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文明古國是真的嗎?——長隧道史觀於起點被科學瓦解(文:飛燕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有份創造「中國」及「中華民族」信仰的梁啓超曾說過:

「吾人所最慚愧者,莫如大陸無國名之一事。尋常通稱,或曰諸夏、或曰漢人、或曰唐人,皆朝名也;外人所稱,或曰震旦、或曰支那,皆非我所自命之名也。以夏漢唐等名吾史,則戾尊重國民之宗旨;以震旦、支那等名吾史,則失名從主人之公理。

且我中國疇昔豈嘗有國家哉?不過有朝廷耳。我黃帝子孫聚族而居,立於此地球之上者既數千年,而問其國之為何名?則無有也。夫所謂唐虞夏商周秦漢魏晉宋齊梁陳隋唐宋元明清者,則皆朝名耳。朝也者,一家之私產也;國也者,人民之公產也。…… 然則吾中國者,前此尚未出現於世界,而今乃始萌芽雲爾。」

即在他之前,無所謂「中國」、「中國人」,有的只是家天下,整個東亞大陸的人地物,盡是皇帝的私產。

但血統民族主義是潘朵拉盒子,梁啓超與革命黨人及中國歷史學者捏造「黃帝血統的中國人」,在如同放大器的無疆界大地上打開這個妖盒,必然以激烈極端告終。曾標榜建立新中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簡稱中共国),效法自北魏以來各皇朝的做法,利用「中國人」「復興」心切,以土地改革運動,及聲稱祛舊立新的文化大革命,把所謂「舊中國」「銀牙」一聲碰個粉碎的同時,將所有阻礙統治的地方勢力以極冷血殘忍的方式鏟除,及為奴役自以為可當家做主的農民鋪路。為了完成超英趕美的霸業,去年卻祭出舊中國的「中華民族」,企圖以此信仰統一戰線,壯大勢力。本來是用來推翻帝制的「中華民族」,如今卻被極權利用來清洗種族文化及侵略滲透全世界,何其諷刺!

在「中華民族」入憲之前,此信仰已不斷受有識之士的質疑及批評,最明顯莫過於滿蒙回藏苗越…… 等何來黃帝血統?但在現時的政治環境下,「中華民族」作為統戰思想實不容有失,中共国遂將「中華民族」的定義擴充以應對質疑,把過去五千年所有曾在東亞大陸上生活的人及其文化,統統被中華化;更有學者認為,五十萬年前的北京猿人也是中國人!

新清史學派旗手之一的歐立德以長隧道比喻此一史觀,即把大清帝國此一「帝國」投射到五千年前,形成連續不斷的歷史長廊,及將所有能令長廊——即五千年文明古國——崩潰的事實真相摒除在外。而本人則以「萬有中國論」稱之,只要稍讀過有關語理分析的書,當知「中華民族」必然是空廢離地,對之嗤之以鼻。但除語理邏輯外,考古學、遺傳系譜學及其他科學發現,亦正令此長隧道的起點崩塌。

地理學界[1] 曾分析格陵蘭冰芯、北半球冰川、海洋及泥炭沉積物等,發現大概在4200年前,整個歐亞大陸發生了一次跨越數個世紀的急劇降溫事件,持續的低溫及乾旱導致當時所有文明全部衰落,當中包括古希臘文明,尼羅河流域埃及文明,印度河流域古印度文明,美索不達米亞阿卡德文明;而在東亞大陸,百越人在江浙一帶的良渚文明,三苗在兩湖地區的石家河文化、山東海岱地區龍山文化、蒙古岱海地區的老虎山文化、甘青地區齊家文化亦在同一時段戛然而止,造成文明斷層。此發現令五千年文明古國,立減一千年。

該次氣候轉變,令整個歐亞大陸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綠洲變回沙漠,湖泊減少或乾涸,草原南移,居民由定居的農業變為遊牧,或被迫遷徙。印歐人就在此時,由德國北部和斯堪的納維亞南部,經過原俄羅斯南部、東南歐、那多理亞半島 (Anatolia,即突厥)、波斯、印度直到今日中共国的大西北。另外,遺傳系譜學亦發現,可能源自阿爾泰山脈、父系遺傳分子(Y-DNA)屬Q1a1單倍型類群的中北亞遊牧民族,至少在3000年前已在中原與東亞土著混居[2] 。可想而知,該次氣候轉變後,整個東亞大陸北部(長江流域以北),有大量外來各式人種遷入,而且遷入並沒有停止,反而在3000~2500年前這500年間不斷增加[3]

要特別留意的是,3800年前氣候開始回復正常,也大概是二里頭文化及殷商孕育之時。

中國歷史學者從考古學家發掘出來的文物,應可猜出當時歐亞各式人種與東亞土著雜處的情況,但為維持以長隧道史觀愚民,學者們若有意若無意忽略、甚至掩蓋此事實,綁架所有各式人種,與東亞土著籠統合稱為「中華民族」,及稱他們共同創造出來的文化為「華夏文化」,然後厚顏無恥地宣稱:「華夏文化」自發於五千年後的「中國」。

印歐人大遷徒,美索不達米亞及歐亞草原文化及技術,無可避免會隨他們以直接或啟發的方式進入東亞。二里頭及殷商的馬車便是一例。《中國史新論》的其中一位編者黃銘崇博士,就曾專文指出[4],由於後來被稱為中原的地區,並沒有適合馬匹生存的大草原,東亞大陸先天就沒有發明馬車的土壤,考古學家能從新石器時代到青銅時代早期之間的文明遺址挖掘出來的,一般都是牛羊豬鹿,馬是相當罕見的,更沒有如西亞與中亞草原找到的馬車演化證據。殷商的馬車,形態及駕駛者所用的器物,如獸首、鈴首或環首刀、劍、管銎鉞、車觿、車錐,修車的錛、鑿等,皆明顯由草原型馬車演化而來。

黃博士亦另文指出,青銅器作為殷商時代的標誌,其技術亦同樣是由草原傳入[5]。雖然當時鑄造青銅器的「塊範法」,與西亞的直接打擊及「失蠟法」有明顯分別,但歸納考古學家的發現,可清晰看到:

一、由神木石峁與襄汾陶寺的不斷嘗試複制由草原傳入的打擊銅器,到二里頭創造出「塊範法」的整個過程;

二、鑄銅技術是在草原由西向東傳播,包括安德洛諾沃文化(Andronovo culture,中亞-新疆)、天山北路文化(新疆)、四壩文化(河西走廊)、齊家文化(甘肅青海)、朱開溝文化(蒙古鄂爾多斯高原)、夏家店下層文化(遼寧西部、內蒙古東部、河北北部)等。當中新疆、甘肅、青海及鄂爾多斯,即今日中共国的大西北,發揮了技術中轉站的角色。

撰寫《夷夏先後說》的易華博士亦指出[6],東亞大陸從沒如西亞般,經歷過一個上千年的銅石並用演進過程,而無論紅銅冶煉、範鑄法、失蠟法,還是砷青銅、錫青銅、鉛青銅、錫鉛青銅,都是西亞早於東亞,因此中原不太可能是冶金術的發源地和冶煉中心。

饒宗頤則在其著作《符號‧初文與字母——漢字樹》中,認為埃及人可能在周初已與東亞大陸的人有接觸,然後絲絲入扣分析大西北發現的陶器上的符號(簡稱陶符),如何通過遠古歐亞貿易之路,與閃族字母及蘇美爾線型文字發生互相啟發的關係。漢字是「華夏文化」的主要載體,其前身陶符,及後來似是橫空出世的甲骨文,與歐亞草原的淵源同樣耐人尋味。

作為東亞大陸有文字紀錄的信史開端,殷商的起源一直是不解之謎。有中國歷史學者認為殷商源於二里頭,其一分支到今日河北河南交界的漳水,因古時漳、湯、商互通而得名。又有學者們根據古文獻,例如詩經中「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猜測殷商是拜鳥的東夷人(古時中原以東各種族的統稱),於是整個山東、渤海的不同地方,都曾被不同的學者認定是殷商發源地[7],當中最著名的例子,應是被譽為國學大師的王國維及著名考古學家張光直,根據《史記》、《左傳》,認定商的故地在商丘。

然而,考古學及遺傳系譜學的發現,卻越來越與中國歷史學者及民族主義者所主張的一套不咬弦。現時考古學家追蹤到最早的商文化遺址,是在接近河北中部,比商丘漳水都更北的邪台。將殷商多次遷都及其他相關遺址綜合起來,可見到殷商早期先向南發展,直抵長江,後期則折返北方,殷商大本營在那個方向,已不言而喻。

西周擊敗殷商後,本來想定都洛陽,但因陣腳未穩,擔心殷商殘餘勢力反撲,於是決定先定都在自己的大本營豐鎬,即今日的西安,在關中盤地進可攻退可守,亦同時籌備東遷洛陽。2004年,在洛陽不遠處的山西絳縣橫水鎮,發現不見載於古文獻的倗伯墓,檢驗墓中骸骨的遺傳基因,卻竟然是上面提及的Q1a1中北亞游牧民族[8]。西周要暫避的,是否就是倗國?而倗伯與殷商又是甚麼關係?

順帶一提,近日有研究認為,宋朝趙家的父系基因同樣是Q1a1單倍型類群,並非民族主義上腦的中國歷史學者所聲稱的今日北方漢族O3-M122,而今日流落在廣東姓趙的人,大有可能是數千年前倗伯的後代。

殷商因留下大量占卜用的甲骨文,成為他們存在的有力證據。而用龜甲占卜,暫時最早可追溯至鄂爾多斯的朱開溝文化。另外,殷商的好殺亦令人印象深刻,他們習慣將人牲的頭顱斬下來,考古學家甚至多次找到他們把頭顱放在鼎中煮。殷商人這種世界觀,卻與鄰近鄂爾多斯的神木石峁極其類似,挖掘該金字塔時,發現周圍埋下大量頭顱骨及無頭的骸骨。而這座400 公頃大的城市,比同時期在長江的良渚(300公頃)及中原的陶寺(280公頃)都要大一大截;鄰近盛產美玉的崑崙、阿爾泰及天山山脈,在城牆中嵌有玉器,其規模勢力之盛,一時無兩,亦可印證本文的說法,今日的大西北,才是遠古時東亞大陸北部的中心[9],只因氣候突變才會南移。

從上可見,考古學加上遺傳系譜學,令考古學家及人類學家可較以往利用「體質人類學」時,更準確看到文化的演變及人類的流動,更重要是,終可為深埋地下的文化找到主人。這種研究方法,在20多年前已開始流行,但為何殷商的主人,卻遲遲不能現身?

日前,「曾多年擔任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陽殷墟考古隊隊長」[10]的唐際根教授,終於透露他在1996年,曾安排加拿大 Lakehead University 的分子生物學和古人類研究的學者 El Moto 到安陽工作站,選取「黑河路」的殷商人骨標本,預備稍後合作檢測殷商人的遺傳基因,但在簽約前一刻,應中國科學院基因研究所的基因學家W和J要求,把該標本交了給她們。其後得出的檢測結果令人極之震撼 —— 殷商人的基因屬西亞人種,而此結果與之前日本學者所做的吻合。

唐際根教授亦試圖解釋他放棄公佈結果的原因,但難以令人信服,與他本應對學問鍥而不捨的學者身份格格不入,他亦沒解釋為何W及J同樣沒把結果公開。而真正原因,除了政治壓力,還有其他嗎?有關唐際根教授的澄清,我亦沒打算給出來源,反正必然會被和諧,讀者們能找到的話,便是有緣人。

滿清皇帝宣統溥儀,曾被認為是東亞大陸最後一位皇帝。但一百多年後的今日,有一位老人集軍政大權於一身,及重新確立終身制,已與皇帝無疑。數千年前,各式人種雜處,可想像孔孟出於政治現實,並不抗拒被異族統治,但卻被後來玩弄儒術的士大夫作為向侵略殖民者變節的藉口,其變臉之快,令古時日本人窿咀。歷史證明,只要一日有一班奴才學者,吹捧粉飾皇帝定下的一套意識形態,自由的國土變成產生皇帝的土壤,歷史循環便不會有打破的一日。聰明的你,願意被這套大中華思想愚弄嗎?願意成為野心家的政治燃料嗎?我希望讀者們看完本文後,可以清楚了解東亞大陸的本相,大中華並不存在,今日東亞大陸上的人,沒有黃帝血統更非同胞,然後作出明智決擇。

註:

[1] 〈全新世氣候事件及其對古文化發展的影響〉,吳文祥,葛全勝,《華夏考古》2005.3:60-67

[2] “Ancient DNA Evidence Reveals that the Y Chromosome Haplogroup Q1a1 Admixed into the Han Chinese 3,000 Years Ago”, Yong-bin Zhao, Ye Zhang, Hong-Jie Li, Ying-Qiu Cui, Hong Zhu and Hui Zhou,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Biology 26:813–821 (2014)

[3] 〈中國北方古代人群Y染色體遺傳多樣性研究〉,李紅杰,2012

[4] 〈商王武丁的「藍寶堅尼」〉,黃銘崇,2018

[5]來自草原的禮物(一)——東亞早期鑄銅技術的出現與形成〉,黃銘崇,2015

[6]青銅之路:上古西東文化交流概說〉,易華,2010

[7]商族起源研究綜述〉,朱彥民,2005

[8] 見註腳 2.

[9] “When peripheries were centres: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Shimao-centred polity in the loess highland, China”, Li Jaang, Zhouyong Sun, Jing Shao & Min Li, 2018

[10]殷墟:穿越三千年曆史的傳奇》,大公報,2018年10月31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