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審判與抗爭|旺角初一夜的香港族群(文:區惠蓮)

Share This:
  •  
  • 163
  •  
  •  
  •  
  •  
  •  
  •  
  •  
  •  
  •  
  •  
  •  
  •  

左起:盧建民、陳和祥、梁天琦;右圖為美國之音拍攝,屬公有領域

報導無助理解初一夜

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一事由警察以國家安全及公共秩序、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力為由,希望保安局局長行使權力展開。這樣通過干預結社自由、進一步抹殺香港人的自由,23條分拆上市,其中更以判監威逼,此例一開,香港即進入以言入罪的法西斯統治時代,我們可見的未來就大概只剩下生存權。從這裡回顧2016年旺角初一事件,別具意義。

儘管媒體用了大量篇幅報導在政治審判下背上「暴動」罪被重判6年的梁天琦,但無助於公眾對當晚騷亂的理解。在旺角初一事件中,被重判的除了梁天琦,還有一位72歲的老伯伯陳和祥、還有三十出頭,熱愛香港大自然的基層市民盧健民(三位剛好是筆者的朋友)等等,當晚在場的還有那些年青的失蹤人口。

身邊有些一直支持民主的朋友把初一那晚的事理解為廢青被網上勇武的言論煽動、或有政治勢力介入下做出的錯事,而我這半年下來的觀察,和劉偉聰大狀一樣:他們是非常簡單,簡單到沒任何能力去應付這政權的人而已。我認為對於他們的犧牲,必需要有這樣的理解,我們才能在這紛紜的世代中再評估自己的責任。

種下真正的抗爭種子

這三人分別是香港菁英、基層市民、逃難至此的上一代中產,來自不同背景,是香港真正本土族群的縮影。這也即是說當晚不滿警方、不滿趕絕基層搵食的食環,面對曾開槍並以槍指向人群的情況下仍會反抗的,根本不只是社運常客,而是來自香港各階層的市民,特別是基層(被控的多為基層),這才是當晚的群像。他們的反抗不用理論知識的洗禮,可以說是庶民的義憤,是最直接的反應,而這樣的行為,我們可理解為得到約6萬港人支持(梁天琦在新東補選的得票)。

如果從判刑的輕重,可以看得出,旺角初一夜比起佔中、佔旺,更令統治者感到恐懼,這不是當權者所能預料。確實,2014年中環、旺角若從高處俯瞰,群眾警察的比例,他們只需要突破自衛式的武力心理關口,已能把運動推上一層樓。初一當晚的積極反抗種下的是真正的抗爭種子,正因如此,政府必需要毫不掩飾其政治任務重判以儆效尤。現在管治者的做法是否真的收到阻嚇作用?還是它在邀請市民在將來的抗爭上務必有加碼的心理準備,在法西斯的統治下以入獄為最低的成本?

警民雙方的夢魘

雖說食環驅趕小販是初一事件的導火線,在法庭所見的呈堂片段中,甚少有小販及食環的蹤影,警民間的衝突到底有沒有很清晰是如何發生呢?作為聽審者實不大有清晰的脈絡可循;影片中見到的是許多的情緒,市民面對警察時的不信任,至於警察如何判斷要架起高台以致群情更加洶湧?距離2014年「佔中」、「佔旺」不遠,當日清場時,警民衝突的流血場面已經種下仇怨,朱經緯揮棒亂打行人、傳媒被警方襲擊等等豈是冰山一角!梁作供時指出佔中時龍和道上的同學無故被警棍伺侯,另一邊廂,我曾目睹「佔旺」期間前線警員情緒緊張致同袍需在後用手扣住身體以防出亂子。這一切雙方肯定在2016年的初一夜記憶猶新,故此初一夜無疑是「佔旺」的延伸餘緒,也可視作佔領事件的最後反抗,而這樣的反抗由於沒有大台、沒有明顯的政治議題,習慣了被往常集會儀式規範的人,無法對事件給予合情合理的認知。

用「暴動」來定性事件的人當然不在討論之列,對於接受當年南韓學生擲汽油彈而譴責旺角初一事件的人,該如何面對自己的雙重標準?當晚的群眾無論是言語或身體與警方的對抗,是本能上、下意識的行為——均來自「佔中」「佔旺」的經歷,如果我們不善忘,會記得催淚彈如何激發民眾聚集,而初一當晚升級為鳴槍,群眾情緒自是難以自制!我們如何要求一般人像耶穌,教人在仇敵刮了你右邊的臉還要給他送上左邊?

梁天琦無需是英雄

pic via 梁天琦 FACEBOOK

事件中的梁天琦實踐並承擔了他所講「勇武抗爭沒有抵線但有原則」,《地厚天高》所呈現的那個真誠卻迷惘的梁並沒有認為自己是某些人口中的「香港英雄」,他之所以閃耀是因為他拿出了香港政界、社運界罕有的道德勇氣,證明了這樣的功利社會,有年輕人願意無私地為香港付出。他在庭上自辯,引出盧梭的《社會契約論》,侃侃而談,在空氣中都傳來無論是控辯雙方的律師、及陪審團不太耐煩的呼吸聲,他那些自己信仰的理念是如此寂寞,而在現實上他並沒有得到任何政治陣營的支持,回港殉道過程中內心去留反覆掙扎,即就判罪成的當天,他雙眼明顯像流過淚後的浮腫,正因他的矛盾過程,我們看見一個挑戰自己能力極限、克服對不義政權恐懼的香港知識青年。梁的審訊其實仍未完結,他可能面臨更重的刑罰,而他表明不會沮喪及放棄香港,是為死水一潭的民氣帶來洗滌。

定位在本土政治的梁不是打著「本土」二字來混江湖飯的政客,對於他始終相信的本土理念,不少泛民支持者能擺脫固有被污名化的民粹形象重新認識,梁於是成了重新統合泛民、本土支持者的人。

當71遊行人數銳減,群眾認清遊行已是一種自我安慰的抗爭手法,剩下的只有坐以待斃及如梁的勇武抗爭。梁天琦是不是英雄,是群眾決定的,因為在他身上,我們都看見一個可以勇敢的自己,我們可以不是只會盼望強者來打救的愚夫愚婦,如是,他便不會是我們所謂的「英雄」,而事實上,我們的社會,「英雄」打救不了誰,並且會在現實無情的群眾下白白犧牲。

當大部份人認為梁被重判是殺雞儆猴,對「港獨」思潮的徹底滅絕,且看重判的不只是他,事件中還有囑咐朋友「睇住香港」的盧建民,他只是一個從事飲食業的小市民,沒有任何政治背景、參予任何社運組織,卻亦被判七年之久,也有退休中產,兒孫滿堂並達古稀之年的陳和祥,被重判5年,這又如何理解?

為何重判盧建民?

pic via 盧建民 FACEBOOK

盧建民是個攝影愛好者、環保人士,看過他攝影作品的人都對照片故意的藍調留下印象,如果我們知道他每天生活在太空艙,就會明白那種藍得不怎自然的顏色,是空間壓迫而來的渴望,都帶有fantasy的味道。縱然像許多基層過著物質貧乏的生活,盧卻對香港有莫大的歸屬感,不少愛行山的朋友都和他有一面之緣,行山撿垃圾,捍衛香港的大自然,是他的嗜好也是他的生活,這些都不在鎂光燈下。

口齒不伶俐、生於基層家庭,初一夜為撐小販換來7年牢獄生涯,沒法探望患病卧床的母親和患癌症的父親。他不選擇逃走,是以香港為家。這裡我們不妨想想,一個露宿者的家當被掠奪尚且會反抗,但香港人是奇怪的,很能逆來順受;我們可以說因為貧困者別無選擇,但同時他們最不會放棄自己的根,最懂得珍惜及同情,這是盧建民當天在場的緣由,我記得盧在講述此事時提到的,是初一事件之後造就墟市政策,由此他認為自己的在場是有意義的。

然人性總是立體矛盾的,他只是個善良簡單的人,聽到被定罪時忍不住啕嚎大哭,沒有人想到當天的義憤帶來一個自己難以承受的後果。這裡是非關政治大議題上的抗爭,一個不只是顧兩餐的小市民在某夜某刻發揮了「說不」的最大意志,他會否是絕無緊有的孤獨聲音?他所代表的的階層,是最貼地,並會是在香港赤化過程中首當其衝受壓迫的一群,這種真實的無產階級在香港的為數,恐亦是足以動搖溫水煮蛙那鍋子的一群!故此把初一定性為暴動是既打壓「港獨」星火的同時,防止基層日後在紅色資本滲入,貧富懸殊以更赤裸苛刻的手段下的反抗會匯入港獨的勢流。

陳和祥作為一部港史的吶喊

陳和祥

陳和祥是退休裁縫、成衣廠家, 典型逃難到港,實踐獅子山精神、白手興家、參予建設香港、見證它步向繁榮,卻亦目賭97後香港大陸化,政客的投機;三代同堂,住在中產屋苑,退休後關心社會、政治,曾參與驅逐水貨走私客、反國民教育,還有2014年的雨傘革命佔領運動,在佔中預演時就開始參加,是511個被捕者之一。在雨傘革命中,佔旺期間,直至深夜才坐尾班地鐵回家。

陳是典型的良心中產,見識過所謂激進左翼「計定數」的抗爭,但並不參予網上所謂泛民本土的爭吵,縱然近年從「愛國民主派」一步一步轉變成為本土派,他一直強調的是無論泛民本土均該團結抗共。事實上陳是個溫文的長者,初一事件令他成了香港史上首位被控暴動罪的耆英,一位72歲的抗爭者,打破了廢青搞事的抹黑詮釋,展示了參與社運的無私典範,他入獄後亦曾不只一次因病入院,而抗爭被判的當天,到庭聽審為他打氣的,來自各陣營的社運人。陳在這次事件中,是作為一部香港歷史的象徵,那一塊磚代表了一個香港主體的吶喊,香港最後的良心。我們要了解他們面前的警察不是作為個體去考慮,而是作為當權者的工具被認知,細想他們那一代是如何赤手空拳,輸了他們能輸的來給下一代換取一個贏的機會?家非一日建成,既已落地生根,如何能接受家園被毀?

知識、義憤、良知結合起來的抗爭

媒體把2016年旺角初一事件稱之謂「騷亂」,而騷亂背後的躁動不安是一個城市的寂寞,面對極權統治排山倒海兵臨城下,上一代畢生的奮鬥成果被糟蹋、官商勾結下基層被壓在地面上的棺材(太空艙)、我們言之鑿鑿的社會理想原來只是令人打呵欠的悶話,大部份人寧願留在溫水的鍋中……但回顧香港社運歷史,旺角初一事件確實已跳出社運青年帶領抗爭的模式,2014年佔旺期間,街頭上討論的並非只是普選問題,而是親共政團在民生上的壟斷干擾,2016年初一驅趕小販只是個引爆點,而佔旺的餘震在這夜凝聚了各階層威武不屈之士,梁天琦、盧建民、陳和祥在這夜之前互不相識,不約而同的是不為減刑而屈服於政治審判、不因重判而喪志,而我相信他們只是他們後面那個背景階層的表表者而已,到底他們後面的族群有多大?在面對愈發肆無忌憚的苛刻統治,這知識、義憤、良知結合起來的抗爭會如何展現?特區政府如果認為管治是枱面上的一場Show Hand,那儘管看看港人輸無可輸時的牌。

將來的香港歷史,必需為這夜留一頁!


Share This:
  •  
  • 163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