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花旦,大孝尋根(文:明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Havana Divas FB page

「何秋蘭」今年85歲,是純粹的古巴人,完全是因為太窮,跟母親流浪街頭,被一位姓何的夏灣拿中國人收容,取了個中國名字,其後因何得肺病而離開,幸獲華僑方標照顧,由於方標鍾情粵劇,有一班「國光劇團」同好,何秋蘭八歲學唱,十五歲已做花旦。

「黄美玉」父乃中國裁縫,與其他古巴女孩同於劇團學戲,「國光」最旺時日日演出,由西至東坐火車巡演全島華埠,何黄二姝年輕時俏麗可人,一旦一生,北美名伶「小燕飛」「牡丹蘇」「蘇州麗」等亦來登台,頗見盛况。

夏灣拿三面環海,属中美洲先進國古巴最繁榮的城市,可謂美國後花園。不過,一切被「大鬍子」卡斯特羅改變,革命成功,取得政權,卡擅於演講,動輒三五小時,某次失聲,包括黃美玉等「夏大」青年都很擔心,其弟代言後,復得繼續,大學生始釋懷。

中華總會館、金鷹戲院均「唐山」人聚集、聽戲勝地,大革命後,劇團解散,會館只剩一層,餘皆被充公為民居,不論華洋富人,一律傾家蕩產。

2011、2014年,秋蘭、美玉念念不忘為養父、生父圓夢,兩度赴港往粵尋根,何更於開平祭祖墳,細細撫摸墓碑,宛如方氏家人;黃亦找到先父族人,成功尋親。二姝又往佛山,在「祖廟」戲台合唱,引來鄉民稱善。探訪「廣東八和會館」時,一再唱曲,娛人娛己,如魚得水,快樂無比。「狀元坊」為戲服集中地,化妝師將二人脱胎換骨,幾乎「美若天仙」,需知道,何黃已為八十高齡之婆婆!

魏時煜導演兼編劇,費時六年追縱「古巴花旦」故事,電影人羅卡、攝影家劉博智、華僑子弟雷競璇等居中接引,紀錄片介紹百年老傳媒「光華報」,排字房即何秋蘭「執字粒」工作之所,饒富意味的是該老牌報紙用「直行」出 2017 年復印版,當此舉世「横行」,「豎直排印」可謂「空谷跫音」。

大老倌阮兆輝述伶人掌故,石澳戲迷邀得龍貫天、謝雪心拍和,為紀錄「古巴花旦」姐妹的粵曲情緣及「大孝文化尋根」之旅添枝加葉,尤其可感。

古巴,係至今仍存在的名義上四個「社會主義國家」之一,革命帶給人民是福是禍,值得研究。

明玉以為:
爵士樂對古巴影響十分十分重要,Jazz的自由節奏和複雜情緒,保護了這個共產國度的拉丁民族。卡氏兄弟和同志,不滿「美帝」扶植「傀儡」紙醉金迷,夜夜笙歌,但推翻舊政權建立新政府之後,打壓異己必有,似未至窮兇極惡,趕盡殺絶,亦不胡亂「修理地球」或「極度開發」,竭澤而漁,造成山河破碎、烏煙瘴氣,人慾橫流,加上做到「全民醫療保」和「教育真普及」,異議人士或難吸引民眾,唯有盼望新一代領袖積極「自我完善」,最終還政於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