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研討會:香港兩制削弱,關注香港司法、學術、商業「變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左起,Heidi Wang-Kaeding, 戴耀廷, Jo Leinen, Carl Jones, Josef Weidenholzer, Malte Kaeding, 練乙錚, Tim Pringle. 本報記者拍攝

本土新聞曾焯文博士即時報道及翻譯/特派員梁玉熹現場報道、拍攝

繼二零一七年歐洲議會的香港報告書後,歐洲議會於九月二十六日中午(歐洲時間)進行研討會「香港:弱化中的一國兩制」(Hong Kong: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Undermined),重點討論香港的民主化及威權控制問題。這場在布魯塞爾歐盟總部舉行的研討會,由歐洲議會對華關係代表團長Jo Leinen議員(MEP)及Josef Weidenholzer議員(MEP)負責開場演說,Weidenholzer議員亦對研討會作總結。練乙錚教授、戴耀廷教授專程到場演說。會議並播放民選議員梁頌恆、游蕙禎、鄭松泰的影片,同時與民選議員羅冠聰進行十分鐘視像通話。兩位資深歐洲議員Jo Leinen及Josef Weidenholzer都表示關注香港的法治、民主弱化及「變紅」,希望更多人為香港發聲。

研討會分為三個主題,關於香港司法獨立的主題,由英國伯明翰大學教授Carol Jones主講,關於香港言論自由及學術研究方面的主題,由戴耀廷教授及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學者Tim Pringle博士主講;練乙錚教授及Heidi Wang-Kaeding教授負責主講香港投資環境。

Jo Leinen議員作開場白稱,國際普遍承認「一個中國」,但與此同時也希望香港保持「一國兩制」,以保持香港的自由與開放,然而,近年發生(銅鑼灣)書店人員遭綁架(kidnapping)、對公平選舉的阻止,最近更發生禁制香港民族黨的事宜,顯示香港一國兩制處處弱化中;而香港普選的承諾從未實現,雨傘運動失敗而未能爭取到真正的普選制度,希望大家都能為香港執言,歐盟關心香港,會幫助香港人保存以往自由民主的制度。

Carol Jones教授:香港很快變成新疆

Carl Jones教授(圖中)

Carol Jones教授的演說狠批中國人大釋法有系統地弱化香港的司法獨立,稱香港情況若繼續惡化,很快會變成新疆、西藏一樣。他回顧香港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時,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司法獨立、人權法似乎保障香港一國兩制,而ICCPR(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亦在九七移交前獲引入到香港法制中,成為香港人權法案;好多西方國家都稱香港一國兩制運作良好。

Jones批評稱,在實質上,香港言論集會自由備受蠶蝕。香港的終審法庭變半終審法院,皆因人大有權釋法。自九七以來,公眾對法治信心每況愈下,北京常攻擊香港法官,判朱經瑋入獄的法官受到好大壓力。香港司法部門常選擇性執法。好多港人非常悲觀,空氣中彌漫著悲傷、想移民,覺得香港法律不可靠,國際亦不可靠。英國無竭力維護聯合聲明,中國更話其為歷史文件。

Jones指出,北京要求香港法官愛國,即司法不能獨立。本地法律、移民審批權,都被北京操控。習近平主席終身制,打擊人權,中國政策高壓,香港情況若繼續惡化,就快同新疆、西藏差不多。香港終審法院僅有的外籍法官退休後,不知香港司法如何是好。Jones結語是,不能對香港情況抱持任何樂觀想法。

游、梁、羅:受害於中共發動的「宣誓鎮壓」

現場播放游蕙禎自述影片

現場播放民選議員游蕙禎、梁頌恆的自述影片,游、梁分別報稱自己是香港人民以數以萬計選票選出的民選議員,卻遭中國以宣誓不合規格為由,發動宣誓鎮壓(oath taking suppression),中國以修改法規、施壓法院的方式剝奪民選議席。民選議員羅冠聰則與會議現場進行視訊通話,羅冠聰批評中國人大涉違反《基本法》第一五八條,是越權釋法,目的在於政治篩選中國政權不喜歡的人。羅冠聰稱,英國脫歐後,或要依靠中國市場做生意,可能更看中國面色而行事。

鄭松泰議員亦有錄製短片在場播放,他稱自己二零一六年在立法會將中國國旗調轉,被法庭罰款;建制人士又向其任教院校(理工)施壓,要求該院校辭退他。

戴耀廷:中港當局以銳實力及硬力量統治

戴耀廷(右二)

戴耀廷教授在演講開頭,稱香港已成半獨裁地區,中、港當局將銳實力及硬力量並用,統治香港。所謂銳實力,是靠文化代理(cultural agents)影響香港學術自由,並且推銷港中融合,而硬力量,例如特首代表中共,禁止香港民族黨。戴耀廷稱,他剛牽頭出版了一份新報告「中國的銳實力在香港」(China’s sharp power in Hong Kong),由新香港公民團體Hong Kong Civil Hub編訂,志在做香港同西方的橋樑。書中講中國銳實力如何滲透香港政界、學界、商界、宗教界、新聞界等等。

戴教授續稱,中國在港的硬力量需要政治代理,例如特首代表中共。銳實力主要在文化界運作,靠文化代理影響香港學術自由。保安局最近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就係用硬力量;剝奪民選議員議席亦係用硬力量,將來區議會選舉恐怕亦如是。國歌法亦是硬力量,直接懲罰人。在言論自由方面,香港政府竟然講「紅線」,漠視法治,這就是運用硬力量,不准港人講港獨、自決,連香港眾志的周庭參選也被剝奪資格。戴稱,今年三月他去台灣演講,說如果中國變民主,香港人同上海人等等可以考慮選項如獨立或者組織邦聯,並無說支持港獨,但有人說戴氏踩紅線,又稱要對戴氏提告,可見是「銳硬兼施」。中國在學界以硬力量劃了紅線,造成寒蟬效應,例如大學教授可否辦論壇討論港獨自決,又或者寫相關論文呢?最近外國記者協會請陳浩天談香港獨立,受到很大壓力。香港各大學校委會容易受到政權控制,變成中國銳實力的文化代理人,這些文化代理人又推銷港中融合、高鐵港珠澳大橋,吸引香港人做「大灣區人」。

本報記者詢問戴耀廷,香港民族黨遭禁制,可見言論自由縮窄,香港是否變成一國一制?戴耀廷答覆,說他寫了十篇論文分析港獨的文化背景,並非支持港獨,他在網上發表,看看只是討論港獨,會否犯法?如果廿三條(國安法)立法後,本書可做「試點」。

Tim Pringle:二零一五年來香港大學自主縮窄

Tim Pringle教授(圖中央)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Tim Pringle教授稱,中國一直都沒有學術自由,但相對的學術空間,一度曾在二零零二至二零一三年間較為寬鬆,自從習近平大幅收窄學術自由以來,不但在中國大陸發揮禁制的威力,這股壓制的力量自從二零一五年以來,也在香港的大學發威,令香港大學的自主性縮窄。Tim Pringle稱,大學校董會是「文化代理」,在大學中,研究教學之自由極其重要,應無政治限制,但去年(二零一七)十間香港大學校長譴責學生提倡香港獨立,令人擔心,這是香港大學學術自由的顯著轉變(significant change)。

有聽眾回應Pringle教授稱,他知道部份中國海外學者因有親人在中國,仍受中共控制。

練乙錚:中共恐在香港「殺雞取卵」,控制民企

練教授(中央)

練乙錚教授回顧香港匯豐、長江實業分別在近年開始撤出香港、中資大舉進入香港的過筐,他稱香港很多公司事實上是「紅底」,管理人員有共產黨背景、貪污成性,他們強逼員工在香港選舉時,投票給建制派。練教授稱,中國資金已操控香港股市樓市,但這些中資的本質是「不穩定」的。例如馬雲近期懷疑「被迫退休」,郭文貴早前曾公開警告過馬雲、海航董事長王健,結果王健在法國神秘跌死。今年八月,中國「微信」、「亞里巴巴」、「支付寶」都變成國企,已經明顯顯示出「國進民退」,背後反映中共習派、江派權力內鬥。

練教授稱,習派代表太子黨,江派代表跟鄧小平開放改革的所謂平民黨。太子黨支持國企,江派較為支持市場經濟。習派連香港民企也想吞併,去年北京將董建華家族企業東方海外(OOIL)變國企。

練教授問,香港是否適合歐洲投資?如果投資者懂得玩政治、有中共高層消息才適合。如果你討厭中國政策朝令夕改,就應學匯豐一九九一年搬總部回英國,李嘉誠二零一五年將總部搬去個小島。

練教授稱,目前港中經濟融合,美中貿易戰會影響香港經濟。習近平何以殺雞取卵?因習近平想將香港經濟國有化,方法是收購香港民企,或國企民企合資。中國「一帶一路」靠西方資金,中共要保持一國兩制假象,一方面利用香港做橋樑汲西方錢,另一方面,想全面控制香港經濟命脈。上星期史無前例地禁止小小一個香港民族黨,即為先例。

練教授稱,中國經濟體系本由蘇聯社會主義模式,進化成鄧小平的所謂開放模式,如今似乎在走回頭路。習近平想利用如今中國經濟發達的優勢,促進國企,只因國企可以全面控制,民企不能。習近平想逐步將所有民企吸納入國企,中期頗成功。習派代表的「精英」會否帶領中國創造歷史?抑或江派的「平民」會帶領中國呢?短期來說「精英」佔優勢。

Heidi Wang-Kaeding:中國改變香港商界杜絕港獨

Heidi Wang-Kaeding(圖中央)

都柏林聖三一學院教授Heidi Wang-Kaeding發言,稱中國改變香港商界,甚至削弱香港法治。她舉佛指出,香港證監會最近稱會對「一帶一路」計劃彈性處理,即是中國公司即使不能符合某些準則,都可以批准上市。可見一帶一路是政治計劃,可能改變香港商界行為,甚至削弱法治。

Wang-Kaeding指出,在香港要註冊公司,越來越困難;在香港銀行開公司戶口亦諸多限制。所以很多公司都打算搬去新加坡。目前香港廿二間銀行有八間有紅色資本;外國銀行亦想打入中國市場。港元越來越依賴人民幣,李克強都暗示香港資本市場同中國掛鉤,可杜絕香港獨立。

Weidenholzer議員:不希望紅色影響力擴散

Weidenholzer議員稱,大家都應該為香港擔憂,香港的情況十分離譜,大家應為香港發聲,「紅色」的影響力不止限於香港,更進一步向全球擴散,他不希望香港目前情況將成為大家的未來;他希望大家致力捍衛法治(rule of law)而非以法統治(rule by law),這點對歐盟非常重要,從最近匈牙利漸趨獨裁可見一斑。

英國雪萊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的Malte Kaeding博士稱,就目前香港情況,他與一些學界人士正打算成立一個學術組織,促進在英國及歐陸的香港研究。

會議室滿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