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六號初一旺角案|高院五樓七號庭|上午九點九開庭|本土新聞即時文字報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法官: 法官接納陪審團退庭時可自行睇碟,D4郭大律師反對,因辯方不知陪審團睇邊段片,陳詞時不能對應。D4在奶路臣街未被檢控行為,法庭可否接納為證據?D4辯方反對。法官顧及相關元素,控罪環境意念,接納呈堂。D4要求解散陪審團,話控方開案用詞不當,如腹背受敵,影響陪審團。法官不認為足以解散陪審團。
控方: 馬大狀要修正。雙方同意亞皆老街片段部份要修剪遮蓋,請各人在硬盤上簽名。影像對話節錄,控辯兩方可各做版本。
D1大狀對控方文字抄錄準確程度有保留。

法官: 傾向接受書面協助陪審團。同意有時小部份聽不清楚。
D1大狀: 可用…表述聽不清部份。
D4大狀反對滕動作,且不同意D4唯一一句對白。

官請陪審團出來。
控方: 讀承認事實。九龍旺角地圖。呈堂片段,如端興麻雀館片段載在P3硬盤。警方所拍旺角山東街,砵蘭街,亞皆老街片段光盤。

控方: 一硬盤收集哂。

證人編號131賴有餘先生。宣誓。
一九九二入市政總署(食環署),二零一一升高級衛生幫,一三年起旺角管小販。一六年年初一,之前策劃小販管理,同旺警有開會,搵支援。年初一晚不需當值,但晚八點到山東街砵蘭街交界,控方叫睇地圖,著便裝,遇幾個同事,小眅管理隊制服站崗,行過對面黃巷,證物322(1),大約八點五分入砵蘭街後巷,其中八至十檔熟食小販營買,小販擺賣,有人買。留三四分鐘。後巷無小販管理隊。入去睇有無小販。
控方放無線砵蘭街後巷入口片段。證人話與觀察一樣。P65-Pw131-1 截圖。證人簽名。
離後巷,去返六號位,山東砵蘭交畀,沿砵向北行,朗豪坊對面行人路,四/五分鐘無小販,行人多,暢順,至奶路臣街口,砵蘭馬路車可行,有見隊員,三四個站崗奶路臣,傾幾句,繼續行至九點幾。個幾鐘有見隊員站崗,無見趕小販,行人路無小販。九點四十三分去返砵山交界後巷,觀奇洋服砵蘭街向東行人路,見一班人,約八至十人,雅蘭中心前行人路,拿藍外套出來換,本土民主前線字在其上,砵蘭街231號,海x藥房前。幾分鐘後,見一小販沿砵向亞推。
八至十人全換衫入黃色後巷,證人在雅蘭位。一兩分鐘後,見小販車砵蘭行人路,三四藍外套跟。小販車向亞皆老街,九點四十三分,雅蘭同事在我後。另一小販車出,三/四藍外套跟。我沿砵向奶路,行人路多人。行到奶路砵交界行人路多人圍,莎莎前,第一小販車奶路對面。同事奶路莎莎間被人圍,一百個市民分開我與同事,聽見市民嗌同事離開,叫食環署人離開,匆阻人做生意,情況混亂,粗口,屌你,走,勿阻人做生意,睇不到有無其他小販車,九點五十三分,電首席小販管理主任張文毅,無聽電話,我電MK寫字樓控制室,叫其用對話機通知隊員撤離現場,十分鐘,張話隊友已離砵往彌敦道集合,我去見隊員,包括張文毅及一受傷同事康翼副隊長(送院)。小休十五分。
朗豪坊位置砵蘭街十點逗留至凌晨三點,混亂企睇,多熟食小販擺,約十手推車,二百多人集,交通擠,十點半,有交通意外,的士司機被人鬧,混亂車停,不能暢通,朗豪前,跟住警民衝突。
不肯定的士有無離。
十點半後好多人在馬路上,不知車有無行,二三百人,三點後行路返洗衣街寫字樓。
港府無再發熟食小販牌。當晚小販無牌。政策拘控,睇當時人流交通場面,有時只驅趕,有時站崗,勿阻行人路,農曆年非農曆年無分別。年初一八點見後巷小販,不夠人手拘控八至十熟食小販,未必可控制場面。當晚保持主要通道,地鐵出入口暢通,故站崗無驅趕,未有第一小販車,暢通。第一小販車推出,四五人跟,開始暢通不保。
身為主管,砵蘭街隊員無驅趕拘控。
D1大狀盤問:據同事紀錄無驅趕拘控,大學程度,香港出世。九十年代入港英政府。
政府無發牌熟食小販,十年前停發,大牌檔可繼。炒栗子可承繼。流動熟食小販,只栗子有發過牌。發了不會收返?衛生問題。
假定無牌小販,九二·年入政府執法。
年初一不成文傳統違例執法寬鬆?身為市民無咁的理解。農曆非農曆年無分別。農曆年大節,不欲年初一有不愉快事件。農曆年多了小販在街。
後巷不行動,因惊滾油,控制不到局面,
小販巷窄出口。D1: 片只見一檔有滾油。
如趕如拘控,會走出行人路,
巷仔出入口窄。
之前同警方有部署。
拘控可找警幫?
滋擾可找警。
D1狀見後巷小販。惊控不致故無拘控。之前同警協。有無考慮搵警?
答:警話不會聯合行動。支援非一齊拉小販。
問:可預先叫警站崗。
答:新年旺角警力不足。
DVC總督察開會。拉小販,支援?人手不足調配。
幾十年香港過年,八點幾,已多人,路面暢通。食完飯,路面多了人,但不會囤積?九點幾,一堆堆在路面企,有些揸相機。
D1狀:九點四十分小販出,初見窄巷,想做多些生意,常識出大路。農曆年MK越夜越旺?同意。
九點四十後,同事被人圍,視線遮住。
混亂?四處走?
嘈,多市民圍同事,場面無肢體動作亂?
有人嗌,非個個不動,
無影相。
身邊人做乜?
睇嘢湊熱鬧。
初一百人,後二百人,無數。
十點半至三點
只馬路二三百人,砵蘭馬路闊
行人路一百人?
莎莎前砵蘭街,三四百人。
高峰,警民沖突,
見警方高臺,我在朗豪行人路。
不察幾時胡椒噴霧,見不到。

D2大狀盤問
MK其他地方都有同事站崗
十五隊
當晚十隊六十人,全部當更,不同地方。
預知年初一晚MK多熟食非熟食小販出來揾食。
一六,一五,一四…皆如是。
開會:警不夠人,有需要打電話。
一六年晚三高層都便裝去MK,收資料本民前在MK出現。
三個人不約而同。
食晏。
D2大狀
證人下午收差人whatsapp話當晚本民前號召市民去旺角/深水埗幫熟食小販。
不知警當晚部署,不知上司有無問警部署,無問上司。只是提醒同事,無改部署,有行動訓示,所有隊員在旺角站崗/巡邏。同意站崗=執行職務。
瑞興不會趕小販。
後巷無論如何不驅趕?
全都不趕,因人手不足。
如得一個販出,
會拘控。
環境許可,會拘控?
對。
有無公佈指令?(留後巷不拘控)

有無告知本民前?
無聯絡。
砵奶莎莎行人路
一般多小販?
持牌小販
熱點?
平時都有人站崗
九:四三,九:五三 打電話控制室
幾分鐘,群眾與同事磨擦?
而今知同事在
四高級職員在場
當時有無試尋總督察?
佢有電我問我
我在人群外圍。
收隊前無揾上司
九:五三所有隊員收order收隊返洗衣街
當晚三隊員錄影
有需要先錄
可能有事發生,叫兩同事錄影。
九:五三收隊。
小販是否留低擺買?
是,有人幫襯。/
朗豪多人來往
你留低睇,有無紀錄
無。已離現場,身份市民。
的士事,見到。
的士事前砵蘭街無大問題?
人多,交通塞,十小販,多人買
察覺軍裝警察?
不察覺
便裝

需報警阻塞?
毋。
離遠睇的士事
的士後有警車
係。
撓攘,人越來越多
有阻塞但行到
見的士褪走
證人仍在朗豪附近
午夜仍存
多閃光燈
車慢行
十一至十二點
節目氣候嘉年華年初一
開心?
不知
有無叫同事錄影
有叫便裝同事去睇情況
無畀錄影機
委派錄影的兩同事有無錄影片
被推者已離,
另一高空錄影。
警推高臺入砵蘭
目擊多人在
見警民磨擦
十二點至一點
人越來越多
好和平?
嘈,但不見武力。
見警防線在山東街,
見。
一點前大聲公廣播?
記不清楚。
一點三十幾分警嗌咪命令人散
聽到。

D3大狀
不見胡椒
九點見一上司; 十點遇另一上司。
當日不用上班,因預特別情況到現場
三點返寫字樓,因交通不便。

D4大狀盤問證人
清潔汽車許可證?
不知。
聽過洗車。
無關注小販有無清潔汽車許證
小販黑點:小販聚集,影響人流
執法無大分別
主要通道和行人絡繹不絕的地方?
食環署官方網頁有認知
公共服務 小販管理概覽
百多年來街頭小販一直是香港特色。
同意。
非杜絕小販,只係減少非法販賣
不包括熟食小販。
小販管理隊
總區特遣隊做凌晨
已抽調過來MK
6270定罪包括熟食及非熟食小販
一六年無牌小販低位?
一三至一七年低位
食環署對付販賣活動執法策畧
嚴厲執法對熟食販
拘控,無論是否在後巷
主要通道行人絡繹不絕的地方,
致力確保沒有小販賣
站崗形式確保小販不在該處販賣
非食物類乾貨,口頭警告
不同節日有不同小販黑點?
不知。
亞街至山東街

登街方多小販?

應係西洋菜南街

亞皆老街至山東街乃小販黑點。
黑點即不會提出警告便拘控?

人手調配問題

全MK,人手分幾個地方
即使朗豪黑點,食環署新年都寬鬆執法?

不同意,只係人手不足

小販新低,食署五年來不嚴格執法?
小販包括熟食與非熟食。
黑點不影響人數,只影響警告與否。
新年,即使黑點都無執法?
九點同事站崗,無小眅喎。明日九點九再開。

【十二月六號初一旺角案|高院五樓七號庭|上午九點九開庭|本土新聞即時文字報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