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小寶、Ashraf、香港人(文:香港新中史學社無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開埠一百多年, 從來在國際間的定位都非常清晰。 我們的成功之道在於周旋於大國之間, 左右逢源。 既能帶領 “中國” 的企業走向國際資本市場, 又能作為外國企業的買辦大做其代理人生意。 簡單來說, 香港就好像金庸筆下的韋小寶一樣, 既是康熙的得力助手, 又是天地會的舵主, 神龍教的白龍使,還在俄國當上伯爵。遊走於朝廷,江湖,番邦乃至於邪教,不論甚麼立場原則但是行事卻有底線。他曾向康熙自言 “ 奴才對皇上是忠,對朋友是義, 對母親是孝,對妻子是愛…….” 康熙聽後笑罵道:”你這傢伙居然忠孝節義,事事俱全!“ 韋小寶雖然是市井出身, 貪小便宜又不學無術, 但是他確實是忠孝節義全部做足,不然又豈能取得那麼多不同老闆的信任呢?

本來韋小寶這套處世”哲學“確是到處都吃得開, 但是久而久之,問題來了, 他所有的老闆都逼他歸邊。這時他又如何自處呢?顧炎武,查繼佐,黃梨洲,呂留良四位江南名士齊齊勸他不如自己舉一支義旗, 效當日漢高祖故事。但是韋小寶本來就是一個胸無大志的小人, 對爭天下甚麼的全無興趣, 因此索性帶著妻兒財產回老家花天酒地開妓院便算了。

香港人今日面對的情況又是否和韋小寶當日很相似呢? 香港一中一西兩面的老闆今天從貿易戰迅速升級到冷戰, 隨時更有可能在南海或台海來場熱戰乃至核戰。 香港與新加坡一樣作為東亞的韋小寶已面臨必需要靠邊站的時刻, 有錢的香港人固然可以選擇移民, 但是留下的又該何去何從?現實中金庸選擇了投共但是這又是否一個理想的選項?

筆者想介紹各位看看 #Netflix 新推出的電影: #TheAngel。 這齣電影主題是關於埃及與以色列在西奈半島爭霸的故事, 電影的情節完全根據真實歷史而定,緊湊精彩。上世紀冷戰時代的中東風雲幻變,大國較量之間奇詭百出,正是高手用武之地, The Angel的導演駕馭得宜,將冷戰時中東諸雄的爾虞我詐演繹得淋離盡致。
電影一開始講述埃及總統Nasser的管治末年, 雖然埃及在Nasser管治下社會主義政策發展成熟,政府保證了埃及人民得到基本溫飽, 而且Nasser曾經帶領埃及脫離英國殖民管治獨立建國, 因此Nasser在埃及被視為國父,民望極高。 但是埃及軍隊在Nasser指揮下與以色列作戰時卻接連大敗, “六日戰爭”一役丟失了西奈本島大片土地及戰略樞紐蘇彝士運河。 Nasser政府的管治威信因此備受質疑,Nasser本人也致力收復失地,無奈埃及軍隊管理落後,屢戰屢敗, 連帶埃及的中東霸主地位也一落千丈。

電影中有一幕提到埃及的政府要員在開羅開會討論如何規復, 一眾面目猙獰的“老領導” 翻來覆去只是懂得討論如何借蘇聯“老爸”之力還擊以色列。這時Nasser的女婿, 留學英國的Ashraf卻別有見解, 他提出蘇聯不過是冰山, 絕不可靠。 莫說蘇聯本來就不願支持埃及與以色列在中東全面開戰, 免得美國有籍口介入中東事務,而且蘇聯本身的社會主義“模式” 由政權主導國家“發展” 不會獎勵人民自己的創意,長遠下去必然倒台。 埃及現在應該做的是借聯合國及美國之手與以色列講和,這樣對雙方都有好處。 Ashraf的想法震驚四座, Nasser更當面訓斥Ashraf少不更事,而且Ashraf事後更發現原來Nasser秘密準備借他好賭為籍口迫他離婚。
Ashraf本來準備你不仁我不義,向以色列的情報部門出賣埃及的機密報復。 但豈料Nasser竟然心臟病發暴斃。

這時Ashraf便借機幫助繼任的總統Sadat除掉親蘇的內閣要員, 一舉擠身埃及的權力中樞。 Sadat是較開明的領袖, 他雖然時刻以收復西奈本島為念但同時他又不像Nasser一樣行中央集權, 在Ashraf及其他閣員影響下他慢慢把經濟及政治權力下放, 埃及開始步向富裕, 國力增強。 Ashraf又同時將計就計,借以色列情報部門 Mossad向他勒索之機向Mossad發放了兩次假的戰爭情報, 令到以色列誤以為埃及準備發動戰爭。

經過兩次誤報後以色列政府對Ashraf提供的情報從此掉以輕心, 因此當他第三次再向以色列警告埃及會在猶太教的“贖罪日”發動攻擊時以色列便顯得無動於衷。 豈料埃及這次是來真的, 埃及在以色列人過節時聯合敘利亞南北兩面突襲西奈半島及戈蘭高地。 以色列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最後三方都打得筋疲力竭, 在美國及聯合國斡旋下簽定Camp David Accord 和約, 埃及成功爭回西奈半島及蘇彝士運河,以色列也終於明白染指西奈半島必需要付出沉重代價,而且埃及也願意讓步給予以色列蘇彝士運河的使用權,因此以色列願意遵守和約。Ashraf這招“狼來了”成功為中東帶來多方共嬴的局面。

歷史當然沒有如果, 但是請各位細想如果當日埃及還是由Nasser及一眾頑固老人主政,摒棄Ashraf這類受過西方高等教育年輕人的意見, 勵行中央集權與大亞拉伯主義, 背靠蘇聯冰山與以色列作戰到底又會有甚麼局面呢? 埃及又會否變成另一個越南? 筆者也想請各位細想, 你願意香港未來變成越南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