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是否討厭所有中國人?(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the author

我在專頁收到一個網友的留言,是這樣說的:

「本土派是咪討厭晒所有大陸人?即使個大陸人好唔想做大陸人,好鍾意香港嘅文化同關心香港嘅政治,即使個大陸人支持香港獨立?我睇過你幾多文章下嘅,有時你啲言論真係感覺好偏激,好似生於大陸就是原罪。所以我真係忍唔住好想問下你嗟。完全無惡意。」

閱畢我也「啊」的認真反思了一陣,因此也想認真的說一說。

首先就是「感覺很偏激」這件事,這是一個人人都不一樣的觀感。當然有時為了效果,我會使用不同的語氣。例如我就覺得自己是「和顏悅色」,但依循「作者已死」的現實,說是「偏激」我也是沒所謂的。

問題的核心是:本土派是不是討厭所有中國人?首先「本土派」也有很多講法,我只是其中一家,所以我就代表現階段的自己來回答,而不代表其他人。為甚麼會認為我討厭所有中國人?事實上我無法討厭哂「所有」中國人,因為這十幾億人不可能突然都來到香港,在物理上香港無法容納。

我討厭中國人,是因為他們在香港有系統性的殖民行為。但我總不能每次都說:「中國人(除了沒有損害香港利益和尊嚴的那部份人)正仆街……」這是不符合常識的寫法吧?因為我是在香港的立場來思考。去細分中國各省各地各階層有甚麼細微的不同,在我而言是無意義的。

中國人在「必須溝淡香港」的國家大政策護航下,長期或短期據留香港,搶奪身份、公屋、日用品、奶粉、疫苗、公共空間、公共交通等資源。中國政府更在香港長期推行文化滅絕政策,貶低香港人母語,推行普教中等等,透過基建工程搶奪香港庫房,現在還有大灣區議程,要在根本上取消香港人這個群體。

這些殖民行為,是透過中國政府、中國移民、中國遊客,以及特區政府作為代理人協力進行。但這裡涉及的,也總不會是「全部」中國人。

這裡說的並不是說「中國也有好人論」,而是當中國內陸的人沒有來香港搶掠資源,與我兩不相干、沒有認同中國、沒有落井下石,我也不會特意找他們去討厭。

這當然不是說我就會因此視大家是朋友、是命運共同體,因為兩個地方的人,欠缺長期的特殊共同經歷。我仍然會認為中國人和香港人是不一樣的人、認為彼此是不一樣的民族、我仍然認為中國人/中國文化的黑暗一面根深蒂固,但這一刻各不相干,就不是顯性的敵人,直至他們來仇視我和損害我的利益。

當然我對中國人一定是特別有戒心,並不是因為我以出身論斷人,而是在一個中港之間不平等的權力機制下,中國人特別容易成為香港利益的侵漁者。就算他們來香港旅遊,只要拿出一句「香港不是回歸中國了嗎」、「香港是中國一部份」,就覺得能合理化自己的諸般惡行;自由行惡客是不會有警察管的、新移民更有整套程序和人馬,去幫他們申請各種津貼,而官方卻不停叫香港人滾出香港「移民去大灣區」。

你不會見到在香港的菲傭、印傭、日本人、韓國人、西人有這種氣焰。因為這個殖民體制,就是為中國人而設。

當然中國人特別容易進入侵略軌道,是不是代表就沒有例外呢?那十三億人一定有例外的。納粹裡面也可能有心裡同情猶太人的,只是這些人在大勢之下,在利益誘惑之下,會有多少個舒特拉,那我就不樂觀了。

有些人(多數是中國)認為我們鞭韃中國人,就代表我們認為香港人很好。剛好相反,香港人自己也很討厭香港人。但香港人並不在殖民主義軌道上,他們沒有那個機制和政策護航,去欺凌和影響其他地方。而中國人有這個機制。

我自己對自由派中國人也沒有特別感覺,我不像上一輩香港人那樣,覺得自由派的中國人特別珍貴,我也不覺得自己有需要特別爭取他們的認同來肯定自身,因為我完全認為大家是兩個民族。

生於中國是不是原罪呢?當然不是原罪,只是說他們特別容易受到誘惑,成為極權的幫兇,而事實上真的有很多人本身就是機制的一部份。但以我所見,如果中國不是不停過境侵略,「本土派」不會有空討厭他們,甚至「本土派」也不會形成。我們好好的做香港人,中國人的命運是怎樣,我是不關心,自然也談不上討厭或不討厭。

但他們已經佔據了香港,有制度和政策護航,要將香港消融於中國,很多人感到自己成為了二等公民,他們才會跳起來反抗。事實上這與中國人的出身無關,而是他們在出身地以外的集體行為。

當然事實上,為甚麼你會認為我的語氣特別難聽,令人產生「他凡是中國人就討厭」的錯覺,這是因為我理性上認為,香港人需要震蕩療法——上一代或知識份子太過傾向將中國人的劣行「個體化」,甚麼都視之為個別例子,而忽視背後整體劃一的權力軌道,忽視那背後有一個具連續性的政策的護航,所以我唯有以「過正」來「矯枉」,將中國人視為一個整體,香港人才能產生共同體意識。就算中國人一向窩裡鬥,但他們在香港,有國家政策作為組織工具,但香港人甚麼都沒有,現階段只能靠同仇敵愾來組織。

所以你會產生這樣的疑問:啊為甚麼我都那麼崇尚自由,對香港也沒惡意,為甚麼他永遠就一竹篙打一船人呢?我只能說這種「粗疏」背後有一個關於傳播和民族發明的考慮。

其實香港的本土主義還在初發階段,例如香港有本土派,中國政權底下將來也會有其他本土派,只是我們仍未很精微地論述我們互相的關係應該是怎樣。

這個關係,當然不是沒有利益衝突之下也要有種族仇恨,也不是一廂情願想與中國人結成「兄弟之邦」,而是另一種更務實也更利益主導的方向。將來會是有的,可能也是出自我。

長遠而言,我們,和世界,都是追求中國(作為極端的中央集權蘇維埃式國家)能夠弱化,長遠而言是分裂,這對周邊地區、中國政府治下的人民乃至世界和平,都會有最終的益處。

也因此有這個具體視野,中國如果內部有本土派、分權派、分治派,對整個局面都會好。例如我就認識有廣西本土派,他們也極為痛恨中國政府在當地推普兼歧視粵語,亦對於自己身為粵人長期被「中央」排斥和打壓的命運,了然於胸。這些人相比起追求「民主中國」的,我認為反而有一點對話空間。

相反,「民主中國」也是「一個中國」,一個中國就會走向極端集權,也因此不會有民主。有民主就不會有中國。但如果你也追求中國應該走向分治,分成很多個國家,那就是同樣走在大道之上。這是我現階段的想法。希望以上這些能解答你的疑問。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