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冷戰圖景(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left: by AgnosticPreachersKid
via Wikimedia Commons; right: by Bgabel at 維基導遊 shared via wikicommons

新冷戰的源起,並不在於美國擔心中國取而代之,一個連民航機噴射引擎技術都要靠間諜偷的國家(這也從側面反映了中國「自行研發」戰機引擎的技術天花板大概是甚麼位置),是從根本就不存在趕超美國的可能性的。

新冷戰的主因,在於過往20年中國的財富積累,使得它開始向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毛手毛腳,包括東亞的海路主導權,包括第三世界的經濟主導權,造成的影響包括但不限於使第七艦隊的海員過勞引致撞船,以及斯里蘭卡等一帶一路中伏國由無產階級飛躍成負資產階級。這些破事對於冷戰後世界安全體系的實質維持者,美國,造成了不少麻煩。

沒錯是麻煩,不是威脅。

因此美國作為不論是自認的還是實際上的世界警察,它都有必要將列根時代遺留下來的舊冷戰體制進行更新、重新導向,而具體行動就是給中國這個麻煩製造者賞兩鞭子,讓他安份點別打碎那麼多瓶瓶罐罐。

美國不是想中國死,或者說,它不在乎中國會不會死。

關鍵是,今日的中國,在這個問題上已經難以開出讓美國滿意的條件讓美國停下鞭子。過往四十年中國在人口紅利最豐厚的年期,選擇了用透支換取虛偽的榮景,今日面臨著人口老化的中國就已經不存在回頭的可能性。就如同一個人在他的黃金四十年選擇借債充大頭,四十年過後債主上門催債,他就算傾盡餘生都不可能還得起。一旦按照美國的要求,即使以最寬鬆的標準去照辦,造成的戒毒症狀都會致死。一旦降低關稅及補貼的貿易保護措施,中國由溫室中成長的國企央企在外資的直接競爭面前都不具備任何生存的可能;一旦美國決定中止技術輸入,以中國本身的技術儲備根本不可能撐起當今所見的社會形態。

pic by Weimeng at www.airliners.net via wiki

Maquette d’un LEAP CFM International (pic by KGG1951 via wiki)

先不說美國晶片斷供就造不出手機的中興、華為,就說固網通訊的骨幹光纖,使用的光纖介質、高功率激光晶片和高功率光纖光柵核心零件,甚至製造光纖線的關鍵設備都依賴進口。2017年5月完成首飛的「自主研發」商用飛機C919,所使用的引擎LEAP-X就是由美法合資的CFM國際公司研製的,連起落架也因國產鋼材承重能力不足而要靠進口;近年大力推動的電動車,動力來源鋰電池所使用的隔膜材料就由日本壟斷;開山建隧道用的挖進機,最關鍵的軸承部分也只能向由美國Timken、瑞典SKF兩家企業進口;艦船、火車、發電廠使用的5萬千瓦以上的重型燃氣輪機,也完全依賴進口。就連中國的醫療器械市場,外國產品也佔了70%以上。可以想像,技術被中止輸入後的中國,不論有線、無線通訊均無以為繼,發電廠停擺導致電網大範圍癱瘓,海上的大型軍民艦船、路上的電動車、大型貨運列車形同廢鐵,連醫院也因缺乏醫療儀器而只能提供最基本的醫療服務。當然這些景象不會在一瞬間全部出現,而會以儀器老化而無法換代、故障率大幅提高以及服務價格上升的形式呈現。

但另一方面,假使犧牲央企國企的壟斷利益,那就等於是動搖共產黨內部的利-權結構平衡,等於是黨內大洗牌。就如後期羅馬禁軍之於皇帝一樣,對於當權者而言,大幅減少黨派營利的後果,不一定會比上述的末世級景象好多少。在這個兩難局面之下,它所能做的就只能優先犧牲下層的蟻民換取時間,等待天上掉下來的解決契機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