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畫派趙少昂 <金竹扶疏> 分析(文:香港新中史學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文化博物館獲嶺南派名家趙少昂及其家人支持,現藏有多幅趙少昂的書畫作品。 本幅<金竹扶疏>是其館藏。

趙少昂(1905~1998)字叔儀, 原籍廣東番禺。 一九二一年入讀由嶺南畫派創始人之一高奇峰辦的美學館習畫。高奇峰曾留學日本, 其間他接觸到西方的繪畫技巧,因此高奇峰的作品融合了中式傳統的筆墨及西方畫法, 注重寫生同時又長於用色及水墨渲染。這種融匯中西的理念奠定了後來嶺南派的畫風。受高奇峰教導的影響, 趙少昂擅長小品花鳥,他每次作畫前必定對擬畫的題材作深入審度及體察, 除寫實外他又同時強調展現大自然的生命力,因此他筆下的花鳥畫氣韻生動, 維肖維妙, 寥寥數筆即可塑造出一個個靈動的生命。 書法用筆方面他充分繼承並發揮了嶺南派的特色, 以傳統中式文人畫淡雅, 簡約, 寫意的哲學結合西方藝術用色豐富, 對比強烈,以及多角度透視的概念, 畫風奇肆,獨具風格 。 他早期創作的花鳥畫受到西方寫生技術的影響, 著重真實感, 勾線著色尤其細緻。 至晚年他的花鳥畫則由博反約, 強調比較抽象的神韻表達, 用色較鮮明大膽, 但又不失精細雅緻。

這幅<<金竹扶疏>>畫於一九九七年, 趙少昂已垂垂老矣。 經過幾十年的磨練他這時的畫風已是非常老練。 這幅畫構圖精簡, 但意境深遠, 充分體現了畫家一揮而就的筆力。 趙少昂幾十年來雅好養鳥,潛心於觀察花鳥動態,更兼長年的西式寫生練習, 他下筆前腦中早已累積了各種花鳥活潑的形象。畫這種小品花鳥畫最重一氣呵成, 除了運筆技巧外,最重要的基礎其實就是平時對花鳥動態的細察品味。 如果一邊畫一邊還要想下一筆該如何走向,氣勢便不能連貫了。

歷來衡量畫作的標準都是以南齊謝赫的著作《畫品》中提及的<<六法論>>為依歸 。根據唐代美術理論家張彥遠《歷代名畫記》的記述:昔謝赫云:畫有六法:一曰氣韻生動,二曰骨法用筆,三曰應物象形,四曰隨類賦彩,五曰經營位置,六曰傳移模寫。 趙少昂雖然作為嶺南派的健將, 鼓勵 [解放思想],[筆墨當隨時代] [折衷中西,融匯古今]。 但是他始終沒有完全脫離傳統文化的美學觀。

以<<六法論>>中 [氣韻生動]及 [應物象形]而論, 這幅畫描繪了一隻小鳥在竹叢中震翅欲飛。 小鳥的嘴爪以兼工帶寫的筆法出之, 顯得堅硬有力,全身的羽毛頭冠開張,神情生動, 毛色濃淡有致, 明快的線條及墨色的交錯運用為小鳥注入了生命力,形神兼備。

以 [經營位置] 而論, 與小鳥形成強烈對比的是背景的竹叢。畫家畫竹時沒有畫出全片竹林, 而只是放大了中間一段的特寫以及外加少許枯枝, 幾片枯葉。靈動的小鳥與枯竹對比更顯得玩味無窮,生機蓬勃, 這正是趙少昂繪畫的典型風格。
以 [骨法用筆] 而論, 本幅筆法變化繁複, 一改傳統中式畫法的簡約, 主體的竹節更顯得氣勢磅礡
以 [隨類賦彩] 而論, 本幅明顯受西式印像派的影響, 注重光影對比, 賦色鮮艷, 與傳統國畫蕭條淡漠的用色大異。
總括而言, 據王禮溥<嶺南畫派介紹>, 嶺南派的特色一言以貫就是 [以色彩渲染襯托水墨], 本幅<金竹扶疏>正是嶺南派技法的典型代表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