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之父宋皇昰昺?(文:香港新中史學社無名)


撮要:當日元兵攻陷臨安,宋度宗嫡子恭帝及當朝謝太后投降,但趙昰及趙昺在一眾大臣,宗室,包括「百官之長」尚書左,右丞相擁立下相繼稱帝及在香港建立「行朝」,又很難說他們完全無合法地位。反正就是皇位第一合法繼承人代表皇室投降了敵人,其他皇子不服,自行登基聚眾抵抗。如此說來,趙昰及趙昺小朝廷是否算是繼高登之後又在香港 「搞一個更高級別的獨立」呢?看來 「港獨之父」 恐怕不是梁振英而是要追溯到八百年前的宋端宗趙昰及少帝趙昺!這段歷史又該如何納入中共現在大力推行的「大一統史觀」呢?中共絕對不能容忍香港人大肆宣揚這些 「港獨歷史」, 因此便唯有好像現在這樣全部「差不多先生」地一堆塞進海上絲路的歷史裡。

正文:《東西匯流——十三世紀至十八世紀的海上絲綢之路展覽遊記》另一可笑之處在於那個好像附屬展一樣的“聖山遺跡”展。 #聖山 遺物其實只是佔整個展覽的一小部份, 而且博物館還要將聖山遺物展覽成好像海上絲路的一部份。很明顯, 博物館的意圖就是要將聖山遺跡編入 “#海上絲路”的一部份, 既可以淡化遺跡所帶出“抗蒙”的意識, 亦可以同時透過 “#中史教育”向香港的學生宣傳“#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份”這個歪理。

 

謊言說一千次便會變成真理

筆者經常告訴大家, “共產黨” 的洗腦教育其實是脫胎自 #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 的手法。 他認為“#謊言說一千次便會變成真理”。 因此當日納粹當局其中一個重點政策就是大量生產最精良的收音機,確保每個家庭都有最小一部, 然後由宣傳部集中火力每天透過收音機向德國人民灌輸納粹思想。 這套手法非常有效,長年累月的疲勞轟炸足以使最頑強的反對派都會投降。來到今天,香港人接收資訊的渠道當然已不只收音機,香港相對中國也算是比較開放因此 ”中共“也不可以好像當日納粹一樣關起門來向港人洗腦。但是 #戈培爾 的理念還是有其可取之處。 在 ”中共“而言, 它們只需要透過操控各種新聞媒介,教科書出版,乃至各博物館展覽不斷向香港人宣揚“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份”這個信息便大概也可以達成某程度的洗腦目的。因此當日撤回 ”國民教育科“是否代表中共會停止在香港執行 ”洗腦政策“ 呢?大家不要再天真了,洗腦教育只會化整為零,而且是會更無孔不入地滲透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海上絲路指鹿為馬

對付這種洗腦教育的辦法只有一個,每個負責任的家長都應該運用自己的常識及理性向自己的孩子分析他所接觸到的資訊, 只要大家講的是事實真相,孩子自然會懂得分別是非黑白。以這個展覽為例,稍有歷史常識都會知道將 #聖山遺跡 納入所謂 ”海上絲路“ 根本就是指鹿為馬。

所謂的聖山遺跡是如何得來呢?當日元兵攻陷臨安, 謝太后及恭帝投降蒙古,被俘至上都。但是宋度宗另一庶出之子益王趙昰及其異母弟廣王趙昺, 其母楊氏淑妃在其舅楊亮節以及一眾大臣包括 #文天祥, #陸秀夫,#陳宜中及 #張世傑 等護衛下出逃到 #福建, #趙昰 在當地登基稱帝, 改元景炎。 當時隨趙昰出逃的還有大批不甘降元的宋朝宗室及大概來自江南各地“勤皇”的二十萬士兵。元兵一路進迫福州,趙昰的小朝廷抵擋不住,唯有沿海岸南逃到廣州。 宋兵在廣州一面據險固守,一面派陳宜中南下意圖在海外重新立國, 可惜陳宜中叛變,帶領大批士兵一去不回。這時小朝廷在今天香港的 #九龍灣一帶建立了所謂的”行在”建制, 但是這個局面只維持了很短的時間, 不久元兵便攻到香港。 宋兵抵擋不住一路向西逃亡, 趙昰在今天大嶼山一帶意外溺斃, 據說後來葬在 #東涌 #黃龍坑。陸秀夫等大臣在#梅窩 擁立 #趙昺 繼位。 可惜這時宋朝已是日暮途窮,不久宋師在今天 #新會崖山 一帶對出海上全軍覆沒, 陸秀夫抱著少帝赴海自殺,宋朝遂亡。

聖山就是抗蒙遺跡

聖山遺跡就是小朝廷當日在香港活動時留下的遺跡, 此事最早在一零年代由南來香港的前清遺老 #賴際熙,#陳伯陶 等人詳細考証過,陳伯陶著有“#宋臺秋唱”記錄他的考察。 他們當時只是從文獻中考察 #宋皇臺 的歷史,未有任何考古發掘。據說陳伯陶也只是在當地撿到幾塊瓦片而已。但是在二零一二年因為要興建“#沙中線”的原故,在 #土瓜灣 一帶的施工地盤中竟然發掘出大量宋代遺物, 足以印證當日陳伯陶等人的考證 (可參考本社 #問誰聖山下點茶)。 由此可見, 聖山遺跡又怎麼可以算是甚麼 “海上絲路” 的一部份呢?聖山根本就是抗蒙遺跡!

港獨之父

何況如果非要將香港歷史併入 “海上絲路史” 的話,大家千萬不要忘記香港與宋朝的關係也從來不是一面倒的從屬關係。 筆者在<<#閹宦禍港記 之二>> 一文指出宋代香港土著便曾經因為倚仗香港的山川之險及物產之豐由 #高登 帶領聚眾反抗宋朝管治。 當時起義雖然失敗但不代表香港本地人真的心悅誠服接受宋朝管治呀!再說到聖山遺跡, 雖然當時宋度宗嫡子恭帝及當朝的謝太后都已投降元朝, 宋朝的所謂“法統”可說是已滅亡了。後來趙昰及趙昺都是度宗的庶子,他們的母親楊氏及俞氏都是側室,但是趙昰及趙昺在一眾大臣,宗室,包括“百官之長”尚書左,右丞相擁立下相繼稱帝及在香港建立“行朝”又很難說他們完全沒有合法地位。反正就是皇位第一合法繼承人代表皇室投降了敵人,其他皇子不服,自行登基聚眾抵抗。如此說來趙昰 及趙昺小朝廷是否算是繼高登之後又在香港 “搞一個更高級別的獨立” 呢?看來 “港獨之父” 恐怕不是梁振英而是要追溯到八百年前的宋端宗趙昰及少帝趙昺!這段歷史又該如何“納入” “中共”現在大力推行的 ”大一統史觀“ 呢?“中共” 絕對不能容忍香港人大肆宣揚這些 “港獨歷史”, 因此便唯有好像現在這樣全部 “差不多先生”地一堆塞進“海上絲路”的“歷史”裡。 這個陰謀其實非常小學雞, 完全經不起基本邏輯推敲, 大家只要仔細想一下便會弄清當中的來龍去脈,千萬不要中計了。
#差不多先生
#小學雞
#海上絲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