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不義校方就要反抗(文:劉康)

Share This:
  •  
  • 64
  •  
  •  
  •  
  •  
  •  
  •  
  •  
  •  
  •  
  •  
  •  
  •  

面對不義校方就要反抗。咩係不義校方?打壓言論自由,侵犯學生身體,諸如此類,係侵犯自然權利。既然侵犯自然權利係不義,所以任何校方,如果打壓言論自由,侵犯學生身體,諸如此類,就係不義。

 

不義校方,害人不淺。任何校方都唔應該做不義嘅事。校方打壓言論自由就係一個例子,證明到做不義嘅事一定會遺禍於人。當校方禁止學生自由表達自己所思所懷,有一啲學生就會表達唔出自己嘅觀點,又有一啲學生就算講到自己嘅觀點出嚟,但好快就會受到校方清算。所有受牽連嘅人都會受害。受害嘅人,一係因爲表達唔出自己嘅意見而受苦,一係因爲表達完自己點諗而受到折磨,一係因爲存在喺一個缺乏眞理嘅空間而受困擾,諸如此類。顯然,校方做咗不義嘅事就會導致極之差嘅後果。爲咗避免個壞後果將人殘害,就要反抗不義校方。

 

不義校方喺上年就深深咁害咗我,所以我上年就向不義校方反抗。上年十一月十六號,喺第二十一屆明報校園記者計劃開學禮,同政府嘅「龍頭大佬」林鄭月娥合照嗰陣,我高舉「香港獨立」標語,表達不滿呢個政府打壓香港獨立言論。呢啲係言論自由,但係到咗第二日,葵涌循道中學校方,就竟然喺事實上停咗我課。嗰日嘅朝早九點幾,我原本係上緊堂,但個不義嘅校方就迫我落去訓導處。被迫到咗訓導處之後,個訓導處職員對我嘅態度非常之差。個訓導處職員,叫陳忠偉,佢唔單止打壓言論自由,仲滿口歪理。於是,我就指正佢。但係,佢唔單止唔接受我指正,佢之後仲發脾氣,同埋想嚇我,話我以後唔可以,用學生身份,宣傳任何未經校方批准嘅議題。到咗下一個星期,呢個不義嘅校方仲係不斷侵犯我嘅言論自由,佢哋見我家長,想嚇我阿媽,話如果我以後再展示「香港獨立」標語同林鄭月娥合照 ,就可能會記過。但係,言論自由,豈容侵犯?面對住不義校方,就要反抗。

 

如果有打壓言論自由嘅風吹過,言論自由嘅水,又點會平靜?又點可以唔震蕩?又點可以唔發出聲音?我同一班人喺十一月廿四號,就喺學校門口出面,向校方抗議。抗議咗之後,校方直到今日都冇再打壓我表達我自己嘅觀點。

 

有一組短語係出自魯迅嘅《狂人日記》,係好適合用嚟形容不義嘅校方。不義嘅校方祇不過係,好似獅子咁兇狠,兔仔咁懦弱,狐狸咁狡猾。好似獅子咁兇狠,兔仔咁懦弱,狐狸咁狡猾,代表咗啲咩?「第一個短語說明咗……兇狠,唔打倒唔得。第二個短語說明咗敵人並非強而有力,係完全可以打倒嘅。第三個短語教我哋唔好輕敵,要提高警惕。」[1]許欽文喺《吶喊分析》之中,講出咗呢組短語嘅意思。不義校方係兇狠,所以唔可以唔打倒。不義校方並唔係強而有力,所以係完全可以打倒。不過,不義校方始終係好狡猾,所以唔可以掉以輕心,要多多警惕。警惕好之後,就要爲反抗不義校方妥善部署。部署好之後,就要反抗不義校方。

 

不過,嗰個叫陳忠偉嘅訓導處職員竟然以爲,反抗不義校方係錯。陳忠偉有一日同我講,凡係老師講嘅嘢都要聽。陳忠偉嘅意思即係,所有學生都係要完全服從教員。陳忠偉遮蔽咗佢對眼,佢對眼睇唔到眞理嘅光,佢對眼淨係睇到歪理,以至佢嘅觀點係可以誤以爲,就算有教員,打壓言論自由,亦都係好合理,而學生係唔應該反抗。陳忠偉講嘅嘢好明顯就係大錯特錯,但佢自己仲以爲自己浩然正氣。單單因爲身份係教員,就要學生服從?就咁聽,都已經可以聽得出,陳忠偉錯漏百出。

 

「……『尊師』,如果指凡『師』必『尊』──淨係因爲呢個人喺呢個位──咁就係鼓勵盲目咁服從權威。」[2]龍應台覺得,周圍都有誤人子弟嘅師,有不學無術嘅師,更加有招搖撞騙嘅師,所以唔可以叫學生尊無道之師。冇人係應該盲目服從教員,教員唔應該迫學生跟從不義,所以陳忠偉所講嘅嘢好明顯就係誤人子弟。面對不義校方,一定要反抗。

 

陳忠偉有一日又好振振有辭咁講出歪理。陳忠偉同我講,校規一早就規定咗,唔俾同林鄭月娥合照嗰陣,展示出「香港獨立」標語,所以就要遵守校規,唔可以展示「香港獨立」標語同林鄭月娥合照。但係,校規規定咗嘅嘢,就一定係啱咩?校規規定咗嘅嘢,就一定要遵守咩?

 

龍應台覺得,教育人員唔應該盲目用校規壓制學生自由:「以『祇係執行上面規定』爲藉口……咁樣嘅人點有資格教育我哋嘅下一代?冇思想、冇膽識嘅機器人可以教出乜嘢樣嘅下一代?」[3]教育人員唔可以盲目將校規視爲眞理。有啲校規係錯,錯到不斷侵犯學生自然權利,唔通呢啲校規都要遵守咩?身爲教育者,係要培養學生具備良好嘅能力,多思考,多行善,而唔係叫學生盲目服從不義。要培養到學生有呢啲能力,就要有良好嘅土壤,正如龍應台所講:「我哋如果唔畀學生時間同空間去思考,我們又點可以教佢哋點樣思考呢?」[4]要培養到學生喺學校思考,就一定要有一個自由嘅校園。爲咗學生嘅自由,爲咗學生可以有空間思考 ,當有不義嘅校方侵犯學生嘅言論自由,就一定要反抗,一定要向不義嘅校方反抗。

 

喺呢篇文最尾,我以魯迅嘅《狂人日記》嘅最尾一句嚟呼籲,當面對不義校方,就要反抗:「救救孩子……」[5]

 

註:

 

  1. 許欽文:《吶喊分析》(香港:香港滙通書店,2013年),頁14-15。

 

  1. 龍應台:《野火集》(臺灣:時報文化,2005年),頁038。

 

  1. 龍應台:《野火集》(臺灣:時報文化,2005年),頁065。

 

  1. 龍應台:《野火集》(臺灣:時報文化,2005年),頁037。

 

  1. 魯迅:《吶喊》(香港:香港滙通書店,2011年),頁19。

Photo credit: 劉康


Share This:
  •  
  • 64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