等等,據說「無為而治」這個中學生都知道的道家思想,也受到狙擊。

《傳道書》說,日光之下無新事,大天朝之下也是如此,充滿了腹誹和心謗,就是說你嘴裡沒有說出口,但在腹中和心裡誹議皇帝。可是一個老學人,特別是中國的,對於時局不吐不快,就通常是通過學術來婉轉表達,對他們來說可能已經覺得自己為皇帝當局留了情面,可是惱羞成怒只是尋常的帝國風景,你以為真的有言論自由啊?

以我們對老子思想的顯淺理解,其實尹教授真是躺著也中槍,他看來只是忠實呈現老子的政治思想,即「唔好搞咁多野」,不要故意去做,事情就會順。

老子說「絕聖棄義」:很多人說道德大義,是是非非,其實他們都是打著大義的名份去謀自己的私利,只要聖義不存在,世界就很少很多招搖撞騙的人。例如「無為而治」,這個也影響到大亂之後的漢初,陸賈寫《新語》檢討秦的過失,是這樣說:「……事逾煩天下逾亂,法逾滋而天下逾熾,兵馬益設而敵人逾多」,問題是自己創造的。政治上老子從來主張政府不要干預太多,人事越多,就離原始越遠,問題就越難治理。

二三千年來流傳的《道德經》都是這樣說,久不久就給拿出來用,因為有時大亂過後,帝國政府就推廣「休養生息」。現在不只掃低尹振環,也是說公元前600年前的老子對習近平「穿越評論」,成何體統。中國主張「大有為」,就容不了虛靜派的古人言?

其實是否不只要滅了尹振環,還要滅了老子及其異端邪說?雖然說《道德經》16世紀就已經到了歐洲,據說現在的普及程度可以媲美《聖經》,那麼中國就滅了老子學派吧,它也會在整個世界活得好好的。就好像中國佔了西藏,毀了很多僧寺,但藏傳佛教還是傳出去,現在白人世界覺得好殊勝。寶藏在哪裡出來是分不了勝負,誰人用得青出於藍才是重點。

那掃低了85歲的老人又有甚麼用?你掃不低道家學派。依此標準,全世界的《道德經》都在誹謗中國的向外擴張的爭霸國策,老子學派是天然的反帝國學說,它總是站在帝國和極權的對立面,是先秦諸子反帝國技藝的旗艦。「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不是說天地真是「不仁」,而是說在天底下,萬物和所有人都是一樣,所以「聖王之治」就無從說起,將相亦無種,統治者也是。

他從根本否定了周以前君權神授的政治慣性,也否定了繼起學者的幻想:他們覺得提倡仁義禮智的「聖人」出世,就可以「興滅繼絕」。老子就是指出,這些仁義禮智的旗幟和政治合法性的迷信,就是戰爭和大家受壓迫的來源。

當然,法家受到道家啟發,前者吸收了虛靜、自然、「無」先於「有」的這些原理,應用於權術。例如君主要隱藏自己的真正心意、要操控人心、散播恐懼、要超然於群臣,轉折出一套極為黑暗的學問。中國的統治階級,無論是拜聖王、孔子還是毛澤東,內裡都是這一派,但那是另一個故事。至少,現在中國的教道不也奉老子,奉《道德經》嗎,那都應該要抄家吧?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vocus方格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