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學界:譴責港共政權清算異己|稱法律淪為打壓抗爭者工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前年(二零一六)農曆年初一旺角發生警民衝突,多名人士被控以暴動罪,高院法官彭寶琴昨日(六月十一日)對暴動罪成的梁天琦、盧建民分別判以六年及七年囚禁,梁、盧刑期之長創下香港開埠以來的暴動罪刑罰紀錄。

香港八大院校學生會今日下午發表「大專學界就港共政權清算抗爭者告全港市民書」,聲明譴責港共政權挑起前年農曆年初一的警民衝突,及後以過時、含糊和嚴苛的《公安條例》中的暴動罪清算異見人士,並呼籲市民銘記抗爭者付出的代價,堅持反抗赤化風暴。聲明由港大、中大、理大、城大、恒生管理學院、樹仁大學、珠海學院、教育大學各校的學生會聯署。

聲明首先指出,港共政權改變慣例、對小販趕盡殺絕在先,警察又以暴力清場、向天鳴槍,才激發大規模警民衝突;及後港共政權又以暴動罪起訴抗爭者、清算異己,實屬無恥之舉。聲明稱,大專學界認為近日判刑過為苛刻;又稱香港法例因陋守舊,在《公安條例》中對於暴動罪的「破壞社會安寧」一項條件,並無清晰界定,而「非法集會」和「暴動」的定義亦無明確分野,兩者卻存在差天共地的量刑標準,讓法例淪為政權打壓抗爭者的工具。

聲明又稱,聯合國亦曾兩度批評現時《公安條例》並未能為市民集會自由提供足夠保障,唯香港仍然固步自封,迴避檢討《公安條例》。學界促請檢討現行法例,確保港人權利在維持社會秩序中亦有所保障。

有關法官彭寶琴在判刑時稱,行為只有合法或非法,不能用公義或政治目的來合理化,任何不法的暴力行為都是不能容許的;聲明則反駁彭寶琴,指出學界認為裁決和量刑考慮中,社會現況和抗爭者的動機意圖都是不可忽視的公共政策因素。若被告行動的意圖或動機是真誠追求社會利益而非個人利益,法律亦應予以考慮。

聲明呼籲香港民眾,既然今天抗爭者身陷囹圄,民眾應「去食存信,把抗爭者為我城鞠躬盡瘁的精神銘諸心腑」。聲明稱,在當今專制政權之下,大專學界誓必與港人同行,以追求自由為志,銘記同儕犧牲,思考我城前路。聲明引用佛朗士《諸神渴了》:「當政府違反人民權利時,反抗乃為人民責任中最神聖、最不可缺少的」,指出赤化風暴從未止息,我城前路憂堪:一地兩檢、國歌法本地立法和廿三條立法等危機接踵而來;此刻港人決不可如槁木死灰,更不可視若無睹;身為香港人,不能把拯救我城的責任假手於人,也不應對我城未來失去希望。希望愈渺茫,我們愈要捉緊;唯有堅持,我們才有機會把握我城命運。

聲明最後以李白《從軍行》作結:「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突營射殺呼延將,獨領殘兵千騎歸」,稱「跛鱉千里,正義終會戰勝歸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