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BNO平權,為香港留一線生機(文:黎志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這場針對華為的檢控,乃是美國整體的決策,那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而香港作為發予特區護照給孟晚舟的地方,要是給西方國家口實,香港護照的特殊地位,將會遭到嚴重質疑。

最壞的結果,當然是護照沒有任何特別關照,導致去各國出入維艱。對於香港平民而言,乃是無妄之災,為是次最大的輸家。如果香港的反對黨有一定的政治智慧,那便應該向英國爭取BNO平權,為香港人挽回損失。

補償舊香港人,英國義利兼得

BNO平權運動,完全是站住道德高地,同時是兼及實利的行為。首先英方如果沒有任何政治力量,保障得到香港履行普選,那在情在理,應該對1997年之前出生的香港人作出補償,合乎國際法或是普通法精神。再者,利用97前後作為界線,將新舊香港人劃分,乃是闡述何謂屬地主義(Territorialism),為正路的政治操作。

坦白而言,香港的上層沒有任何生產力可言,那些富二代、富三代身家縮水,難有任何大作為。未來中港融合,已經是無可挽回。如果連香港人原有的買辦角色,即是在國際游走的能力皆一併喪失,那國際城市之稱謂,實在是名實不符也。

爭取BNO平權,乃是由英國政府利用它的政治、司法系統,向世界區分新舊香港人之別,正是當前局勢的利益所在。

今非昔比,香港將成西方首要打擊對象

如果中美兩國的關係,漸漸由貿易糾紛,升級至冷戰的層面,難道香港可以獨善其身嗎?答案是不能的。由於西方國家針對的是中國,期望香港本地,仍然可以發揮韓戰時之中立角色,暗地為中國提供資源,明顯是緣木求魚。作為中國對外所餘不多的窗口,香港肯定是首要打擊的對象。

既然如此,那麼香港原來的獨立關稅地位、國際認可的護照等等,皆會在冷戰階段,隨時失去原來特殊的關照。有泛民議員要到美國陳情,希望可以網開一面,固然是亡羊補牢,但無謂抱有太大期望。你總不能幻想自己的一面之辭,可以打動對方改變國策吧。

海外舊港人可支援香港

制度難以保留的話,只能在人事上下功夫。反對派應該充分利用《中英聯合聲明》,英國需要履行的國際義務,為舊香港人爭取補償。而補償的條件,不是每年英國一紙空文的報告,而是承認舊香港人的身份。

但凡弱勢博奕的人,要為自己留下底牌,為日後翻身做好準備。一方面要減少損失,另一方面要為自己保值。假設上述針對香港的措施落實,新香港人失去功能,而舊香港人取得國際游走的本錢,那麼爭取普選、財政獨立之話題上,是否取得話語權乎?

(獲作者授權刊載,文題及小題由編輯擬。)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