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中國」的前世今生──與虛妄共生(文:飛燕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国」、「中国的」、「中国人」,每一日都排山倒海湧入香港人的意識。在路上,觸目皆是「中国」旗;子女放學回家,功課不是「我是中国人」,就是「中国最美好」;放工後,臨睡前,熟悉的旋律例必響起,提醒我「中華民族」很危險。每日耳濡目染,我們對「中国的」一切習以為常,但甚麼是「中國」?答案卻不是任何人能隨口答出。

一般人對「中國」的概念,可能是現今中華人民共和国(下稱「中共国」)的公雞型地圖,可能是幾篇曾背誦過的古文詩詞,可能是幾個大城市的位置,可能是為逃避政治鬥爭而被迫離開的故鄉,可能是在「中国」生活的祖父母,可能是「發展」(註1)圖暴利的地方…… 但假如「中國」真如一般人的想像中那麼簡單,過去幾個世紀,漢學家、歷史學家就不用那麼傷腦筋;遠的不說,近年就相繼有學者為「中國」著書立說,如葛兆光、許倬雲、許宏等。

有此現象,原因不一而足,但個人認為最根本原因,如葛兆光在《宅茲中國》中所言:「政治綁架學術」,「中國」一詞的內涵,在虛妄的政治口號及自相矛盾的史觀間飄忽不定,如今已到了瀕臨崩潰,再不能自圓其說的地步。例如中華民國(下簡稱「民國」)抗戰勝利後,蔣介石在《抗戰勝利告全國同胞書》中,宣告「新中國」是「推行民主憲政還政於民」的國家。其後國共逐鹿,中国共產黨勝出,民國敗走台灣。《人民日報》在中共国立国前夕,刊登題為〈舊中國滅亡了,新中国誕生了〉(註2)的社論,宣佈1949年以前的「舊中國的永遠滅亡」,由中国共產黨領導「中国人民」實現社會主義制度的「新中国的偉大誕生」,而信奉工人階級無國界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共產黨員,亦不再提及屬於舊社會的「中華民族」(註3)。但「新中国」成立後,帶來的卻是以消滅「舊中國」為名的文化大革命,以千萬計的「中国人民」因被批鬥含怨受屈而亡;狂熱的群眾到最後卻發現,所有運動,都只是那位一而再再而三多謝日本人侵略中国的毛澤東的政治鬥爭把戲,利用「新中国」挑動民粹,拉一派打一派,每一次運動都有一大堆政敵下台或死亡,每一次權力都更加集中在毛澤東身上。

另一邊廂,聲稱「還政於民」的民國,從戰敗國日本手上接過台灣,卻以高壓手段治國及進行經濟掠奪,台灣成為實然「新中國」殖民地,台灣人的生活比日治時更不堪,結果引發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新中國」血洗台灣。國共之戰,民國失利,1949年大本營被迫東渡台灣,同年5月開始在台灣全境實施長達30多年的戒嚴,及通過《懲治叛亂條例》,民國借此鞏固權力,剷除異己,大量台灣人因此被任意扣上匪諜、內宄的帽子,在各地被濫捕、濫殺、毆打及沒收財產,冤死、冤獄及傷殘不斷。

今年3月,中共国第五次修訂八二憲法,第一次將曾唾棄的舊中國產物 —「中華民族」寫入憲法,中共国主席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鼓吹「中国夢」,在「新時代」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舊中國又在習近平新時代重生了。回顧過去短短不足70年歷史,新舊交替,「中國」的意思因政治需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舊酒新瓶 ── 酒,仍然毛澤東那一套把戲,到最後犧牲的,永遠是不斷被奴役的「中国人」。

或有人會說,「中國」的意思不斷適應時代的轉變,亦屬正常。但請不要忘記,「中國」包含繼承的意思(註4),東亞大陸上由數十萬年前出現北京猿人(註5)的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的各個文化,再由被當成真實歷史的神話及傳說,到文明的開端商王朝晚期,然後一直數到清王朝及現代,通通被統稱為「中國歷史」,「中國」彷彿是一個延綿幾十萬年的實體。這意義下的「中國」,我暫稱之為「萬有中國論」。聲稱舊中國已滅亡,即否定萬有中國論,承認新中国至今只有69年歷史,在此之前的中國不復存在。那同一班人提出的「自古以來」的「古」,就只能上溯至1949年,否則就是自打嘴巴。同樣道理,拿1949年前的所謂「九段線」出來合理化侵占南海興建人工島,亦只顯出這班人橫蠻及唯利是圖,毫無原則。

圖 1: 中共国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的團結香港基金轄下的中國文化研究院,在其「燦爛的中國文明」網站介紹「中華民族」。作者:田曉岫教授,上載日期:2018年09月07日。在其舊版網站中,亦有相同專題介紹,根據Facebook專頁上的紀錄,此專題應在2016年8月6日首次發佈。

就算把舊中國言論像粉筆字般抹去,重新承認萬有中國論,即「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及一切反動勢力在中國」從未因中共立国而消失,所謂不平等條約仍然有效,及台灣人、滿洲人、蒙古人、維吾爾人…… 沙陀人、契丹人、鮮卑人…… 匈奴、北狄、西戎、夷人…… 北京猿人,還有曾在民國時期租界內定居的英、美、德、法、意、西、日、俄、比、丹、荷、瑞典(不要搞錯做瑞士啊(註6))、挪威、奧匈等,皆屬「中華民族」,皆是現今意義下的「中国人」,而這些「人」統統被逼變成黃帝子孫(註7)。在萬有中國論下,過往在中國發生的戰事,都變成「兄弟之戰」(註8)。宋遼之戰,岳飛豪氣干雲,笑談喝飲匈奴血,如今卻成煸動民族仇恨及分裂國家的千古罪人。八國聯軍?南京大屠殺?只是「兄弟鬩牆」吧了,無怪乎長春圍城不叫屠殺,六四只是事件。而假如二次大戰日本戰勝民國,則日本人鐵定是中国人(註9),不用分那麼細。

重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人當然不會告訴你,現存其中一份最古老的文獻《尚書》中,對黃帝隻字不提,黃帝要到戰國(由2500到2239年前)晚期才出現在銅器銘文上(註10),那黃帝後的唐虞夏如何有5000年?不要問只要信。他們亦不會說,現時主流認為是夏王城的二里頭遺址(註11),這個大概在3700年前的古城市才初具王朝氣象(註12),甚至連它是不是夏王城亦有爭議,「5000年前發展成民族和国家」?不要問只要信。他們當然更不會說,北京猿人屬直立人種,與現代人的直系祖先智人不同種,人類多地起源說?中国人是在東亞大陸上獨立發展出來的人種?不要問只要信。

又或當追尋東亞文化起源時,永遠被現今中共国的公雞型領土所囿,會不會錯過了遠古時由阿爾泰山脈、戈壁沙漠到朝鮮半島一帶的作用呢?真正的「中原」,會不會是在距鄂爾多斯只有三日路程,往盛產美玉的阿爾泰山脈必經之路的石峁遺址呢?找出東亞人類各部落真正的主要活動範圍(如下圖就是其中一個可能),會不會因為政治不正確而被扼殺呢?但無論如何,當我們有廣闊的想像,同時亦必須時刻警惕自己,在找到確切的證據前,這些都只是猜想,而不是以「政治綁架學術」,在神話、傳說、歷史、考古學中選取有用的材料捏造民族故事。

圖 2: 東亞文明起源及各族主要活動範圍猜想圖。由於尚在研究階段,族名亦故意漏去。

中共国念茲在茲超英趕美,我們就看看美國是如何看待歷史。智人在20000~30000年前由歐亞大陸經白令海峽進入美洲,成為美洲的原住民,之後發展出各式各樣文明,然後哥倫布東來,美洲進入殖民地時代,美洲人發動獨立運動後,美國立國。由始至終,美國都將人、地、政權清晰分開,他們不會像民國及中共国般,把30000年以來所有在美洲定居的人稱為美國民族,更不會把同樣使用英語的英國人稱為美國人,這才是民族自信及自豪的表現。美國可以做到,為甚麼強大的中共国卻做不到?沒有5000年文化而來的民族自豪感,難道就不能成国?假如真的不能,又為何要強求?

萬有中國論這種含混的思想,只能挑起盲目衝動的種族情緒,被當權者利用來達到分而治之及鞏固權力的目的,對正確認識事實卻是毫無作用!除非對古人類學有濃厚興趣,否則要求所有中學生學習舊石器時代的直立人,還有那些已被「遺傳系譜學」證實是錯的古人類分類——「早期智人」、「晚期智人」,卻故意忽略真正東亞人類祖先田園洞人及道洞人,及可能曾與智人混種的許昌丹尼索瓦人,這種政治掛帥的做法,不單止浪費莘莘學子的時間,還誤導他們,阻礙他們建立正見,對整個社會都有深遠的影響。也難怪強大的中共国「發展」得那麼好,卻連一塊晶片也造不出來了。

我不清楚萬有中國論起於何時,反正由漢王朝獨尊揉合了鄒衍五德終始說的儒術開始,東亞大陸上的無名虛妄就顯得越來越濃,否則魯迅就不會創作出阿Q。二千多年前董仲舒提出「通三統」時,「統」只是黑白赤三色,周王朝隨黑夏、白商而被配赤統;當下一位受命於天、一統天下的王者誕生,就會絀夏而法物服色再次尚黑,黑白赤三統終而復始,本就不是不斷繼承前朝的概念。以漢族本位反清的思想家章太炎則批評楊度〈金鐵主義說〉,認為民國理應按實際情況,實現「朝鮮、越南二郡必當恢復者也;緬甸一司則稍次之也;西藏、回、蒙古三荒則任其來去」的領土原則。由繼承前二朝擴展到萬有中國,美其名「恢復」漢族勢力範圍變成繼承滿清全部領土,這些概念就在中国人想當然、虛妄、貪婪中不斷被混淆,無限擴展,將掠奪變成天地本來如此的歪理;後再捏造歷史(註13),誤導想像,壓制對求真的堅持,通過教育系統傳播,令每一個人都對虛妄習以為常。辛亥革命,百年浩劫,兜兜轉轉,中共国今日又再次告訴世人,舊中國從未消失,權力終身集於一人,然後再看看美國的自信,由此可見胡混虛妄,就是進步的敵人。

東亞大陸上,每一個王朝都依差不多的軌跡運行,當權者的選擇亦可能是為勢所迫,要評價當權者,必須要由人民所需的角度出發。而虛妄,是人民所需嗎?還是勢的形成,是源於每一個人的虛妄?要打破宿命,是否應由破妄做起?這問題,我不敢武斷下定論,我希望留給本文讀者思考。

要談關於「中國」的還有很多,下次有機會再談,但假如你閱畢本文後,我相信你再不會輕易認為自己知道「中國」。

註釋

註1:現今「中国人」使用「發展」一詞時,多指基礎建設,及暗示是貪污及謀取暴利的機會。

註2:這篇經典的社論的第四段照錄如下:

从三年前的那个旧的政治协商会议到今天这个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划分了两个根本不同的历史时期。这短短三年间的历史事实,最后一次证明了中国的大地主火资产阶级的穷凶极恶,证明了中国人民的唯一出路,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举行人民革命,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革命统治,而建立自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年的历史,把这个真理证明得如此生动而丰富,使中国人民普遍地经过自己的经验认识了这个真理。这就保证了反动派的旧中国必然永远灭亡,而人民的新中国必然永远胜利。这也就决定了中国人民所要建立的新的国家制度,必须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有了这个国家制度,我们就能够保障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胜利的伟大成果;有了这个国家制度,我们就有力量随时击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及一切反动势力在中国企图复辟的阴谋。这个国家的政权,是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中的四个阶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其他爱国分子的民主统一战线的政权,是对于中国人民的敌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牛义及其他反革命残余势力实行专政的政权。中国人民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和政权形式,是经过了近一百年无数革命先烈前仆后继牺牲奋斗而来的,特别是经过了中国共产党二十八年的英勇斗争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二年的艰苦奋战而来的。中国人民为了寻求和创造这样的国家制度和政权形式,已经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代价,因此中国人民必须把革命进行到底,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积极参加到世界爱好和平自由的各民族的大家庭之中,坚决地一边倒,与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自由的国家和人民团结在一起,首先是和苏联及各新民主国家亲密地团结在一起,共同击碎帝国主义战争贩子们任何的挑衅,保卫世界的持久和平,为彻底完成中国人民民主革命并为中国和世界人民共同的美好的未来而继续奋斗前进。

註3:  聶耳作曲田漢填詞的《義勇軍進行曲》,原本歌詞中有一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於中共国立国前夕暫定為国歌。到文化大革命時,要打倒封建舊社會,田漢被指控為叛徒入獄,《東方紅》成為實際国歌,《義勇軍進行曲》只奏不唱。1978年第五屆人大通過集體填詞的《繼續革命的戰歌》取代田漢的詞,「中華民族」被消失,同句變成「萬眾一心奔向共產主義明天」。

註4: 先不論「繼承」是否事實,但卻肯定越來越受到爭議,盧斯達先生在其《「朝代」二字背後的中國式變態 — 從顓頊「絕地天通」到習氏「中國夢」》一文中,就鏗鏘有力地質疑「中國」是否「代」「代」相傳。

註5:  最新紀錄是170萬年前的元謀人,但中共国一般分析出土人類化石時,仍與北京猿人作外觀形態比較,中共国學界仍然視北京猿人為基準或開端。

註6: 〔瑞典、瑞士傻傻分不清?中国外長「推特」被爆鬧笑話〕,《自由時報》,2018年9月19日

註7:  根據梁啟超創造「中華民族」時提出的「滿漢同源論」。此亦為「同胞」一詞的來源,即血統上同為黃帝子孫的意思,「中華民族」是貨真價實的種族民族主義。

註8: 〔【網上熱話】初中中史書辯「岳飛是否民族英雄」 反方:女真族是中華民族一分子〕,《明報》,2018年6月3日

註9:  由於滿洲人征服大明,德川時代的日本認為滿清是異族統治,因此宣稱日本為「中國」。但此做法並非日本人首創,契丹人建立的遼國進佔中原後,亦曾宣稱遼國為「中國」,可見當時「中國」一詞的意思,與今日有巨大差別。

註10: 陳侯因敦銘文第四行第三字起為「高祖黃帝,邇嗣桓文」。

註11: 由於國學大師王國維證實了《史記.殷本紀》可信,很多學者就推論《史記.夏本紀》同樣可信,及深信夏王朝確曾真實存在,而很多歷史學家認為二里頭遺址就是夏王城。但負責挖掘二里頭遺址的考古學家許宏,就認為除非有文字證據,否則無法證實二里頭遺址與夏王朝之間的關係,夏王朝仍只能是傳說,能走出傳說成為信史及文明的開端,只有商王朝晚期。

註12: 見《講談社:中國的歷史 – 從神話到歷史 – 神話時代.夏王朝》第十章。

註13: 例如將神話歷史化,以黃帝與周人同為姬姓,為王權於家族內傳承的主張護航,及司馬遷以天下人皆為黃帝子孫,而為六國一統於秦漢撐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