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幕後,最廉價的演員、最低賤的道具 】(文:Roni Wong)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近幾十年,礙於影視業市道不濟,加上電視台的制度文化使然,劣質製作的節目氾濫。一方面,電視台要追收視,劇情就得要嘩眾取寵;另一方面,節目製作開支有限,成本往往就轉嫁到最廉價的演員、最低賤的即棄道具—— 「動物」身上,結果動物用尊嚴、甚至性命埋單,在不少監製眼內,最合乎經濟效益莫過於此屠房的豬,顯然是弱勢,生前經已歷盡痛苦,死後還得要被凌辱,褫奪僅有的尊嚴。那和槍傷了一名弱勢基層,然後在媒體前豎起姆指,一臉自豪,展露笑容⋯⋯那種態度、那種修養、那種冷血,一樣教人看得心寒。

成功的電視劇,膾炙人口,七十年代有《家變》和《狂潮》、而八十年代較經典的有《上海灘》、《義不容情》,加上當時社會因素、工業起飛,正值影視夢工場的黃金時期。那時候,上至管理層、導演、監製、編劇、演員,下至燈光、收音到場務等,無不戰戰兢兢、認認真真地「做電影、拍劇集」,每個人也在追夢。那時的銀幕上,絕少會出現『等朕 Check 下』、「跳樓騰空三十秒」或者「 單手攀岩傾電話」的馬虎荒謬情節。

近幾十年,礙於影視業市道不濟,加上電視台的制度文化使然,劣質製作的節目氾濫。一方面,電視台要追收視,劇情就得要嘩眾取寵;另一方面,節目製作開支有限,成本往往就轉嫁到最廉價的演員、最低賤的即棄道具—— 「動物」身上,結果動物用尊嚴、甚至性命埋單,在不少監製眼內,最合乎經濟效益莫過於此,不是嗎?例如,早前無線電視《美女廚房》節目,要求參與藝人烹調菜式,包括當眾活捉、宰殺或將未宰殺的動物活生生拋進鍋裏活烤,凌辱動物、令牠們承受不必要的痛苦。其後,又有肥媽的樂活享受、識飲識食節目,提倡北上大灣區進食淡水魚刺身,誓要教人食得招積。(基於病菌、寄生蟲問題,食安中心最終呼籲市民停食。)

這些劣質的節目,背後的共通點是: 不談社會責任、只談廉價消費動動、搶眼球、追收視!

無獨有偶,昨晚一齣無線劇集,再次出現一幕令人噁心的畫面。一位女演員手纏拳帶,東施效顰拳王 Rocky 的情節,在擂台上撃打倒吊的豬屍沙包。抱歉,我並沒有能耐考究,劇組人員是否無錢購買道具沙包、還是反智地認爲此舉合乎劇情需要,是一件非常地「型」和「有毅力」的事。

這些都不重要。歸根究底,應該反過來說:社會上,有哪樣的觀眾、就有哪樣質素的節目;有什麼質素的劇集、自然就代表什麼修養的監製和演員。我不確定這位女演員,在拍攝這幕時,自己有什麼感受、又有什麼想法。

但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她竟然很自豪、高調、毫無歉疚地在面書發文,呼籲支持者收看。這到底是認知、還是良知出現了問題?

如果是前者,我可以告訴你以下冰山一角的事實:

– 母豬欄是鐵制的,尺寸不足一米乘兩米;
– 剛分娩的母豬,會被關進這狹小空間,只能站立和躺下,不能轉身;
– 這樣是為了防止幼豬遭母豬壓死,並避免豬與豬之間互相打架;
– 繁殖場的母豬飽受精神壓力,不斷噬咬欄杆發洩;
– 長期躺臥於排泄物上,身體受細菌感染,如患上皮膚病、乳房炎、膀胱炎等⋯⋯
– 運動量不夠,骨骼強度發展不健全,出現跛腳情況;
– 小豬離乳後 五-九 天,母豬再次進行配種,一直循環直到無法繁殖為止,然後被屠宰;
– 不足 四十 天的小豬,會被屠殺,製成乳豬。

屠房的豬,顯然是弱勢,生前經已歷盡痛苦,死後還得要被凌辱,褫奪僅有的尊嚴。

那和槍傷了一名弱勢基層,然後在媒體前豎起姆指,一臉自豪,展露笑容⋯⋯那種態度、那種修養、那種冷血,一樣教人看得心寒。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