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彭斯與羅斯福的宣戰前奏?Chapman Chen: A Comparison of Pence’s Anti-China Speech and Roosevelt’s 1940 Anti-Nazi Speech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Eng. summary below)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十月四日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政策演講,措辭之嚴厲教人想起一九四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在國會的反納粹德國演講。彭斯向美國國民警示中共正全方位干涉美國內政,全天候滲透美國政界、商界、學界、政界、報界,經濟政治軍事嚴重威脅美國,妄圖改變國際秩序,甚至干預美國選舉,「想換過另一個美國總統」。彭斯強調美國全民經達成共識,不會對中國退縮。羅斯福則全面批判納粹德國,指責軸心國垂涎美洲資源財富,不僅要控制本國人民的生活思想,還要征服全世界;羅斯福乃呼籲加緊生產戰爭物資,要求國會撥款援助遭法西斯侵略威脅的民主國家。一年之後,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一日,美國國會向德國宣戰。彭斯昨日的演講是否美國對中國宣戰之前奏?以下逐點比較彭斯反中及羅斯福反法西斯演辭,讀者可自行判斷。On 4 October, US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delivered at the Hudson Institute an Anti-China speech, so strongly worded that it reminds people of President Roosevelt’s anti-Fascist Germany speech delivered on 29 December 1940, one year before America declared war on Germany. Would Pence’s speech be a prelude to US declaration of war on China? This article point-by-point compares Pence’s and Roosevelt’s speeches. For example, Nazi Germany coveted America’s wealth and resources. Similarly, China has stolen trillions of dollars of top technologie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compromised America by way of trade deficit, currency manipulation, etc. While pre-WWII America tried to appease Nazi Germany in vain, contemporary America, after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Soviet Union, opened up its economy to China and accepted China students, hoping that China would become democratic when its economy improved, but that hope has gone unfulfilled. Both Nazi Germany and Communist China have tried to go beyond enslaving their own people. While Nazi Germany tried to set up military bases in Western Hemisphere, looking for chances to attack America, Communist China has set up artificial islands in South China Sea with military bases, posing a grace threat to the US Navy. Both the Nazi in Roosevelt’s time and the CCP in our era have tried to extensively infiltrate America and to sow discord among the Americans. Both Roosevelt and Pence therefore stress in their speeches the importance of enhancing American military.

邪惡帝國

羅斯福稱演辭稱法西斯德國為邪惡力量。National Interest.org作家Harry J. Kazianis則認為彭斯上述演辭令人想起列根總統當年叫蘇聯做「邪惡帝國」。

國家安全策略

羅斯福開宗明義道:而今談的是國家安全,美國正面臨新的危機。軸心國提出的「新秩序」是對歐洲各國的對抗,是對亞洲各國的對抗。

彭斯亦引特朗普總統舊年十二月發表的國家安全策略,指出外國勢力想重新發揮地區及環球影響力,改變國際秩序,挑戰美國地理政治優勢。

事關美國生死存亡

羅斯福:關係到我們生死存亡。絕對不能讓歐洲和亞洲的戰爭販子控制通向我們這個半球的海域。在太平洋北端,美洲、亞洲幾乎接壤。如果某個敵對國家在西半球有了軍事基地,我們美國城市就很容易遭到轟炸。我們現在就要盡一切可能支持那些正在保衛自己抗擊軸心國侵略的國家…..積極主動向我們的盟友運送戰爭物資。

彭斯:中國最想將美國踢出西太平洋,並企圖阻止美國幫盟友。習近平一五年在白宮花園聲稱中國無意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但今日北京在南中國海起了幾個人工島軍事基地,島上佈滿反戰艦反導彈軍備。本星期美國戰艦USS Decatur在南中國海自由行,中國海軍戰艦駛近四十五碼範圍內,幾乎相撞,中國軍事野心昭然若揭。中共更令三個台灣邦交國與台斷交,威脅台灣海峽安全。中國船隻又經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閣群島周圍巡邏。

積極備戰?

羅斯福:我們正在十萬火急準備自己的防衛,這些軍事專家、國會議員以及美國政府的共同的目標就是:保衛美國。在目前緊急關頭,美國正盡最大努力以最快速度生產一切急需戰爭物資。我國必須成為偉大的民主兵工廠。

彭斯:我們正在現代化美國核武庫,部署發展最新尖端戰鬥機和轟炸機,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艦和戰艦,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投資武裝部隊。 包括啟動建立美國太空部隊進程,確保我們繼續在太空中佔主導地位,並授權提高網絡世界能力,震懾我們的對手。

敵國垂涎美國資源財富

羅斯福:某些人對美洲豐富的資源財富早已垂涎三尺,伺機掠奪。那是股邪惡力量與財富的結合,志在主宰和奴役全人類。

彭斯:中共用了一大套政策,違反自由公平貿易,包括關稅配額、貨幣操縱、強迫技術轉移、知識財產盜竊、工業津貼,以建造北京的製造業基地,損美利益自肥。中國的行動令美中貿易差額舊年達到三千七百五十億美元。中國又利用所謂一帶一路「債務外交」,擴展影響。今日中國為亞洲、非洲、歐洲、甚至拉丁美洲各國政府,提供數以千萬億基建貸款,無法還清債務的國家,中國就會充公其機場港口之類。

綏靖無效

羅斯福:經驗業已證明,任何國家都不能對納粹分子姑息遷就。不可能用愛撫的方法把一隻兇惡的老虎馴化成溫順的小貓。如果一群匪幫圍攻你的社區,揚言要把你們斬草除根,逼迫你向他們交納贖金以保全自己的性命,那是「媾和」麼?

彭斯:蘇聯解體後,美國同意向北京開放我們的經濟,並將中國帶入世界貿易組織,希望中國的自由能夠以各種形式擴大,不僅經濟發達,而且政治開放,尊重自由主義、私有財產、宗教自由、整體人權……然而事與願違。

敵國無間道全面滲透

羅斯福:他們的秘密特務在我們國家和鄰國無孔不入,試圖煽動民族之間的猜疑仇視,以此引起內部衝突,並設法挑起勞資之間的鬥爭,如此等等。他們尚試圖喚醒沉睡已久的種族和宗教仇恨,在擾亂國家穩定的組織內煽風點火。這些麻煩製造者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把我們的國民分裂成互相仇恨派別,摧毀我們的聯合和防衛意志。也有一些美國公民,在許多情況無意識支持、幫助了這些間諜工作。

彭斯:北京正在採用整體政府的方式,擴大影響,用主動和強制方式,干涉美國國內政策和政治。今年六月,北京發布了一份題為宣傳和審查通知的敏感文件,指出中國必須準確小心,分裂美國國內各集團。中國共產黨正在獎勵或脅迫美國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以及地區、州和聯邦官員。最惡劣者,中國正博命影響美國公眾輿論,影響今年中期選舉以及二零二零年總統選舉。北京正企圖全面破壞美國人對總統、美國議程和美國最珍貴理想的支持,妄圖撤換美國總統!中國專門瞄準在今年中期選舉,舉足輕重的行業和州份,包括美國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員,利用貿易關稅等問題,挑撥聯邦和地方政府之間矛盾。比起中國,俄羅斯對美國的滲透工作相形見絀。

中國一直致力於在全球推進其戰略利益,日益強大復雜。然而,歷屆美國政府幾乎都忽略了中國的行動,在許多情況,甚至慫恿中國。

奧維爾式暴政

羅斯福:最近幾年的事實證明,現代獨裁者不僅當槍殺、鐐銬和集中營係權宜之計,而且奉若神明。他們口口聲聲世界「新秩序」,其實全心想恢復最古老、最野蠻的暴政。那裡無自由,無宗教信仰,無希望。那並非基於受統治者同意的政府,並非聯合班自重正常的男女,等他們可以保護自己的自由及尊嚴免受壓迫; 那是金錢與惡勢的聯盟,志在主宰奴役全人類。

彭斯:中國建造了個無與倫比的監察國家。中國元首打算兩年後,實行奧維爾式系統,控制人類生活所有方面,即所謂社會評分制度。宗教自由方面,中國開始了新一輪行動,大規模迫害中國基督徒、佛教徒、回教徒,例如將一百萬回民困入集中營。

法西斯國欲奴役本國人以及全世界

羅斯福:德國納粹頭子的用心昭然若揭,不僅要控制本國人民的生活思想,還要奴役整個歐洲,然後利用歐洲的資源征服全世界。此刻,軸心國軍隊聯合起來,瘋狂進攻所有生活在自由中的人。

彭斯:正如歷史證明,壓迫自己國民的國家很少會僅限於此。 北京還旨在將其影響範圍擴展到更廣泛的世界。 正如哈德遜研究所白邦瑞博士Dr. Michael Pillsbury所云:「中國反對美國政府的行動和目標。 其實,中國正與美國的盟友和敵人建立關係,這與北京的任何和平或正面意圖相矛盾。」

全民同仇敵愾

羅斯福:我們熱愛尊崇這個國家,以能侍奉美國為榮;身為美國總統,我以國家名義呼籲全國國民戮力同心。我以堅定的信念號召全國國民,我們的共同事業必將取得輝煌勝利。

彭斯:我們對中國元首訊息如下:總統不會退縮 ,美國人民不會動搖……我們仍將堅定不移地保障我們的安全和經濟。 美國各地正在形成新的共識……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將堅持到底。 中國應該知道美國國民和他們選出的兩黨代表都下定決心。

不戰不戰還須戰

羅斯福:我們的國策並不主戰,唯一目的乃係令戰爭遠離我們國家,遠離我們國民。然而,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一日,美國國會向德國宣戰。

彭斯:正如我們國家安全策略所述:競爭不一定表示敵意。正如特朗普總統明確指出,我們希望與北京建立積極關係。

天佑美國

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羅斯福對國會演講,要求對日宣戰,結尾道主佑美國。結果國會以壓倒多數投票通過。

彭斯演辭結尾亦道: 主佑美國!

一九四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在國會的反法西斯德國演講: https://millercenter.org/the-presidency/presidential-speeches/december-29-1940-fireside-chat-16-arsenal-democracy

二零一四年十月四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對華政策演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qcRbTCO4yE&app=desktop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