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民運無限美(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of youtube clip by the Epoch Times

劉小麗幫李卓人宣傳的時候,說投他是守護香港,守護庫房,守護下一代。甚麼孩子、老人家都抬出來了。

其實一般人都是明白人,因此那些渲染誰是關鍵一席、誰輸了就會世界末日的催票,是格外弱智。隨便拿一些口號來探究,都會令人尷尬。守護庫房庫房?那敢情是哪一候選人都做不到的。我不是針對任何一個,而是說所有人都是垃圾。就好像最近開通,搞到東涌人好慘的港珠澳大橋,當年李卓人自己和泛民,就像親北京派一樣,投了支持票。一說「守護庫房」,就觸動傷痛。這麼多年來你們都沒有守護庫房吧?

這不是在針對李卓人。如果說投李卓人好過其他人,那麼就是說他在守護庫房的能力比其他人好。但事實上議會裡面沒有誰人做過這件事。這不只是親北京派的問題。其實在很多議案上,泛民與親北京派的立場一模一樣。

沒人會期望立法會議員要做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但議會作為某種抗爭的空間,泛民也沒有守護,他們的取態是跟親北京派一樣,「攜手努力」,不斷收緊。這當然是說泛民跟親北京派一樣,支持了收緊議事規則。其實我們是普通市民,議員的議事權沒了、尊嚴沒了,也不直接關係我們。只是說泛民保守派對自己政治路線的振振有辭,其實需要一個有效運作、有效制衡的議會作為基礎。而這基礎是他們自己也有份破壞。

其實香港人應該很厭倦,因為每次都是這樣。新界東補選那一次,公民黨支持修緊議事規則的舊帳,也被翻出來,政客總是迫於選舉壓力,才不情不願的說,當時政治氣候不一樣。那麼守不住庫房,自然也是政治氣候不一樣。將來要通過一些惡法,廟堂諸公無事可為,到時又賴政治氣候。

然後那一次他們說,梁天琦也不是不好,不過今次真的好重要,還是先投楊岳橋,下次先投你:李柱銘現在竟說了同一番說話,說下一次可以投馮檢基。不是說馮檢基已經是共產黨的人嗎?如果他已經被逐出泛民的那個名門正派,那理論上應該從此以後都不投票給他。

李柱銘老到這樣說的話,只是說溜了嘴,誰人投不投共,只因形勢是否相爭。

中方當然有自己的佈置,可現在是一台大戲,你在黑臉的曹操旁邊,也成不了君子,那倒是你要反省自己。

被香港的社運圈政圈毒害得多,會以為政治是門派分類學,或者捉鬼學,而忘記了政治的本質是說服群眾。好的,親北京派那個人很hea,但其他人也很hea。一個投票紀錄劣跡斑斑的人,就不要用「守住議會、守住庫房」來推銷吧?有一些吃盡奶力來推銷李卓人的網台,說李卓人雖然不算完美,但「大是大非」的時候一定穩妥——大是大非,不就是港珠澳大橋,或者議事規則那些問題嗎?然後李卓人和其他所謂民主派,其實是一樣failed的,然後之後才故作天真說,我錯判,我當初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李卓人現在說,下不為例。

RTHK九西補選論壇 基哥質問李卓人當年為何支持修改議事規則?卓人咁樣答喎。

黃覺岸發佈於 2018年11月1日星期四

難不成社運圈子認為每年那個六四議案才是大是大非?抱歉我們一點也不關心,那不是我們的大是大非。

其實真正的顧全大局,不是叫人必須投哪一個,也不是渲染誰輸了之後就會世界末日。事實上,事已至此,誰人都不是關鍵一席,中國已經在打超限戰,議會的性質就不會很關鍵,自然裡面的誰人都不會是關鍵一席。連李慧玲在推銷李卓人的時候也勸人不要再亂吹「關鍵一席」,就十分有代表性。也許是因為李卓人太難sell,所以他們才把精力放在馮檢基身上,於是馮檢基也把握機會借傷成毒。為甚麼他們那麼熱烈?大概就是因為香港的社運圈子,本質上就是希望圍繞著議席,與中國曖昧探戈下去。

其實中國很成功地將議會從現實政治中切割出來,因此任何選舉活動,看來都像在虛空中打轉。而這個虛空的你打贏了陳健康嗎?那不過像一個人在牆邊跟影子打架,在一般人眼中是毫無意義。輸掉了,也不過像看了場猴戲。社運圈政界那些恩怨情仇,外面也不在乎。因為很成功地,香港人的生活、權利和尊嚴,近年都已極少因為議會而略有提振。

沒錯香港人很想贏,即使是少少也好,但很抱歉,誰家誰黨贏了一個議席,不算是勝利。因為泛民也大勝過很多次,然後那些千億基建一項一項在議會裡通過。

議席的意義,即將收縮到連一時的欣快感都無法提供。這當然是很多因素造成的,好像經過了大型運動和審判;還有中國剝奪議席之後,也連帶取消了議席的神聖感。經過了這些,就好像久經人事的中年人,不會對愛情有少年的幻想,你還在說孔子和耶穌都說過,初戀無限美,不脫節嗎;他們覺得「民主派全力支持」是賣點,就好像還在說「我會愛你一世」,一切都是掩耳盜鈴的。

他們說香港人有無力感,其實不是,香港人也還是會投票,甚至會繼續投民主派的,畢竟在中國篩選之下,泛民也是可以接受的人選。香港人只是無法回到那種「你說你是民主派」他就會給票的單純。最後整個板塊,就會收縮到民主黨和公民黨就算。很多那個年代的人,評論甚麼事情(不只政治)都好,說到底就是呻吟,哀嘆世界為甚麼不像八九十年代那樣單純美好。

以下這個尋常的觀點,在他們的世界也大有爭議,那就是當下人對議席的理解。其實不管是擁有多少議席,都不是事情的核心,重要的從來是背後的組織和社群。而事實上議席經常有二桃殺三士的效果,不斷破壞香港人的那條統一戰線。親北京派和泛民,都常常說要團結,但團結總是失敗。因為他們的意識形態與主張, 本身就遠離大部份人,也侵害相當多香港人的利益。例如支持那些不必要的基建,中國民運情意結、不反對或者歡迎中國殖民之類。

其實香港人對誰是民主派,最終都會失去興趣,不是這一次,也是在下一次,因為最終人們會關注實際。說到底香港的投票率一直偏低,因為看穿了行政獨大,議員的發揮有限?但現存的版塊根本也不代表主流民意。例如移民問題,兩邊都不敢造次,但那卻是香港人的根本利益。

李卓人作為一個產品的短板,嚴格而言不是老、大中華,而是他們始終來自上一個世代的結構,而那個結構只是中英雙方的裝置藝術,政治是以不接觸現實、不改變現實為綱,一切停留在倡議和請願的層次,它甚至無法令政權有意欲去將他們當成真正的敵人。當真事情爆發,例如六四、雨傘、旺角騷亂,看他們的反應就知道這一點。他們的反應是逃避、反感,希望事情能回到八九十年代的那個樣子。

這個結構問題,是世代的問題,因為他們和中共一起堵死在選舉體制,明眼人都知道,他們已經變成選舉機器,而多於成為一個共同體,所以越來越多人會將精力轉移出去,2016年是一個重大的年份。這些人不是特別討厭李卓人,只是知道之後議會還是會通過另一條港珠澳大橋,然後議員在臨近選舉的時候又勉強道一下歉。一切如此輪迴,說到這裡,你也覺得沒意思吧。

香港人當然還會投票,但心境已經不一樣。在2014年之前,他們懷著未來將會民主化的希望,因此泛民就算在議會裡投票取向跟對手一樣,泛民的名號也有號召力。這是中國以往沒把話說清楚的恩賜。李卓人自稱是64一代,其實那一代只是在花用餘下的時代紅利,上一局早已終結,一般人能選擇的,不是繼續在上一個終局浮沉,就是老實開始下一局。

獲授權轉載,原刊方格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