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感謝探望關心,我會保持健康、精神歸來;初一年輕囚徒近況;放棄上訴;當權者去到盡終將自食惡果(文:Sam哥)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一、感謝探望關心,我會保持健康、精神歸來

4/11/18亞雲、冰姐、Angela三人來探我,亞雲告訴我Kenny兄已收到我的回信。也請你告訴Kenny兄謝謝他的來信,我一定能夠保持身體健康,精神爽利歸來!同呢個仍懷著熊熊心火的老兵及你們一起去行我哋好多未曾行過的山,唱好多未曾唱的好歌,喝好多未曾喝的好酒,我會守著呢個約會。到時一定要到Kenny兄的府上去打攪下佢,你說好嗎?

好多親友都因為給我寫信,破咗多年未曾執筆的戒,小弟有榮矣!Kenny說多年來第一次執筆,但他的文采及字體好正!我的大孫也是第一次執筆寫信給我。歡迎毓民來探訪我,上次在荔記,我都有入他探訪名單,可惜所方話無填到,職員來問我OK後,可惜毓民時間緊逼,無時間等,我都好多謝毓民,累他白白浪費咗寶貴時間。若12月或1月已有朋友book咗日期,希望朋友們可先讓個期出來畀Anna及毓民,Anna來港一個月,她12月4日前就要返英國,未知能夠安排到否?請你同我女兒夾下期。

二、毓民辯才犀利

上次毓民被689告,毓民親自上庭自辯,佢辯才比律師更犀利,係庭上羞辱689的詞鋒的確大快人心!我去聽咗姆堂,叫我眼界大開。毓民被判無罪,司法界幸還有少數的良知在。恭喜毓民兄。可惜立法會少咗佢把聲音,令到班狗奴才好得戚咁,唉。若毓民肯敞開胸懷,肯擔任「泛本土派」的領頭人(凡以香港及香港人利益優先的人及團體,本人認為就可稱為「泛本土派」),他會令「泛本土派」團結、不會碎片化,能夠凝聚起一股較強大的本土力量,會令本土派士氣大振!亦有能量同建制及傀儡政權搏奕,令赤共有所顧忌!毓民、浩天不怕打壓準備開咪,若果如你建議,加上陳家駒、鄭俠、巴治奧肯加入,的確對現時無力感及低沉的士氣有莫大鼓舞。祈願〈本土最前線〉開咪成功!亦祈願「泛本土派」在短期內化解到矛盾,這是為著香港的長遠利益計,願各方都能放棄前嫌!

呢排睇到新聞講浩天仍努力為關於民族黨被禁止運作提出上訴,在赤魔的掌控下,相信結果不甚樂觀。我對浩天的不屈不撓勇氣深為敬佩,希望大家畀浩天多啲支持和鼓勵。

三、旺角初一案年輕囚徒近況

8/11/18天琦、隊長、李諾文、林傲軒、袁智駒五人因初一事件到高院受審,見天琦精神雖仍飽滿,但消瘦好多。唉,啲監獄伙食,只有越食越瘦,未見食肥人。想減肥的人試下食監獄的飯就可見功,哈哈。

亞駒認罪都好,起碼減刑三份一,再加上入獄後行為良好又可減三份一,希望他好似黃家駒上次認罪後被判三年(入獄後實坐兩年)。不過他認了兩條暴動罪及一條縱火罪,我有啲擔心,可否用黃家駒的判例?祈願他能夠大步檻過,也祈願天琦、隊長、李諾文、林傲軒四人都大步檻過!

又是家駒,不過他姓陳,是否名字叫家駒的人天生都是勇敢的?他補了浩天的一面不足,浩天是文,家駒是武。我最擔心的事出現了,學生組織「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早幾天被矇住口面戴上口罩的人襲擊,可幸傷勢不太重,雖然報咗案,相信都是冷處理,不了了之。

我希望大家除咗支持他外,也希望大家能夠在各方面能夠盡力提供保護他們呢班年青人。

最近蚊仔及七仔亞宗都有寫信給我,在信中兩位小朋友都流露樂觀心態,真的叫擔心的人可以鬆口氣放下心來!

亞蚊講他在入面開始讀返書,下年要考DSE,要用十個月時間追返由中四到中六的課程,他說點都要考到合格的沙紙返來。(蚊仔,我相信你一定得。)他都有關心到其他人,亦有寫信給10仔,10仔收到信勁開心,我相信呢班小朋友都渴望外邊人的關心及支持,希望你及其他兄弟姊妹有空的話,片言隻字也好,寫信給他們吧,令他們不感孤單,心感溫暖。七仔亞宗說他曾申請法援上訴,但已被拒絕。他不想再上訴,疊埋心水,受埋尾數,連A/B計劃都唔想做,出去時無憂無慮就算啦。他講泛民有邵家臻、朱凱迪、張超雄及譚凱邦幾位議員探過他,之鋒遲下就來探他。乜嘢人探他都好,只要不懷利用目的,能夠帶給小朋友們真正的關心關懷就好。

佢兩個小朋友真係當正我呢個老嘢無鬼用,千叮萬囑我現在天已轉涼,要著多啲衫,小心身體。實情講,我依家做嘢時嫌件衫著上身太熱,呢排我都除去無著,講身體狀況,我可能比佢兩個更Fit,呵呵。講真,我心裡多謝佢兩位的關心!亦覺得牢獄生涯令佢哋成長咗,多咗關懷他人之心,我亦希望未收到消息的其他年青倉友亦可以有咁嘅心態。估唔到光明仔咁大獲,若黃國桐能夠去幫到佢最好,若解決到,出冊後就一身鬆哂,天從人願吧。

四、放棄上訴;當權者去到盡終將自食惡果

近日在報章看到一篇「高教公民」召集人陳永政的文章〈有抗爭社會才會進步〉吾深以為是。我引述如下:

「香港年輕一輩近15年間不顧一切地投身抗爭,正正是因為他們看到香港社會日趨腐敗。為了推動社會改變,制止腐敗,很多年輕抗爭者正在付出沉重的個人代價。他們的抗爭與一般的爭取權益不同,每一次他們都無任何直接得益。香港社會能夠有一批純粹為了公義而奮不顧身的年輕人,其實是一種難得的運氣。」

「面對正在抗爭的年輕人、大學生,筆者深信我們應該做的不是打壓嚴懲,也不是包容,而是應該尊重並肯定其犧牲與努力,然後一同去面對各種不公義。若只着力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香港最後必會自食惡果。」做咗文抄公。

我在6/11/2018申請了放棄上訴,7/11/2018在所處亦宣咗誓,意味我徹底放棄咗上訴機會,也同七仔不約而同咁巧合,有同一念頭,不再對呢個漸被赤魔侵蝕的司法界寄予任何期望及希望,自求多福就算。

理工大學助理教授鍾劍華說:政治領袖以及一切有權勢人士不應依仗制度「去到盡」,否則「結果係大家都會去到盡,社會越走越遠」。香港目前的形勢就是如此,看看以後誰怕誰吧!

你的眼疾一定要睇好佢呀!保重呀!

弟陳和祥Sam 11-11-2018

P.S. 我對癲佬特朗普最近的言行越來越欣賞,反正現今局勢惡劣,由佢大亂吧,然後再從新執位,可以是個新機會!

P.P.S. 你提的人我都會加入探訪名單。

(題目、分段標題由編輯擬)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