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刊憲取締民族黨,港人言論結社失自由(文:原道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特區當局今日所謂「刊憲」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既強暴該黨,更強暴了香港的集會結社自由,進而強暴香港最為寶貴的自由開放,「特首」林鄭月娥、「保安局長」李家超等人在香港英治年代土生土長,呼吸香港自由的空氣,卻以「禁獨」為名在香港散播北方專制的污煙瘴氣,這些港奸、港丑,正是末代港督彭定康所言的,把香港的自主權利一點一滴地斷送的「某些人」。

香港自一八四二年開埠以來,一向是自由開放的國際城市,多數香港華人居民的祖先,正是為了逃避北方的專制封閉而來。中、港政權禁止香港民族黨,聲稱不容香港獨立之主張,踐踏《中英聯合聲明》之餘,其實正是肆無忌憚的毀滅香港自由開放的國際性格。

香港獨立之論並不新奇,早於一九六零年代已有馬文輝的香港民主自治黨提出,目的也不過是保障香港免於北方暴政之蹂躪;此論在一九六零年代不被英國所禁制,到二零一八年卻遭中、港政權禁制,可見馬文輝先生的先見之明;中、港政權違背國際人權自由潮流之封閉落後,更可見中、港政權之專制,遠超所謂英國殖民者;中國一步一步摧毀香港文明,所謂中國夢,即是香港人的噩夢。

中、港政權禁止民族黨、不容港獨主張,說到底就是不容香港人不做中、港暴虐政權之奴隸,不容香港人探討免於被中、港之專制政權統治之方策。

英國哲人J S Mill於一八五九年發表《論自由》:言論自由是幫助產生真意見的良好工具;Mill指出,人若要有行使自決的自由,就必須擁有「選擇與實踐自己的人生計劃」的自由,人必須要有機會了解可以選擇甚麼人生計劃,並可以自由的從各種來源獲得如何實踐的訊息,言論自由、出版與新聞自由是任何自由人不能妥協的權利。

再根據《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盟約》第二十二條第一項,人人有自由結社之權利。第二項亦列明,只有「民主社會」才可依法律之規定,以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之理由,限制此等權利。香港並非民主社會,各項人權、公民權、自由指標中,香港都屬於低度或有缺陷(flawed)的社會。正是香港處於人權、公民權、自由備受威脅之際,我們更要呼籲香港市民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出版、結社與新聞自由,讓香港人有機會自由探討、了解共同體可以享有的出路,自由選擇香港人共同的人生計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