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過民運歌,不可撐大灣區嗎(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特區政府領導群星以《共同家園》唱好大灣區,看群星裡面有甚麼星,有新有舊,也十分有趣。例如譚詠麟、容袓兒、李克勤應該是常客,外界基本上不會有反應;王祖藍近年已經參與很多中國節目,所以事業重心早已側移,今次有份唱,似乎是一個正在高升的指標。最多人談論的是盧冠廷。

很多人會說,盧冠廷當初在八九民運的時候,作了很多支持北京中國人的民運歌。例如他的第七張大碟就叫《1989》,名曲《漆黑將不再面對》出自此大碟;其他的歌,只看歌名,就是滿滿的政治運動意象:當年勇、血色黎明、人山旗海、流亡、無悔、長夜孤魂……談到盧冠廷,很多人想起《一生所愛》,之後就是民運記憶。

現在他參加為政權歌功頌德的輿論工程,網民自然又是一陣失望或者驚訝。但我不明白有甚麼好驚訝。或許這就是六四事件在香港的遺產,很多人將這件事看作天字第一號的政治事件,也視它視為道德倫理學中分開善惡的憑據,這種道德主義經不起時間和現實的考驗。當年寫作民運歌,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因為在那個「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活動上,成龍和很多之後「回轉」的人都激昂高歌過。

在北京,民運是冒著殺頭的險,逆著風;在香港,卻還未有代價,順風的,因為當年還是英國睇場。在台上唱過歌的人,之後都獲得了北京政權的接納和原諒。可見聲援八九民運的香港人,在北京眼中並不算是大逆不道。而當時的八九民運,是絕大部份香港政治勢力都支持。梁振英有份聯署支持,譚耀宗在《城市論壇》譴責北京武力鎮壓,還有大家都認識的富豪,都押上了自己的名字。

正如黃子華在一個Talk Show說,連誠哥都買的股票,你怕它會跌嗎?點知真係跌,大跌,跌到出血。寫民運歌,就如當年有很多人都出過去遊行,失神過、動情過、哭泣過,但這不代表他們要與北京政權為敵。

請不要搞混。就算到了現在,有誰真的會視北京為敵人呢?政客從來是講一套做一套。追究屠城責任,口號罷了,平時的事務,還不是十分合作,知道莊閒。先不說藝人的事,很多時候公司叫到就要做;就算盧冠廷寫過民運歌,哀憐過,也不代表他要敵視大灣區。

首先大灣區是甚麼,我想大家其實都不知道。支持民運,就是支持中國和香港要自由化、要民主化;大灣區就是說香港和珠三角地區的城市加緊融合,即是中港融合,這兩件事,在一個中國人的立場上,根本沒有相衝,甚至是同一件事,一個發展主義的脈絡。發展中國民主,發展中國經濟。

如果你認為盧冠廷或者誰人唱這種歌,就感到失望,那只是你將六四事件看得太大,大到好像它就代表反抗政權,代表道德。而不說香港那部份,誰人敢反抗政權?當年廣場上有三個人向毛澤東的肖像撥雞蛋和顏料,然後不是公安衝入去將他們打死,而是廣場上的其他「同志」糾察隊將他們拘捕,並且懷疑他們是官方派來的間諜,將三人放給公安以示自己清白。

理論上,當年香港人支持的,是那些糾察,而不是那些高呼「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的異端。所以支持這些糾察隊的人,之後支持大灣區,中港融合,我真的不知有甚麼好失望的。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