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判了,然後呢?(文:無妄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of youtube clip

農曆新年前夕,美中貿易談判的華盛頓回合暫告一段落。事前各方對談判前景反應各異,多少可看出端倪。

美國談判團內溫和派如財政部長密努前(Steven Mnuchin)表示樂觀,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欬勞(Larry Kudlow)也示意和中國接觸進展良好

強硬派卻不作如是想。當前談判團主帥貿易代表黎海澤(Robert Lighthizer)未有直接表態,不過本年初北京副部長級會談結束後,由共和黨參議員透露玄機:肯定中方採購更多美國農產品的意願,然而就結構改革了無進展。悍將白宮工商顧問那法路(Peter Navarro)、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態度均相當謹慎,後者更直指兩國離達成真正解決問題的協議,路尚遙遠。

美國傳媒報道總統杜林普希望盡快訂定協議,但鷹派對撤銷關稅措施頗有保留;中國則上至官方、下至媒體輿論皆異常沉默,主因之一在將近談判之際,美國司法部聯同其他行政部門高調公告起訴華為與孟晚舟,且正式提出引渡後者。

面臨審時度世的重要關頭,貿易戰這套殘人損己的七傷拳,到底要立刻妥協,但求從速解決結束對峙形勢,抑或抱著寧為玉碎不作瓦存之念,為保國格尊嚴誓要奮戰到底?美國亮劍中國焉能示弱人前,可是自忖實力不足、經濟頹勢浮現,習近平陷入左支右絀的兩難。

中方主要建議除了增購農產品和能源,承諾讓更多美國資金參加中國製造及金融業以外,再送上一份見面禮:人行批准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P)進軍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開展債券評級業務, 距2018年5月標普宣布擬在中國設立子公司之後僅不到一年。但這種小恩小惠式的讓步,目前於美國政商界並沒引起太大波瀾,市場迴響也未見積極。

談判的「實質進展

這回合部長級談判歷時兩天,會後雙方赴白宮晉見杜林普,席間中方翻譯唸出習近平的信,寄望雙方各退一步持續磋商以達成初步協議。

撇除杜林普猶如「上司訓下屬」的格局遭陶傑譏諷、劉鶴在溝通其間因緊張過度出了說錯「Per Day」的洋相,大體還是交流了談判結果,且即場宣布隨後增購500萬噸大豆(翌日中國還真買了220萬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AEnK8PitpE

 

其後中國國務院發表聲明,官媒也透過微信公眾號釋出解讀。循中方提出的「三把尺子」思路,可察知其談判重心較諸純粹「爆買」稍有突破:

一、承諾增購美國,商品類型也比過往更為多元(「有力度地擴大自美農產品、能源產品、工業製成品、服務產品進口」)
二、放寬對美國企業的市場准入限制

不過總括而言,仍是由生意增量、弭平兩國貿易差距著手。美資公司藉中國銷售額及全球市場佔有率增長,從而提高利潤,幾乎無須觸及制度與國際政治關係的重大變更。

回頭看美方反應。根據白宮聲明,部長會談議程包括:

一、美國企業被迫向中國轉讓技術 (中方否認指控)

二、要求中國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需求與執行

三、美國企業於中國面臨大量關稅與非關稅壁壘

四、中國通過網絡盜竊損害美國商業財產

五、扭曲市場力量(包括政府資助國有企業)導致產能過剩

六、促請取消限制向中國銷售製造業、服務業和農業產品的關稅與市場壁壘

七、貨幣在美中貿易關係之作用 (中國長期控制匯率貶值人民幣刺激出口)

杜林普在Twitter如是說

黎海澤向杜林普匯報時稱,會談有「實質進展」(Substantial Progress),包括中方同意保障美方知識產權、中止強制企業向中方轉移技術換取進入市場之政策、訂立檢視機制以促進中方結構改革進程。

黎氏並無透露機制內容,但談判過程中彼此鮮有談到撤銷關稅,可以想見前文所述的關稅懲罰機制有望常態化。

對照美中兩國聲明,中方迴避了「國進民退」、政府針對特定行業扶植補貼、操控匯率等較根本的制度改革,往後有機會再深入詳談,在此不贅。另外,據美國商會代表轉述會談簡報內容,中國願改善巿場准入、保障知識產權,但在技術轉移、補貼國企問題上立場強硬,故雙方分歧甚鉅。

對談判有成頗感樂觀的杜林普,明言最終協議必須由自己與習近平面談後一錘定音,也示意3月1日的25%全面關稅限期不會動搖。有傳中方主動邀請他於海南商談,也有傳或趁2月27-28日越南峴港(Da Nang)的第二次美朝高峰會順勢舉行美中會談

然而事與願違。除了黎海澤、密努前下週到訪北京繼續部長級談判的行程確認外,杜習會尚未有具體時間表。更有消息指出,杜林普示意在關稅死線前舉行美中峰會的機會極低,一來白宮忙於準備更為重要的杜金會,二則美中達成新的完整貿易協議長路漫漫。

延續的部長級會議,短期內不見得能夠攻破中國的制度障礙(尤其國家補貼與國進民退等核心政策),而這也很大可能是3月以前最後一場談判,如無意外地中國承受美國全面關稅的日子,已經進入倒數階段。

2019年美國總統國情咨文

國情咨文的啟示

因邊境圍牆預算引發總統與眾議院政爭、聯邦政府局部停擺而一波三折的總統國情咨文,終於出爐。其中提到中國的數段,與經濟及軍事相關。是篇僅集中討論貿易談判,其餘暫且按下不表。

杜林普說:

We are now making it clear to China that after years of targeting our industries, and stealing our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 theft of American jobs and wealth has come to an end.

Therefore, we recently imposed tariffs on $250 billion of Chinese goods — and now our Treasury is receiving billions of dollars a month from a country that never gave us a dime. But I don’t blame China for taking advantage of us — I blame our leaders and representatives for allowing this travesty to happen. I have great respect for President Xi, and we are now working on a new trade deal with China. But it must include real, structural change to end unfair trade practices, reduce our chronic trade deficit, and protect American jobs.

雖然美媒廣泛報道杜林普亟欲達成美中貿易新協議,但國情咨文申明美國底線所在:必須終結針對美國企業、竊取知識產權、削弱美國就業及財富的狀況,而關稅就是反擊中國最有力的武器。

兩國的協議框架,必須包括實質、結構改變,以中止不公平貿易,減少貿易逆差,保障美國就業,換言之結構改革是中國無法逃避的議題。回應國情咨文,貿易代表署商務部對美中將來的貿易協定持同一口徑,主張參照《美墨加協議》(USMCA)框架,中國不太可能祇用增購商品免去自由貿易由商入政的變革。

有意思的是,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勢,得到跨黨共識。

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金融和銀行委員會資深參議員懷登(Ron Wyden)及布朗(Sherrod Brown)早前聯名致函鴿派密努前:提醒他身為財長,理應深刻瞭解中國巧取豪奪的貿易戰術(Rapacious Trade Tactics)衝擊美國經濟和就業,並呼籲他與中國官員談判之際務須立場堅定、作風進取,要求對方停止強制出讓技術、商業間諜活動及公然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等「掠奪式貿易行徑」(Abusive Practice)。

無獨有偶,發表國情咨文之前,貿易代表署向國會提交的最新報告,反映中國違反世貿組織(WTO)規則的斑斑劣跡,遭中方強烈否認,也是相當詳盡的重要參考。在美方步步進迫底下,中國大概無法速戰速決,惟有在重大關節上實行拖字訣,如此一來,顯然難逃以懲罰關稅與打擊匯率操控雙管齊下的禁制手段(欬勞所說的Unambitious Ways),未來出口美國將受到沉重打擊。

毫不意外地,中國商務部否認美國貿易代表處報告中的指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