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十三號初一旺角案|高院五樓七號庭|上午九點九開庭|本土新聞詳盡報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十二月十三號初一旺角案|高院五樓七號庭|上午九點九開庭|本土新聞詳盡報導】
__________

前年農曆年初一深夜旺角警民衝突,梁天琦、盧建民、黃家駒今年五月被陪審團裁定一項暴動罪成,香港當局又就梁天琦(第一被告,即D1)、李諾文(D2)、林傲軒(D3)另一項未成立的暴動控罪提出重審;連同「旺角隊長」容偉業(D4)、袁智駒(D5),一共五人自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起於特區高等法院第七庭受審,由黃崇厚法官主持審訊,預計審訊七十日。袁智駒(D5)在開審後承認兩項暴動及一項縱火罪,現於荔枝角還柙候判。

早前今年六月高院法官彭寶琴判梁天琦囚六年、盧建民囚七年以及黃家駒囚三年半,三人正在服刑。

#旺角警民衝突
#梁天琦及美國隊長等被告

系列報道: https://ppt.cc/ffR0Zx

HCCC408/2016, HCCC408A/2016[12/30+40]##

___________

下午開庭繼續由洋警司 Tait 作供。

主控向法官報告,早上呈堂的一支本民前直幡,是落入政府手中的24支的其中一支。

Tait 作供說,在砵蘭街近奶路臣街處,聽到”嘭、嘭”兩聲,聲音來自亞皆老街,他與在他身旁的總督察提及這聲音,總督察從警察電台處的信息確實這兩聲嘭嘭聲是警察開槍的聲音。

此其是另一位莫警司,正身處於警察高台,莫警司向警察部隊發出前進 的指令,Tait 亦說: ” Go, go , go”.
警察以跑的方式前進至亞皆老街。

Tait 看見不同的示威者向亞皆老街的北方及上海街散開。Tait 看見有一位受傷警察為交通警, 另外亦看見三至四位交通警。

Tait 看見一些路障,有一件在亞皆老街及上海街的 障礙物有四米長,高度及腰,由木板及垃圾桶組成,另一障礙物 在亞皆老街及砵蘭街有兩米半長,由木板及碎木組成。

Tait 看見有示威者嘗試將障礙物加大。此時警察停止向示威者推進,原因是因為在警察開槍後,警察會有調查隊伍到場,亦會有醫療人員到來照顧 受傷的警員,所以我們需要封鎖現場。

莫警司此時在調派 PTU,證人則帶領一些ptu嘗試移走在 1)上海街/亞皆老街及2)亞皆老街/砵蘭街的木製障礙物。

之後再砵蘭街/快富街,證人第一次看見有火燃燒。又看見約十個年輕 相信是示威者圍繞著火堆。由於沒有 見到有人在助燃,我們不能夠進行拘捕行動。

當時 PTU警察以 掃街方式嘗試尋找 在警察開槍後的子彈頭。

在凌晨2時30分,有為數大概一百個示威者在旺角彌敦道,並沒有遵從交通燈指示,他們停留在彌敦道的南北行車道上 進行阻塞。

莫警司調配了一些ptu,我們嘗試 驅趕示威者開通 彌敦道。警察由亞皆老街向奶路臣街推進,好抵達奶路臣街之前,有好多磚塊扔向警察防線, 推進至山東街的時候亦同樣有很多磚塊,由於有很多磚塊掟到空中,我們需要留意頭頂上方。

當我們抵達登打士街時投擲的磚塊較少,莫警司評估當時有大概700名示威者在西洋菜南街。

在四時零五分,證人由山東街望向西洋菜街,見大概200名示威者以不同人數的小組 向警察掟磚,第一組為數約30人。

最接近警察的示威者與警察的距離為13米,他們嘗試將磚塊拋高,讓磚塊可以跌落警察當中,因此警察需要向高望。

在此時段,會有六至七塊 磚頭同時 在天空上。

示威者向警察防線移得較近的時候, 示威者以更大的力度及更水平直接的方向扔磚。有警察的盾牌是圓形,有警察的上五寸下五寸小腿被磚掟傷。

有一位女警腳部中磚。見此情況, 我發出撤退 的指令。

證人完成了今天的作供。

法官向陪審團說,由於現在審訊進度較慢, 法官勞煩陪審團 下個星期的 審訊需要延長至下午4時,為期一星期,希望稍後能夠避免同樣延長聆訊時間。

今天約3時30分退庭,明天早上9時45分繼續。

___________
上午開庭 :

控方洋警證人高級警司戴TAIT:
條片影不到警方近朗豪坊防線,非此時也。
離砵蘭街去山東街同莫警司商量三百人群,黃臺仰講說話,有人回應,阻馬路,公眾集會應通知警務處長,我們有責防罪案發生,勸人勿阻馬路。超五十人集,照公安條例應一週前通知警方,警方會聯絡主辦人,協助安全,警務處長可發/不發不反對通知書,且可加附條件。當晚,警方無收申請,無發不反對通知書。莫警司決定用警隊形成一條線在砵蘭街,並帶白色高臺,警察可上高處廣播並看遠些。白色高臺十一點搭九到現場。十點四十分的士離開。十一點九,人群仍留砵蘭街,路仍閉。十一點九,白高臺如何入?白高臺到山東街,架起。警察推入砵蘭向亞皆老街,機動部隊B隊推。等到23:45,因莫只有兩小隊人,一大隊一般有四小隊,當晚另外兩小隊在深水埗。小隊到,莫令形成一連線,高臺到防線,人群激動,位於朗豪南,面亞皆老街,當時我企西行人路,平行警線,面東,人群在我左邊,密集,警察上高臺,有多膠樽掟出,又有一玻璃樽掟向警,三米空間,人多戴口,兩三位前臂有膠板,人群沖上前,有些叫,有些欲打警,藍帽警無頭盔,有兩三警出胡椒噴,多出警棍,無前進。我不欲有暴力場,我去中間叫停停!分散人群注意力,沿線分散,一分鐘左右,緊張,因警冇保瓁盾牌。找莫叫警帶盾及頭盔來。督察擴音警告,B警隊紅色警告。原本得兩小隊,十六人,十一點九另兩小隊到,三十二警頭盔盾牌在車上,無預咁暴力,三十二警形警線高臺。我叫莫警司帶裝備來?不,叫佢叫裝備警來。23:30 額外小隊由不同隊來到,未推高臺已到?莫叫他們留在車上,直到叫他們出,只欲勸公眾上返行人路。暴力發生後……
官不會叫洋警認誰是美國隊長,之前洋警提過認得美國隊長。

控方:另有證人會認容偉業為美國隊長。
控方: 你見暴力,有無同莫商,叫CALL裝備 PTu?
證人: 原來莫早已發指示,五分鐘已到,午夜前。兩大隊A連,九東沖鋒隊,B連一大隊。A連兩大隊,B連一大隊,十一點方到,因要處理花車匯展,A連大隊及九東沖衝隊有帶盔盾,代替無裝備B連隊員,B連去山東街,莫警司叫B連大隊回車返基地拿盾。A連大隊,九東沖鐸隊有何種盔盾?大部份圓盾,二十四警有圓盾,A隊駐新界南,B隊九西,九東沖鋒隊來助,PTU入砵蘭街展示黃旗,方才又提到紅旗伴胡椒,黃旗封鎖線不得越過證物呈堂,紅色旗停止衝激,否則使用武力,呈堂。不同環境,展示不同旗幟,當時有示紅線,因群衝警,掟玻璃樽。站在警線及人群中間,叫停stoP!,只靜少時,去同莫警傾,莫已叫A連上,人群見盔警,又再襲警防線,見又再有膠樽掟,兩玻璃樽出,紅色旗現,莫叫B連去拿長盾,A隊無前進,暴人群嘈五分,靜十分,更嘈,睇錶十二點十分,臺仰企客貨車上,近群尾,擴音嗌咪,群暴力掟東西,兩三分鐘靜下來,明臺仰講乜?不明。講嘢人有反應,重覆幾多次?只留意別一次。你去同莫商量,定論人群暴力,之前如群和平,即使無通知,警都會助,今仍欲路暢,等支援,警告人群要上行人路,後生仔聚山東砵蘭交界,有警車,有一百人示威/抗議,在我們後,我不安。決定等支援列,叫原隊撤出山東街,支援軍會驅百名後生,防線移到砵蘭山東交界。一點前,兩B隊,即九東PTU來到,十二點半,莫訓示所有大隊督察,一點三左右,防線移至山東砵蘭交,B連及D連驅山東一百人,他們只嗌。一點廿五前,A連後退面向北。莫叫其他警來。叫警面東,西,南,共兩高臺面北,一用本嗌咪,一用攝錄器。知非人人皆抗爭,故先發警告離。一點三十全準備好。
未暴力前,未出警告,警上高臺,我在山東砵蘭之交,警線向北,我在左高臺後三米。一點半,人群距警三米,警上高臺,嘈,多膠樽掟警線及高臺警,右有掟玻璃樽花盤,TV攝影師斜行來警線,另一華人記者?跟攝師,在我左前停,近,望南,
見大舊石屎掟出掟中那人頸,假設死亡,灰石屎18x6x2吋,兩塊中之一,已有兩警拖那人去後方,尚動未死。警察警告人群,聽抗議人用擴音器321,警線後睇不清,見四五人拿白棍無旗,人群沖警,欲用白棍打警,左有人將燈垃圾桶掟警。石屎板掟中人?從何方向?馬路人群入面三/四米,重不可掟遠。

三二一沖後·,更多膠樽,間中玻璃樽,掟出,我叫莫,莫上高臺,打算叫佢前進,莫已叫手下前進,沿砵蘭,向亞皆老前進,PTU仍用紅牌,信莫用咪警告群,停止! 犯法!分散! 人群約六百,亞皆老警全長盾,莫命前進,他們用盾前推,一步兩步,穩定前至奶路臣,二十分鐘,掟石仔玻璃樽花盤。我們行非走,過了奶路停,因莫訓示去到亞皆如何做。我們認為:人群到亞皆老大空間,警有信心,易拉人,他們會化整為零,警有優勢,兩點雪五分訓示完,莫差不多叫警進時,聽兩嘭嘭聲,如人群留在砵蘭,難控。散開無咁暴力。
三二一後,見白棍攻警線,成班人上前,望到棍,控方畀棍證人睇,證人: 此類也。
官:證人冇話邊個係美國隊長。
午餐。

下午兩點十五再開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