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只是不容許二制救一國(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the author

美國國會出版年度報告,表示有鑑於中國不斷侵蝕香港自治地位,美國或不應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

其實美國要修理中國,必定波及香港,甚至先挑香港出來打,很多有識之士都預計得到,一點也不驚訝。但社會賢達的反應和評論,不知是身位所限,還是真的在狀況之外,越吹越令人一頭霧水。

發表報告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的確羅列了不少香港的事例,以證明香港的自由和權利受侵蝕。例如香港民族黨被解散、政治異見者被取消資格、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做午餐演講,副主席因而被拒絕入境等等。

但我們只看到我們想看的,民主人士和異見份子詮釋著報告、評論著美中關係,似乎有意無意將事情簡化為:因為香港自由和人權被侵蝕,所以美國現在要出手制裁香港。或者說,將這個結果,簡單歸結於香港很多人親共擁中。後面的情況當然沒錯是這樣,但香港赤化也不是最近的事,如果中美之間沒有爭逐霸權,恐怕香港再赤化,美國還是會維持差別待遇,不再他想。畢竟美國在不同時期也支持過很多專制獨裁國家,香港沒有民主自由,變成中國的臣民,像過去十幾年,對他們來說完全沒有問題。

美國打算改動的是自己,而不是香港。報告的結論,是建議美國要想想自己的技術是否仍然輸出香港。這是關於「中國製造2025」、關於習近平說的「國之重器」、關於早前美國與中興的晶片之戰。

美國現在決定要防止自己的戰略技術 (主要是科技及軍事技術)落入中國手中。所以既然認定香港已經徹底赤化,則香港人和香港公司亦不宜沾手美國有份的敏感技術,免得中國用各種學到、借到、偷到。香港能做中國的白手套,中國是買家,而美國是賣家。沒有美國說ok,這白手套是做不了那麼多年。

現在美國沒有說要改變香港現狀,她只是建議自己的政府改變對香港的態度,不要當香港是獨立國家一樣做生意。跟香港打交道,就等於跟中國交打道。香港是一個受僱於中國的賊。這個報告暗示的,就這樣簡單。

其實早前中興有問題的時候,中方就突然有一系列動作,習近平又說要支持香港做高新科技的中心。其實說到底,就是要「加大力度」使用香港制度的掩飾,用港資的名義與外國科技公司合作,進行技術轉移。因為中國的產業要升級,所以才有「中國製造2025」,但其實這個大政策是一個科技賊的proposal,將自己要偷甚麼東西都明明白白說出來。

中國人可以「自主研發」,但研發趕不上產業要升級、維持繁榮穩定的死線,所以要解決這個硬傷,就要靠偷。而中國被圍堵之後,香港就肩負扮作中立第三方,為中國繼續偷野。這是中國的盤算,而美國要截擊這一點。如果中國不肯放棄,那麼有關的壁疊可能從限於軍事和科技物資,擴大至其他商品和服務,造成香港其他界別的損失,來為中共和港土政權內部製造壓力。

當然將香港問題國際化很好,也是香港人應走的路。但現實地說,我們的事情,其實只是全餐之中的配菜,並不是最重要。畢竟一般人不是自由派和民主回歸派巨嬰,不會總是在找媽媽,不會期望趙紫陽或者克林頓是自己切身權利的救星。

畢竟在這個報告中,美國的切身利益才是議程。他們最不滿的也寫在前頭,因為中國做了很多「史無前例」的事。首先就是習近平取消了任期限制、然後香港特區竟然拒絕移交逃犯,又不准美軍軍艦駛入,之後就是關於民族黨被查禁,是歷史上的第一次黨禁。之後才是我們日常經歷的中港融合、大灣區、一地兩檢、傳媒學界自我審查之類。

這當然在描述香港的苦難,但報告只是說明中國已經完全掌控香港,因此美國在輸出東西的時候,需要keep an eye on Hong Kong.

美國討論香港的自由和人權,是沒有無緣無故的,但這只是事情的果,而不是因。美國要中國讓步:不只是貿易的,而且是涉及其國際行為乃至政治體制。如果中國不讓步,她就會堵著香港,加速中國窒息。

因此本地的政治人物第一時間回應事件,也就真的是即時回應的水平,他們把「一國兩制」說得像真的有那麼一回事,真是演戲演久了不能自拔。泛民借勢批評當權者侵蝕香港自由,毀壞「一國兩制」;泛民出身的知名變節者也批評「反對派」把實情抖出來,是想「一國兩制」走不下去。這兩種是一體兩面的思維,就是誤將現象當成本質。事實上並不是特區容許一下異見作家演講、中港融合減一下速、對香港人好一點,美國就不會想堵死不合作的中國。只要中國不合作,而美國又有實力,她就會這樣做。

「一國兩制」也這樣好好壞壞演了十幾二十年,「一國兩制」只是裝飾一下表面,不要嚇走外資;中國做自己事情的時候,白手套穿得好好的,美國不會不知道;只是以前跟中國是哥兒們,你的人就是我的人,你的議程就是我的議程。但現在不同。這裡的自由民主承諾是真好假好,恐怕不是一時三刻會有人在意;但對美國現在的反華議程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中國不能借香港撓過圍堵。如果「一國兩制」會令他們的反華包圍網名存實亡,西方也會很果斷地不再承認「一國兩制」。

香港人促請中方尊重「一國兩制」、政客出外游說一國兩制好重要,恐怕都無助於問題。因為良好運行的「一國兩制」,就是幫北韓洗錢、幫伊朗運電子零件、幫中國集資和偷技術的那個「一國兩制」……一旦被視為圍堵政策的漏洞,這套「守護一國兩制」的語言只會令這些Lobbyist和香港本身,看起來更像中國的同謀,可能令香港被打得更慘。說到底「一國兩制」是中美共謀的結果,當中美不再和鳴,它就自然會消失或名存實亡,只是物理結果,或者像氣候異變令恐龍滅絕一樣。

要維護那套冰凍過渡期的體制,只能是中美重修舊好,或者香港盡快選邊。前者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後者則更複雜。因為「一國兩制」冰凍了一班恐龍的利益,「一國兩制」是將香港凍結在恐龍時代,令恐龍可以繼續做地表霸主。而結界外的世界,已經是脯乳類動物的天下了。若這個時間斷層消失,很多人的專業利益、貿易好處,都要馬上消失,不能適應的恐龍就要群體滅絕。

現在香港社會賢達面臨的困境,是這套本來美方不反對並且參與的法術,現在被視為黑魔法,有害美國。因此美國不再參與維持結界。但這重結界其實不是中國說了算,東西要賣到美國,也要美國肯輸入技術。只要美國不買帳,就等於「國際不買帳」,香港就真真正正變成一座中國說了算的城市。並不是香港那些恐龍游說北京對香港好一點,就能指揮美國是進是退。

美國當然是在乎自己利益,因此說到底,香港的恐龍們恐怕不是要游說美國,而是要對中國曉以大義,勸說他們低頭,停止稱霸行為;理順了中美關係、重建美國是世界中心的秩序,香港的買辦和專業階層才能繼續做高等華人。若果中國要一戰到底,或者香港的恐龍們還在發春幫中國爭取待遇,香港的命運就只能受罪,如願以償跟中國共赴國難。

事情說穿了當然不好聽,但事情真的與民主自由人權無關。如果中國不願意讓步,那麼香港被制裁,也算是為肢解中帝國霸權出了一分力,畢竟中國這個霸權恐怖得多。恐龍的長痛可以造就其他物種的短痛。不肢解中國一次,香港就永遠是美中對抗之間的前線,求出無期。當然在前線也不是不好,富貴險中求;但死了就不要抱怨,畢竟很多人在香港做人做事,都只看著北京,以為這就是世界的全部,現在美國說幾句,他們才驚覺原來事情不一定是中國說了算,中國不一定是世界的中心。

看這些事情,不能太自我中心。好像工聯會的愛國憤青議員,說「一國兩制」是《基本法》和中國說了算,不需要美國施捨。雖然說中二病也可以做議員,甚至當國,但是瑞凡,《基本法》可以規限港獨份子,可規限不到侵侵和美國佬的。

原載方格子,獲授權刊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