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主義,就是中國人有團聚權,而香港人沒有(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特區政府近來搞甚麼「土地大辯論」,好像真的有辯論可以參加,但其實你和我也沒有落場的可能。實際上沒有甚麼辯論過,官方很快就出來放風「填海是一個選項」。我不是說填海有問題,而是所謂的土地辯論,不過是個話術,一個龐大的公關工程;未提出,經有了全盤打算,哪裡是真心來諮詢公意呢?

然後已經淪為花瓶的立法會,也就此質詢特首林鄭月娥。其中有不少議員談到每日150個單程證的問題。的確特區政府上下只談如何增加土地供應,但不談如何減少土地需求,即是如何減少人口增長。香港主要人口增長,就是來自中國移民。這些中國移民與某個香港人有親屬關係,就如樣申請來港,成為香港人、成為選票、成為樓市和土地需求。

然後林鄭月娥就站穩「家庭團聚」的大義,對提出削減單程證配額的范國威說:「相信范議員都有憐憫心,怎可以不讓人家庭團聚呢?」現在很多人都開始認同,香港人口不能再這樣暴增下去。也許是我們後知後覺,終於發現要改變這些人口,不那麼容易,反而移民要改變香港,就是水滴石穿,日子有功;政客也在近來的選舉中看到,自己賴以生存的選民「六四比」亦已慢慢崩潰。

但一直以來整個政界站穩的「家庭團聚」作為絕對價值的這一點,現眼報,給林鄭月娥利用來維護官方的土地暗議程。多年來本土主義者,以至泛民中的少數正常人,一談要減少中國移民,那些靠服務新移民拿政府、各方基金資助的團體和政客,就走出來大力譴責,說這樣是排外、不顧家庭的團聚人權。這種只講憐憫,不講香港內部物質條件和民意的意識形態,固化已久,變成了某種政治正確。

泛民和其他團體現在會發現,自己所堅守的,正正也是官方所想。政府的暗議程是甚麼呢?第一就是以填海為依歸,因為這樣不會損害其他地產商的利益;第二就是堅決將人口問題與土地政策脫鉤。

事實上為甚麼要談增加土地?那明顯就是因為香港土地不足。但土地不足的其中一個原因又顯然是因為人太多。但政府官員不給談中國移民的問題,就顯示出其隱藏議程,即所謂土地大辯論、香港發展大計,並不是因為香港內部的發展需要及資源調和,而是一個服務外部(中國)的議程。

特區政府說要增加土地供應,並不是為了令香港的窮人能夠買得起樓,能夠過上比較好的生活。香港的發展工程,其實要與中國主導的大灣區計劃一起看。要增加香港土地供應,但不減少中國移民,因為中國移民在香港有其政治作用,放著是用來稀釋香港主體人口,使其民意揉雜,揣測紛紜。

香港窮人沒有資源使用香港土地,就迫遷去大灣區的其他二三線城區,香港的舊地新地,預留了給有能力使用的中國菁英。窮香港人抽走,富中國人調入,這就是一切的底牌。

中國當然希望大灣區自己有強大的經濟動力,能夠拯救中國經濟於水深火熱,但同時也包含「加大力度」替香港換血的工程。換血的針筒和導管,就是那些基建、大灣區的其他中國都市。既是經濟,也是政治。

問題是香港人的思想和民意,積習難返,強弱倒置了很多年。一個高級中產主導的公民社會,長期將中國人視為弱勢,而不理會香港內部的弱勢。所謂家庭團聚是人權,神聖不可侵犯,從藍到黃,由政府到立法會能入局的黨派,大多也是同意的吧。於是現在連林鄭也懂得拿來用,說得振振有辭。

當然明白事理一點的香港人,懂得說中港家庭要家庭團聚,可以量力而為,去中國團聚、在土地問題不那麼嚴重的「內地」進行。但我們可以將問題問得更深:既然一個政府認為「家庭團聚是人權」,她怎會自相矛盾,反而叫自己的公民離鄉別井、社群散裂,內遷到自己人生路不熟的地方?但明顯地,中國人的家庭團聚權,凌駕於香港人的家庭團聚權。

現在他們叫一班明星歌星戲子去唱歌,歌頌大灣區好前程,其實很醜惡的,因為他們等於唱歌誘騙香港人做清末豬仔,去海外做苦工。他們說,外面前程大好,外面潛力無限。但說到底就是換血,就是排濟香港窮人,要香港低下層離開,再用向外發展來包裝誘騙。

以前左翼最愛講社區士紳化、社群離散,大灣區的「香港段」就是這樣一回事。大灣區、各大基建、土地開發等等,是古代的流刑,現在包裝得「文明」一點。如果香港是一個家庭,事實上特區政府的所有計劃,就是為了早日拆散這個家庭。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