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擁護基本法」就做乜都得?(文:散彈一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youtube 大紀元

選舉主任袁嘉諾冇評論朱凱迪提出 DQ 違反《香港人權法案》嘅質疑,反而話佢迴避問題。

我唔熟書,已經唔記得公僕如果面對疑似違憲嘅法例,係有冇權唔跟法例去做。

不過可以肯定一點就係,「各處鄉村各處例」,喺歐美地方講「人權」係王牌嚟,但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呢類「咒語」就似乎失去魔力。喺香港「擁護基本法」先至係至高無上嘅魔咒。只要係為咗擁護《基本法》,法例可以廢除[1],人權可以無視[2],民選議員可以被DQ。

「擁護基本法」係一個相對新嘅概念嚟,《基本法》都只係得廿幾年歷史,而且係一個有生命力嘅文件[3],究竟《基本法》係應該點樣「擁護」,我哋都只係摸著石頭過河。上面已經舉咗幾個已經成立嘅例子,日後可能會有更多。

例如話,為咗「擁護基本法」,記者係咪應該刻意唔採訪提倡「港獨」嘅人呢?為咗「擁護基本法」係咪直頭應該禁絕呢啲採訪呢?為咗「擁護基本法」係咪應該順便禁止呢啲人出國向外國宣揚「港獨」呢?或者為咗「擁護基本法」係咪直頭應該「行政拘留」呢啲人,阻止佢哋搞「港獨」呢?如果有朝一日,有人喺香港密謀刺殺「港獨」分子,失手被香港警察拘捕,律政司係咪可以為咗「擁護基本法」不予起訴?疑犯係咪可以喺法庭上提出自己「擁護基本法」脫罪?

我覺得最後一個情況有啲天方夜譚,不過為咗俾大家感受下「擁護基本法」呢個概念有幾大潛力,將啲情況由一啲已經有人提出似乎幾合理[4],以至一啲比較離譜嘅,列舉出嚟。

呢啲情況帶出嘅可以話係「法律問題」,但同時間亦都唔係「法律問題」。今日唔合法嘅嘢,聽日或者係合法。呢個都可以話係基本法作為「有生命力嘅文件」嘅一種體現。

正如中央政府員官話齋,香港法官係應該愛國嘅;又正如我話齋,香港法官係愛國嘅,況且「愛」就係選擇。呢啲嘢,以「愛」之名去做,喺「擁護基本法」嘅內容未被歷史同案例充實之前,其實真係有無窮無盡嘅可能性。

所以呢,喺國家民族大義之前,唔好被當下嘅法律觀念所拘縛:有啲嘢真係做咗出嚟嗰陣,冇人夠膽話你錯,連法庭都要順你意思去演繹法律,咁你仲有咩好膽心。

[1]: 第8條、Leung Kwok Hung v HKSAR [2005] HKCFA 40
[2]: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 附件 2 第 7 項:《香港人權法案》s2(3), s3, s4 不納入香港特別行政區法例。
[3]: “living instrument” per NG KA LING AND ANOTHER v. THE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1999] HKCFA 72
[4]: 官方民調指出九龍西有差唔多一半人支持提出呢個概念嘅人


(文題由編輯擬)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