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初哥到箇唱,淺談香港庶民粵曲(文:明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示意圖;pic via wikicommons by Roland Tanglao

七月廿三晚,高山劇場新翼,「粵韻緣起厚德情」,由一位女平喉全程擔綱演出,作為業餘愛好者在隨師習曲十幾年後,首次開 Show,成績可謂驕人,當然,牡丹綠葉,其他同學悉皆全力以赴,方能造就四小時的聲情並茂,娛己娛人。

六支曲子為:崔護情未了,天寶遺聲,群英會之小宴,齊婦含冤,胡二賣仔,去國歸降。

文辭與旋律,均婉約優美,情絲綿綿,人人投入角色,渾然忘我,即使只唱幾句的小人物,亦全力委身,毫不鬆懈;至於樂師,敬業樂業,吹彈拉打,落足功夫。

籌辦者及所有工作人員但求盡善盡美,完全不因音樂會免費「送飛」而疏忽,亦不受入座率多寡而影響演唱水準。細微處如鑼鼓一旦響起,無論出場先後,對觀眾之拍掌,都不施禮鞠躬,原因是伴奏音樂一起,立即「進入角色」,不宜回禮,其一絲不拘如此。

港澳為粵語區,華洋雜處,雖南腔北調,但仍以廣府話為主,而粵曲及廣東大戲則最具庶民草根色彩。一流填詞撰曲,精通四聲九調及音律,詞與曲往往天衣無縫,可作學習粵語的門徑。

二三十年代到五六十年代,薛覺仙馬師曾爭雄,新馬仔、丑生王、花旦王及任白等分庭抗禮,觀眾即已十分草根,近二三十年,其庶民特點更添一亮麗群體:曲社師生。

此等粵曲社團,或難免良莠不齊,其中「名門閨秀」亦頗大不乏人,本文則只論草根部份。彼等「日頭猛做」,到晚間「輕鬆下」的打工仔女,追隨各自的老師,大多數亦在和導師有關的「唱局」操曲,學員平日從事各行各業,最低的月入不過一萬幾千,練習到師傅認為可以登台,他 / 她在台上登時成為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嚴格認真的,果然搖身一變,穿越時空,伯牙子期,勾踐夫差,武后大汗,唐宗宋祖,三白芸娘,活靈活現,此一精神境界,堪稱無價。

這批業餘發燒友撐起粵曲半邊天,演唱會以「敬老」為主,亦有其他慈善性質的「助學」、「醫療」或「扶貧」之類,但無謂何者,全部公開贈票。好處是「日日有娛樂,晚晚有歌聽」,不好的是「縱壞觀眾」:有票即取,左右場兩邊走,索票熱烈,入座寥落。

不過,有麝自然香,偶爾台上業餘人馬臻達近乎職業、甚至不遜職業水準時,觀眾固然安靜欣賞,聽完「自己親友演出」就馬上離去的不多。看來,台上台下的愛好者,都應提升演繹力及聆賞力。

7.23高山新翼的主事者及表演者,付出百分之百,精神回報亦庶幾無差,因彼等均能以曲藝為重,期待這位勇敢「初哥」再接再勵,一年一度,其餘師兄弟師姐妹亦戮力研習:成就個人,貢獻大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