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樓奴、工奴說教的「本土感冒藥」廣告(文:原道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主打感冒傷風藥的西藥藥廠最近有一則「本土廣告」,六十秒的西成藥廣告題為「本地薑,可以強」。廣告由一把輕佻、擺明與人「鬥氣」的年輕男聲旁述,不斷用一些助語詞如「講」、「啦」、「囉」、「下嘛」、「咋」來強化廣告的情緒「氣場」。廣告在鬥甚麼氣?除來廣告是在「捍衛本土」、「對抗吹衰香港言論」?這則廣告獲得不少本土派人士轉發,有稱這是本土精神云云。

食感冒藥「做好自己」

人若病了就應當去治病,通常先去諮詢醫師、再遵從指示治療,例如按時服藥、休息,但這則醫藥廣告卻以這把令人不快的鬥氣男聲「說教」一番,再得出結論:「香港人務實,做好自己,就一定有成績,本地薑、可以強,幸福醫藥。」原來吃這種西成藥是否不只為了治病復康,還為了「做好自己」、變得「務實」?筆者想起「食用PHD奶粉會成為博士」的奶粉廣告,只是奶粉廣告還不及這則西成藥廣告「有趣」。

廣告先數說一輪香港的成就或香港的精英。廣告以有港人於世界啦啦隊比賽奪季軍,反駁「香港人唔開心」、以香港人很長壽來反駁「香港唔夠人口」、以學生CY Leo奪得世界口琴節兩屆冠軍來反駁「香港文化低俗」、以十九歲的陳家希登上珠穆朗瑪峰反駁「香港年輕人唔捱得」,在一堆「反駁」之後,廣告開始正面歌頌香港,例如郭灝霆獲場地單車世界錦標賽冠軍,建築工人以竹搭棚建設摩天大廈,麥理浩徑是世界二十大行山徑、十分好風景。

廣告與中國鬥氣?

廣告到了到最後十五秒,終於交代出前面一系列的「情緒」、「鬥氣」是甚麼用意;廣告稱,我們(香港)不要甚麼藍圖,不要說超越甚麼城市,「你唔悶我都悶啦」一句,中間停了半秒,像是想講一句港式粗口但沒有講出來,畫面又出現幾隻大白象,像是諷刺香港的各項大型基建;廣告展出一堆「心意卡」,包括「我要上車」、「嫁給有錢(人)」、「我愛香港」,特寫鏡頭是「搬大屋」、「力求上進」、「香港掂」,旁白作出結論:「香港人務實,做好自己,就一定有成績,本地薑、可以強。幸福醫藥。」

食藥與運動員何干?

廣告裡面出現運動員、登山好手、長途行山徑,香港廣告常用運動員來推銷不相干的項目,而特區政府也善用運動員作宣傳,可以算是這則廣告的「本土性」之一;這個「本土」傷風感冒西成藥的主要成份Paracetamol(撲熱息痛)的副作用包括引致嘔吐、出汗、噁心等,當然可以問,這些人吃了成藥還能否好好參賽或挑戰險峰?

奧運追求人類「更快、更強、更高」,在中國大陸變成了用舉國體制培養/虐待選手,早有論者指出西方國家的選手不少是業餘參賽,西方國家不靠舉國體制,他們靠社區運動設施普及、社會文化、工時、教育體制都鼓勵全民運動;中國靠催谷、揠苗助長,事後對運動員不聞不問,棄如敝屐。至於香港的醫藥公司用運動員來推廣食感冒藥,廣告中的運動員被借用來強化「本地薑、可以強」和「幸福醫藥」,究竟是哪門子的思維?食藥不是為了醫好病嗎?食藥與運動員的關係在哪裡?這倒讓筆者想起一些服食禁藥參加國際比賽的中國選手!

「香港人務實,做好自己」的表現

這家醫藥公司主要經營傷風感冒成藥,公司稱傷風感冒系列產品在香港是「連續十六年銷量冠軍」,近年亦開發出「無睡意」系列,藥廠介紹「食完唔會眼訓,無礙工作效率」,香港人普遍工時長、工資低、貧富嚴重不均、社福支援低、公共醫療系統供不應求,在極其擠迫而通風差的公共交通上互相傳染病症,而病了更往往不去見醫生、要求休假,很多人長期濫用各類「無睡意感冒藥」,自行在地產商的超市、便利店、連鎖藥店購買成藥,這算不算「香港人務實,做好自己」的表現?

查閱往日報道,原來這家醫藥公司的家族曾在沙士期間購得一棟物業,大發近十億,其餘獲利,不想而知。他們請廣告公司拍一則廣告,宣揚多吃感冒藥、「務實」、做好自己,真不知是否統治階級對於工奴、樓奴的訓話了。

西藥藥廠拍一則廣告宣傳,病了多吃他們的產品(主打為無睡意感冒藥),更要好好上班,務實、做好自己,找一些不相干的運動員出來宣傳,如果這樣的思想、意識算是本土,這種本土,你要飽佢。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