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化隸楷|印刷体行書(文:明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倒行逆施,乃中共掌權*後最大特色。
*執政一詞,與歪政無關。

號稱民主,實則党主,所有媒体均為党喉舌,且一向如此,公然指令「媒体姓党」,流氓本相!

事事人民,實則屁民,「高知」*自批互評一文不值,低端人口拆遷驅趕,停水停電,毫不留情!
*高端知識分子

多党合作,人大投票,政協提案,裝模作樣,煞有介事,沐猴而冠,冠冕堂皇,「嚴肅」*云云。
*嚴肅處理,不知所謂。

遠古時代的甲骨、鐘鼎等文字,以及篆隸楷行草,各有功能,亦各有美感,歷久彌新,演化不輟,書法藝術,全球獨步。

簡化俗體,古已有之,正俗並存,相安無事,「一簡」*規範,病在一尊,思想文化,窒息而死。
*第一次簡化方案公佈是1956年一月底,二月一日遵行;「二简」文革推出後收回,少數成漏網之魚。

「語言文字改革委員會」諸公均專家學者,「毛主席」指示:最好十劃為限,一字多用。即使有此金剛二罩,「一简」不過500餘字,加上部首相同的(例如言金食等 )亦僅二千多,所以,其實是「繁简並行」。文改會的「煞費思量」和「寸步難行」,箇中隱衷,不足為外人道。

简化也好,简体也罷,原非中共發明,奈何當初「起念偏歪」,如今積習難返,更難的是它設計的五星旗註定它永遠當領導,永遠「高大全」,只好對「廢棄简体」充耳不聞。

篆隸楷行草,各有千秋。行書本因快筆連寫而來,草書更因疾速飛筆而生,強將行草二體「楷化」,到底是勢成騎虎,抑或東施效顰?

在港澳台和海外使用「正/繁體」的人來說,行書十分普遍,草書亦不乏愛好者,完全相安無事。而常用字三千之數,小學初中的 6一9年就能完成,何難之有?

自從中共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之創始席位,加上所謂孔子學院和崛起,影響所及,已蔓延全球:星加坡之華文以「一简」為標準,絶大部份國際學校也依樣葫蘆,非常可怕。

「二简」之所以煞車,肯定是推不下去,否則莫說最高指示的「限制10劃之內」,至少低於18或20劃的限制不妨一試。

前幾年,基於十數戴「漢字文化圈討論」和「中醫藥國際會議」,以及多次「人大」「政協」代表的建言,似乎「從善如流」,在小學增加了一百多個「繁體字」。

香港媒體中,某財經報的「裡着」二字,編輯嚴格把關,必須改用「裏」(里字套在衣字裏面)*和「着亅(電腦或冇此字:羊字另加一撇,下一目字;羊字和一撇相連,是以前大公文滙用法)。原因即來自「中央新規範」。
*分工:裙子有裡子,裡子在裏面

简体字楷書化,印刷品简体字,大小店鋪公司招牌和會議背板標題用简体字,絲毫不莊重嚴肅。1珠海拱北東莞太平深圳,八九成商店都是用繁捨简,一問之下,答案一律:好睇D。

樂觀地看,大陸網民日漸覺醒,而且敢於公開表達;畢竟,美感是有共通性、普遍性的。

附帶一問:
横行印刷取代直排,有甚麽道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