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美左膠霸權比較–霍士主播卡爾信《一船蠢人》書評(文:曾焯文)A Comparison of US & HK Libtard Hegemony — On Tucker Carlson’s A Ship of Fools (Chapman Chen from Local Press)

Share This:
  •  
  • 47
  •  
  •  
  •  
  •  
  •  
  •  
  •  
  •  
  •  
  •  
  •  
  •  

撮要:德嘉.卡爾信Tucker Carlson(一九六九生),美國保守派政治評論家,霍士新聞主播。月前出版大作 《一船蠢人》(A Ship of Fools),踢爆真正控制美國以至全球的乃跨國IT大財團,如面書谷歌微軟,其贊助民主黨及左膠,以反種族歧視、性別政治等名義,排除異己,壓制言論自由;主張消融邊界,包容非法入境者,志在其選票,及廉價勞工。結果,貧者愈貧,富者愈富,金融業一枝獨秀,製造業衰落,主流基督教語言文化,受到嚴重威脅。卡爾信強調文化應兼容多元,但失去主流,就國不成國,家不成家矣。按:香港政府建制派及左膠政客團體,同樣歡迎中國新殖民、自由行來港搶奶粉、搶公屋、醫院床位、交通工具、學位、炒樓炒地皮、引致工農業沒落,金融地產獨盛,貧無立錐之地,通街普通話、殘體字。反對者就會被冠上法西斯種族歧視之污名。卡爾信慨嘆:「國家可以捱過戰飢荒瘟疫,但不能忍受蔑視自己國民的領袖。」選民於是用選票懲罰左膠政客,選出強人特朗普做總統。特朗普雖然粗豪不羈,但至少肯聽民意。按:香港泛民離地,港人乃選出本土派議員,並嘗試勇武抗爭,可惜美國係主權國家,而香港係小城,被極權大國殘酷殖民,義士紛紛入獄。

正文: 

「源頭減人」起圍牆不道德?

美國民主黨同左膠譴責邊境起圍牆不道德。按:香港民主黨,尤其李柱銘就反對「源頭減人」, 倡泛民爭新移民選票。香港公民黨及左膠團體人士,包括社協施麗珊、何喜華、蔡耀昌,就幫雙飛人打官司,爭得居港權(二零零一年莊豐源案);又幫來港新移民一到埗就可取全盤香港社會福利,包括公屋醫療等等(二零一三年孔允明案)。近來有立法會議員及前線醫生提出取回單程證審批權,左膠團體例如社協、天主教正義聯盟,政黨如社民連,就老屈倡議者歧視新移民,要求立法懲罰,而平機會主席陳章明都贊成立法,當鬧不文明的大陸人係種族歧視。

文化應多元,但去主流,就國不成國

卡爾信強調文化應該兼容多元,但失去主流文化語言、種族宗教歷史、就國不成國,家不成家矣。例如美國加州、芝加哥、紐約等省市,庇護非法入境者,隨地針筒屎尿,盜賊如毛,經濟下滑,民怨沸騰。又好多城市週街都聽到西班牙話懷疑是否身處美國,例如賓州克氏力頓市Hazleton,居民五成來自南美洲,少過人家中講英文。一七年三個來自印度的回教新移民,在密芝根州六間診所幫人做陰唇切除手術,超過百名女仔受害,然後方被捕。一八年,美國民主黨Rashida Tlaib,伊斯蘭新移民之女, 當選眾議院議員,宣誓時手按可蘭經,而非聖經,然後揮舞巴勒斯坦旗,誓要打倒美國親密戰友以色列。

按:同樣,中國來港新移民、自由行,隨地大小便,大媽市中心亂唱亂跳,令市容受損;通街普通話、殘體字,七成小學、四成中學普教中,蠶食香港主流文化, 即百越嶺南、中原傳統、西洋典章三合一。

IT大財團控制傳媒,為虎作倀,排除異己

卡爾信踢爆資訊科技大財團控制傳媒,為虎作倀,排除異己;谷歌、蘋果、面書、微軟、亞馬遜等資訊科技跨國大財團,權傾天下,捐畀希拉莉 的錢多過捐畀特朗普六十倍。例如華盛頓郵報幕後老闆係亞馬遜,日日唱衰特朗普;又譬如谷歌發展軟件蜻蜓,幫中國審查敏感言論,甚至緝拿異見人士(Infowars總裁Alex Jones曾面斥谷歌Sundar Pichai 媚共);又譬如面書,每每封鎖撐特朗普群組,並為打入中國市場而刪去批評中共貼文。

偽左翼壓制言論自由

卡爾信持平,並不偏幫共和黨,慨嘆舊時左翼以及民主黨反建制,反資本主義剝削勞工,但如今民主黨同共和黨的商家無甚分別。成功商人同「進步」派(progressive)政客,界線越來越模糊。主要分別在於民主黨成日講身份政治、資助墮胎、抽象環保等議題;偽左翼利用反種族歧視、男女平權等名義,排除異己,壓制言論自由,有違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一條。例如:右翼作家Milo Yiannopoulos 一七年冬,前往柏克萊大學演講,市長Jesse Arreguin 表明「我們社區不歡迎仇恨言論」。當日,偽左翼學生縱火掟石,刑事毀壞公物,毆打傷人,Yiannopoulos倉皇逃命,而當地警察奉市長之命,袖手旁觀。又如一七年八月,谷歌軟件工程師占士戴摩爾James Damore 飛往中國途中,在張紙上寫下「平均男女生理分別不少,這些分別並非社會所建構」,紙條意外曝光,結果谷歌副主席指責戴摩爾對性別假設不正確,傳媒紛紛形容戴摩爾性別歧視,有違多元共融。不數日,戴摩爾即遭辭退。此不啻西方文字獄,戴摩爾有似中共治下思想犯。

U No Gun!

美國偽左翼威權階級,除了在社會媒體羞辱異見人士,公開抹殺異見聲音,打爛異見人士飯碗 ,藉此恐嚇他們;更藉詞藏槍危害治安,主張實施槍械管制,違反憲法第二修正案,防止民眾反抗暴政。

按:美國民主黨要繳平民的槍械。香港泛民則譴責二零一六年旺角年初一警民衝突案 反抗黑警的義士為暴徒。事緣港共政權 DQ獨派本土派議員,以言入罪,禁制香港民族黨,濫捕濫告重判示威者,激出魚蛋革命些少勇武抗爭,然即遭嚴厲鎮壓,香港人好難反抗,皆因u no gun, 連兒童藏玩具槍都要拉要鎖。

港美離地階層

不但希拉利同民主黨欺侮平民,就連布殊家族及其金主,成個共和黨領導層,對沖基金、經理傳媒大亨、企業總裁、荷里活製片、智囊天才,以至所有跨國大鱷,全部一擔擔。統治階層,彷如私家證券公司,當美國係過時工業中心,予取予攜,他們離岸存款,家藏外國護照,美國出事,就鬆人,不會與本土共存亡。香港離地中產,多持英美澳加護照,回來賣港搵著數,香港沉淪,就返去外國,退休儃(音歎)世界。

選民用選票罰左膠政客

卡爾信語重心長道:「國家可以捱過戰飢荒瘟疫,但不能忍受蔑視自己國民的領袖。」美國領袖以為中產國民的憂慮迷信落後,想用新移民代之。選民於是用選票懲罰左膠政客,選出強人特朗普做總統。特朗普雖然粗豪不羈,但至少不會將利率降到零,不會開放邊界,引狼入室,不會任由製造業崩潰,中下階層衰亡。最重要者,特朗普肯聽民意,而其他揸拂(音fit)人不會。

按:另一方面,一六年香港本土派梁頌恆、遊蕙禎當選立會議員;民陣七一大遊行,人數逐年遞減;一八年九西補選,泛民參選人李卓人及馮檢基,由於失去本土派選票六萬,而落敗,在在顯示民心的背向,香港人並無放棄香港,只係放棄泛民。

特朗普危及大鱷利益故遭厚誣

卡爾信指出:特朗普危及民主黨及共和黨大鱷利益,所以一贏到初選,共和黨領袖就想推倒之。特朗普競選期間、當選之後,左膠政客、危左翼學生教授,不斷抹黑其通俄叛國、強姦女人、侮辱女性、歧視黑人、針對同志,係法西斯希特拉,其實全部查無實據。事實係特朗普上台後,內閣請女員工多過歷屆總統,創造新職位 五百萬,失業率,尤其有色人種及女性,跌到有史以來最低。按:國際方面,同多國達成有利美國的貿易協議,尤其大加中國關稅,不再被中國搵笨。

卡爾信明言,民主社會不可能長期維持不公現象,民眾會選出強人如特朗普,表達不滿。如果民意繼續受到漠視,國民選出的領袖就會越來越激,最後毀滅統治階層,消滅民主。在民主社會,沮喪的公民無需焚燒警局,衝擊巴士的監獄,皆因可以投票。一旦民眾相信投票無效,任何事都可能發生。要解決危機,就要聽取民意,照顧民生,還政於民;要挽救民主,就要實行民主!

按:香港同美國最大分別

然而,美國係主權國家,而香港係被極權大國殘酷殖民的小城。香港人本來只要求一國兩制,好似英治時期生活方式不變,但九七後中國博命侵蝕香港自治自由:肆意人大釋法;以金融地產霸權將香港樓價屋租推致全球首位,令貧無立錐之地;以公安惡法,濫捕濫告,重判政治異見人士;以普教中消滅香港粵語文化;夾硬取消民選議員資格;全面滲透香港各界,包括教育界、新聞界、政界、商界、宗教界;以紅線論壓抑香港言論結社新聞自由;以大白象工程,掠奪香港儲備;以跨境計劃模糊廣東邊界;剝奪香港雙普選權利;如此方令不少香港青年產生與中國切割的念頭,猶記兩個半世紀前,美國人受夠英國殖民壓迫,獨立建國。

(卡爾信曾在CNN,PBS和MSNBC主持黃金時段節目,並創辦Daily Caller。 現與妻子同四孩兒住在華盛頓特區。)


Share This:
  •  
  • 47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